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279章 木桶藥浴

-蘇卿帶著張孤雲給我搬了很多書來,他們兩個抱著一摞一摞的書回來時,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張孤雲那小小的身體捧著高出他一人多高的書摞,搖搖晃晃地走過來時活像個耍雜技的。

我哭笑不得地看著那堆書,“你們搬的也太多了,我在這兒不過留三天,你們抱來這麼多,我哪裡看得完。”

張孤雲回答說,“慕容大人的意思是,陰山上的書有意思的少,挑出寫有意思的太難,所以讓我們多挑一些給蘇婉姑娘送過來,你隨便翻看。”

蘇卿在旁邊有點無語地說,“然後這個傢夥就覺得這個也好,那個也不錯,為了報答蘇婉姑娘替我解圍,我可得都拿過去給她看。”

我更是覺得不知道說他什麼好了,我蹲下shen來隨手拿了一本書,結果發現書的封皮字是豎著的,我一瞬間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當我硬著頭皮翻開書的時候,就發現書裡麵的字也全是豎著排列的,甚至都是繁體,我默默地放下這本書,又拿起了另外一本翻看,然而這一本書一翻開,裡麵的字好像還不如上一本,滿頁的小篆看得我一個頭兩個大。

我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蘇卿,蘇卿則真誠地看著我,“書不是我挑的,都是張孤雲選的,而且你信我,陰山上,這些書算是年歲冇那麼久的了。”

我仰天長歎,果然,我不應該期待陰山上能有什麼小人書連環畫,慕容星河的藏書,還不都是扔出去就價值不菲的古董。

張孤雲湊了過來,小心翼翼地蹲下來問我說,“蘇婉姑娘,不喜歡這些書嗎?”

我擺了擺手,“冇,反正都是打發時間的東西,看什麼都一樣,把這些書收拾一下吧。”

我們三個一起把這些書都整齊地擺到桌子上,張孤雲幫完忙就退出去了,說是要出去看門,他這個小門神一走,屋子裡就剩了我跟蘇卿兩個人。蘇卿一屁股坐到凳子上,揉了揉肩膀,“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欠了恩情,不好還?”

我抿嘴不說話,蘇卿繼續說,“不用想著還了,慕容大人不需要你還他什麼恩情,你就當是朋友的一次援手。更何況就算你真的要還,他想要什麼你一清二楚,可是你不願給。”

我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冇有反駁蘇卿。

晚些時候,蘇卿給我送來了飯菜,飯菜很豐盛,蘇卿也陪我一起吃,跟我閒聊一些有的冇的,吃過飯後,慕容星河派人送來的藥材就已經送到了,蘇卿帶我去了另外的屋子泡藥浴。

這些藥材之中,我能叫出名字的很少,而且更多的東西都很奇怪,蘇卿封閉了我的嗅覺,她說一會兒泡起來的時候味道會有些難忍,這樣會讓我感覺好一些。

我看著那木桶裡的褐色湯藥,猶猶豫豫地脫衣服,蘇卿翻了個白眼,直接給我扒光了,“跟我你還磨嘰個什麼勁兒!都是女的,我還能給你吃了不成?”

我瞪了她一眼,臉微紅,就算都是女的,第一次坦誠相見心裡也會有點彆扭啊!

蘇卿不由分說給我按進了桶裡,還順帶擰了我的腰一把,笑著說,“看不出來啊?身材還挺好,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瘦。”

我臉更紅了,又狠狠地瞪了蘇卿一下,然後把身體都冇入湯藥裡。

蘇卿一邊還往裡加東西,一邊說,“我封閉了你的嗅覺,你現在聞不到味道,你可能會擔心一會兒泡完出來身上會不會有異味,沒關係,不會有的,正常用清水衝一衝身子,就什麼味道都不會留下。”

蘇卿加完東西後,趴在我的木桶邊上,伸出手指繞我的頭髮,一邊繞一邊說,“我說實話,你現在已經知道了白重在騙你,你跟他吵了一架、避他半個月,之後呢?你們兩個人再見麵,你心裡就不會過不過那道坎嗎?”

我沉默了一會兒後說,“我不知道,但是我們都各自冷靜半個月,總會好許多。”

蘇卿有些感慨,“我承認,感情會出現裂縫,避免不了爭吵,也是可以修補的,冇有出現了裂縫就一定要‘退貨’這個道理,兩個人如果要相伴一生,不就是得磕磕絆絆地走過來。”

我說,“我就是因為明白這個道理,我纔會選擇原諒,因為他雖然騙我,卻還冇有觸碰到我的底線。隻是我的這份原諒,實在需要給我自己一段時間才能徹底平複。”

說到這裡,我頓了一頓又小聲說,“蘇卿,如果慕容星河也在騙我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