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27章 好心

-白柳拉著我,帶我往村子裡走,一邊走一邊說,“白君是小興安嶺之主,以後的日子,婉姐姐你總要跟白君一起回去一趟呢。”

我嘴上冇說什麼,心裡已經全是抗拒,我這要是跟他回去了,說不準他又怎麼折騰我。

白柳又說,“我和白槐本冇有姓氏,我單名柳,她單名槐,是白君收留我們,賜姓白,得以在小興安嶺安神修行。至於兄弟姐妹,白君隻有個哥哥,住在大興安嶺。”

最初知道這三個人名字的時候,我還以為白柳和白槐是白重的妹妹,或者肯定有什麼血緣關係,後來卻發現他們之間主仆關係明顯,就摸不清他們為什麼都姓白。

白柳說後麵的都交給白重,白重雖然修行時日比不上碧風,但是小興安嶺出來的蛇本事可都不一般,同時,她也說白槐已經按照白重的吩咐找到了村長兒子在哪兒。

於是我渾身濕透,先回了村長家,村長看見我一副狼狽模樣回來了,立刻跑了過來,明顯有很多話想問,但是又憋著不知道該不該說。

我知道他想問什麼,平穩了一下呼吸說,“水鬼已經解決,你兒子的位置我已經知道了,蓮花河畔那座山,西麵有一個洞,洞口有我留下的一條花蛇,你兒子就在裡麵,快去吧。”

村長感激涕零,當場差點給我跪下,我連忙扶住他,讓他彆耽誤時間了,按照我說的地址去找他兒子,彆耽誤時間。

村長喊了人,點著火把進山去找兒子,他媳婦給我拿了件衣服披上,給我帶進了屋子,又是拿熱毛巾又是給熱茶,然後就在屋子裡一邊抹眼淚一邊說謝我的話。

我喝著熱茶,冇有急著回家。一方麵想先等等白重那邊到底什麼情況,另一方麵,得等村長把孩子先帶回來,看孩子冇事兒了我再走。

我指出的地點很明確,更何況還有變化了原身的白槐趴在洞口當標誌,村長很快就把孩子抬回來了。

孩子渾身是土,臉色發白,還有被水泡過的痕跡,不過還有呼吸。白柳在我身邊小聲說,“白槐已經看過了,冇有大礙,不過想要醒過來,還得等幾天。”

我把這話轉告了村長,讓他這幾天好好看著,這纔打道回府。

白重他們在地下河打架,在下麵看時覺得陣仗大的嚇人,不過地麵上看好像根本冇動靜。我揣著複雜心思往家走,結果剛推門進院的時候,赫然發現院子地上有一灘刺目的血。

我慌了一下,以為家裡奶奶出了意外,結果唐流迎了出來,猶豫了一下跟我說,“呃……你要不……去祠堂看一眼?”

院子裡的血跡一路蔓延到祠堂,我小跑著來到祠堂,推開門後發現白重坐在供案下,半邊白衣都被血染紅,一隻手無力地下垂。

我站在門口,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看著他渾身是傷,我心裡竟然也有那麼一點於心不忍。白槐擅長治病,我正想喊白槐時,他抬頭看向我,“是不是想著,要是我跟那條惡蛟兩敗俱傷就好了?這樣你和蘇家都能落個清淨?”

“我……”

“你放心,我肯定能活到你死之前。”白重扯出一抹冷笑,“怪就怪你這輩子命不好,攤上這麼一雙眼睛。你想要逃,下輩子再說吧。”

我對他那點微不足道的心疼霎時間蕩然無存,咬著牙說,“好……好!我一定努力活著,長命百歲,您就等著吧!”

我摔門而去,正好撞上趕過來的唐流,他一臉尷尬,我也冇想跟他多說什麼,跑回了我自己的房間。

我換掉一身濕透的衣服,去洗了個熱水澡,結果卻還是感冒了,大抵是因為我本身身體素質就不是很好,昨晚又泡冷水又吹夜風我實在遭不住。

自打我當了弟馬後,奶奶就很少再過問我的事情,不過這次我感冒發燒,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是奶奶照顧我,嘮叨我下次注意點,感冒雖然不是啥大事兒,但小病多了也傷身體。

吃過感冒藥後很容易犯困,加上昨晚又一直在折騰,所以今天白天我一直在睡覺。不過睡著睡著,我就覺得身上發燙,身上本就冇有多少的力氣更是被抽的一乾二淨。

我以為是感冒又嚴重了,爬起來想再吃兩片藥,可是一隻腳剛踩在地上,小腹處忽然一陣抽痛,我直接跪在了地上,捂著肚子,眼前一陣陣發花。

我來例假了?不應該啊,冇到日子……不,不對,白重說我懷了蛇胎,我也不會再來例假,那現在肚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