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273章 銀鐲情分

-蘇卿回來的時候,正趕上我在擦眼淚,她歎了一口氣,“我都跟慕容大人說了,我現在就啟程帶你回陰山,大概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山腳下,慕容大人會出來接你。”

我點頭,擦乾淨眼角最後的淚水,“家裡這邊我也安排了人照應,我們走吧。”

蘇卿在我手上纏了一根紅線,邊纏邊說,“這根紅線,不要摘下來。陰路在陰陽交界之處,普通人如果走上去,一個不慎就會魂飛魄散。當然,我肯定不會拉著你走上去,還是跟之前一樣,我會傳一頂轎子來,我們坐轎過去。”

“這根紅線,就是以防萬一的,因為你現在肚子裡還懷著一個孩子,我怕這個孩子會受到影響,這紅線是慕容大人的代表,如果有它,你在陰路上就會受到庇護。”

我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在蘇卿給我手腕上纏紅線的時候,我又恰好看見了手腕上的銀鐲。

銀鐲上的小蛇一直都活靈活現,宛如活物一般。我看著這鐲子,就想起白重說這是我們之間的定情信物,隻要有這鐲子,我在哪裡,他都能找到我。

蘇卿繫好紅繩後,我手指動了動,主動把銀鐲退了下來,蘇卿疑惑,“你這是乾什麼?這鐲子……看起來不是凡物,為什麼要摘掉它?”

我搖頭,“冇有什麼,這鐲子我先留在你這祠堂裡,等從陰山回來了,我再回來拿。”

蘇卿雖然不解,但還是說,“那行吧,隨便你,東西你可以放在祠堂這兒,我媽她不會冇事兒來收拾祠堂的,東西也不會丟。”

看著這個銀鐲,我纔回憶起白重之前對我說的那些話,是啊,隻要這個桌子在我身上一天,我就一天處於他的庇護之下,但用時也處在他的監視之下。我隻要帶著鐲子,無論走到哪裡,他都會知道。

我嘴角不由自主地浮現一抹自嘲的笑容,看來他真的是早就對我去了哪裡都一清二楚,為了防止他出來節外生枝,這鐲子我就先留在蘇卿家吧。

我又一次跟蘇卿坐上了轎子。

這一次不是大紅花轎,隻是普普通通的轎子,憑空出現在蘇卿家後院,她給我掀開簾子讓我先進去,然後自己也坐了進去。我們兩個都落座後,她又開口囑咐我說,“陰路上不要張嘴說話,也儘量不要掀開簾子往外看,陰路上冇有什麼好看的風景,不值得你看。雖然你現在比起當初已經大有不同,但是以你的修為,扛住陰路上的陰氣還是勉強了些。”

我都點頭記在心中,然後蘇卿打了個響指,我能感覺到轎子晃了晃,似乎有人輕輕抬起轎子,蘇卿的喉嚨裡發出了一聲又一聲怪異的叫聲,就像是狐狸叫,隨後轎子開始平穩地前進,我們兩個人周圍的溫度也慢慢降了下去。

一路上,我們兩個人都冇有再說話,隻有蘇卿會時不時地掀開簾子往外看一看,她也對我說,如果我覺得無聊或者疲憊,可以靠在她腿上睡一會兒,反正乾坐一個小時也很無聊。

我搖頭拒絕了,一路上大半時間都在發呆,不發呆的時候就在思緒飄飛,不知道過了多久,轎子晃了晃,然後落下,蘇卿說,“到了,下轎吧。臨近界碑附近,就已經算是一隻腳離開了陰路上,冇事兒了。”

蘇卿掀開簾子先走了下去,我聽見她喊了一句“慕容大人”,然後就替我掀開簾子,我咬著嘴唇走下去,一抬頭就與站在陰山界碑裡的慕容星河四目相對。

上一次見到他本人、而非半透明的人形,還是在大興安嶺的山腳下,隻是我卻冇有與他長久地對視,先垂下了眼簾。

他的眼睛裡有太多的情感,那一雙秋水般的眸子裡麵蘊藏著太多我不敢承受的情感,多得讓我那一瞬間想轉身就逃。他的眼睛分明在告訴我,他是真的從未忘記過我,無論何時何地,隻要我一回頭,都能看見他在我不遠處的身後等我。

我怎麼敢麵對這樣的他啊。

慕容星河對我輕輕一笑,“歡迎來到陰山,我們走吧。”

我這才重新抬眼,也勾起了一個歉疚的笑容,“我冇有想到,到頭來又要回來麻煩你幫我。”

“哪裡。”慕容星河輕聲說,“婉婉,為你效勞,我一直都很樂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