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270章 分道揚鑣

-白重冇有說話,可是我卻已經明白了他的答案,我一邊笑一邊退後了一步,“行,我知道了,又是什麼不能說出口的秘密,你不用說了,我已經什麼都不想知道了,我得到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就已經夠了。”

白重依舊想走上前來抱住我,可我又往後退了一步,躲開了他,“你問我是不是想要離開你,現在我告訴你,我不會離開你,因為肚子裡的孩子不能冇有父親。”

白重眼底有一絲光芒劃過,可是不等他說話,我又伸出手指著他,“隻要你對我好不隻是因為愧疚,那麼我願意接受這個答案,前世種種都是前塵往事,我是個活在現在的人。同時,你對我我肚子裡的孩子冇有圖謀,我不是不可以原諒你之前騙我。”

“我剛剛問的兩個問題是我的底線,如果你真的觸碰了這兩個,那我寧可這個孩子冇有父親,或者他乾脆不要來到這個世上,我也會離開你。”

我從冇想過,我有一天也會說這麼狠的話,說完之後,我長出一口氣,閉上了眼睛,“現在,我要你半個月內徹底離開我的視線範圍,讓我一個人靜一靜。我可以原諒你騙我,但我需要時間來冷靜一下。旅遊就算了,我隻想一個人待在家裡,好好地靜靜心。”

白重嘴唇微動,“你現在,就這麼不想看見我嗎。”

我回答的冇有任何猶豫,“是。”

白重顫抖著伸出手似乎還想要來碰我,可是我已經把頭扭到了一邊,“半個月,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睜開眼時,周圍的景象已經變化了,我又回到了家門口,白重已經不知蹤影。

他消失得悄無聲息,我看著空蕩蕩的周圍,明明他已經真的走了,我卻開始紅了眼眶。

我真的是憤怒和難過,憤怒他騙我這麼久,難過他甚至直到現在都還有話不肯跟我直說。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他都要在我身上算計這麼多的事,明明他甚至發過誓,我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妻子。

我在無聲地落淚,正要抬手擦去臉上淚痕的時候,耳邊忽然迴響起黑狐的聲音,“你就不想知道,慕容星河騙了你什麼嗎?”

我整個一驚,突然想起來,我剛剛氣昏了頭,把白重趕走的太突然,甚至冇有來得及跟他說黑狐的事情,冇有讓他把黑狐的這一縷殘魂收拾掉。

我意識到我剛剛遺漏掉了很關鍵的一件事,而黑狐殘魂在我身上這件事絕對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可能就會發生不太妙的事情。

可是我難道要現在把白重再喊回來嗎?剛剛纔說讓他在我麵前消失半個月,轉頭就要拉下臉把他喊回來?這叫我怎麼開口!

更何況黑狐殘魂在我身上,白重肯定不會再肯老老實實地離開了,彆說半個月的清淨日子,我連半天的清淨日子都彆想有。

黑狐隻問了那一句話,再冇有繼續說下去,擺明瞭是吊我胃口,我故意不去理會,抬腳又往蘇卿家走去。

蘇卿還在家裡等我,去找她,黑狐殘魂她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

我火急火燎地趕回了蘇卿家裡,蘇卿人還在祠堂裡,看見我去而複返嚇了一大跳,顯然她之前說要留下來等我隻是寬慰,她也冇有想到我居然真的這麼快就回來了。

“你……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怎麼?你跟白重對峙發生了什麼?”

蘇卿快步走過來拉住我的手,她發現了我紅紅的眼眶,看見我人冇什麼大礙,鬆了一口氣,“你跟他吵架什麼結果?是吵過了還是冇吵過?還是你現在一氣之下離家出走?”

我聲音有點哽咽,“我讓他在我麵前消失半個月,半個月我都不想看見他在我眼前亂晃。”

蘇卿伸手揉了揉我的臉,輕輕歎了一口氣,“然後呢?你怎麼又跑到我這兒來了?”

我咬著嘴唇,小聲說,“其實有件事情,得你幫我。”

“嗯?”

“黑狐已死,但她一縷殘魂還附著在我身上,偶爾夜裡會入夢來找我說話。”

蘇卿整個人瞬間呆若木雞,半晌之後不可置信地反問,“你說什麼?!”

我低下頭,小聲說,“黑狐還有一縷殘魂依附在我身上,但是我冇跟白重說過,我剛剛一氣之下讓他不要再來找我,現在我冇辦法把這縷殘魂驅逐,所以來找你想辦法。”

蘇卿好像有點喘不上來氣的樣子,扶額道,“你……你等會兒……你先讓我捋一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