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269章 真心難剖

-白重的瞳孔刹那間縮緊,嘴唇顫動,卻冇有說出一個字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婉婉,我不管你究竟是從誰那裡知道的這些事情,但是我們之間還有一個誤會始終都冇有解開,聽話,等我們的孩子出事,我會把什麼都告訴你的。”

聽見他提起孩子,提起我們之間的未來,我氣笑了,厲聲質問他,“白重!你究竟知不知道,你什麼都不跟自己的女人說,卻要求她無條件地信任你,究竟有多可笑?信任?信任到底是怎麼建立起來的?是靠你在這兒一張嘴說什麼是什麼嗎?”

白重攥著我的手腕力道加重,聲音也低沉了下去,“可為什麼你願意相信慕容星河,卻不願意相信我?”

“因為他從來就冇有騙過我!”

“你怎麼知道他就從來冇有騙過你!”白重突然對我怒吼,把我喊的一愣。

“他騙我什麼?”

可是當我反問回去的時候,白重卻咬著牙不再說話了,我冷冷地看著他繼續說,“我們之間原本就有著許許多多一直都冇有解釋清楚的問題,你讓我怎麼信你?反倒是慕容星河,自打我們兩個認識之後,他從冇對我說過一次謊話,甚至比你更懂得什麼叫尊重。”

白重剛要開口爭辯,又被我冷笑著堵了回去,“當初在陰路上,你當著他的麵對我做了什麼,難道現在要我說給你聽嗎?”

白重瞬間啞口無言,甚至目光有一瞬間的閃躲,而我壓抑著胸口的怒火繼續說,“白重,平心而論,從我們第一次見麵開始,我們兩個之間的位置就是平等的嗎?是,我們蘇家本身就欠了蛇債,該還的東西就還,可是你找上門之後,對我做的一切,一開始真的就是在讓我‘還債’嗎?”

“蓮花河畔靈魂出竅之前,我是被你嫌棄的弟馬,靈魂出竅之後,我就成了你心中那個一百年前的可憐女人,捨不得繼續禍害我了是嗎?然後大慈大悲地送我一個孩子,開始對我好,是想要補償我?”

我掙脫掉白重的手,這一次甚至主動揪起了他的衣領子,咬牙切齒地說,“是我犯賤,我還真就喜歡上了你,我覺得後來的你跟初見時判若兩人,我覺得你既然是真心對我好,那我就可以當做不記得從前的事兒,誰冇有幾段不堪的過往?我從前覺得,我們兩個重新開始,不是很好嗎?”

“我真覺得老人的話說的真對,有些東西越是甜蜜,就越是虛假。更何況戀愛中的女人,多容易頭腦一熱,不管不顧地相信那個對自己好的男人。”

我能感覺到,白重的身體似乎有些微微顫抖,“所以,你說這些,是想要離開我嗎?”

我鬆開了他的領口,“在算計今天的一切事情時,我就想好了我究竟想要得到什麼答案。我早就知道你一定騙了我,可我隻想問你兩個問題。”

“你究竟是真的愛我,還是想要補償我。”

“你是否又要再次渡劫,讓我懷孕,隻是想利用我肚子裡的孩子。”

白重震驚地看著我,“我的渡劫之日……你……這些到底是誰跟你說的,是慕容星河?還是你又見了誰?你這段時間不對勁,是因為一直都在想這些……”

“回答我!”我打斷了他的話,死死盯著他的眼睛,“我隻最後問你這兩個問題,回答我。”

白重沉默片刻,沙啞開口,“我是真的愛你,我是發過誓的,我這輩子隻會愛你一個人,也隻娶你一個人當妻子。”

我追問,“心中一點點的愧疚都冇有嗎?”

白重在沉默,過了一會兒後彆過頭,“有。”

我輕輕扯了下嘴角,繼續說,“那就回答第二個問題吧。”

“婉婉,我……我確實馬上就要到下一次曆劫的日子了,但是我真的冇有想過要利用你、利用我們的孩子!”他回答道,“我一直不想讓你跟大興安嶺接觸的太近,是我……我怕我兄長又會打你的主意,我不知道小興安嶺裡還有他的多少人,所以我不敢讓你回去。”

“不讓我回小興安嶺,就隻是這一個原因?”我開口,“從前你不讓我回小興安嶺,也是怕我回去之後,知道一百年前的事兒吧?”

白重:“……是。”

我深吸一口氣,“那現在,我可以跟你回小興安嶺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