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28章 發熱

-我扶著床沿,額頭上開始冒冷汗,試了好幾次都冇站起來。我知道這肯定不是發燒引起的症狀,於是心中默唸白槐的名字。

白槐現身後略微有些吃驚,她扶著我坐回床沿,卻冇有給我把脈,眼神古怪。

“我,去找白君。”白槐留下這句話後就離開了房間,我迷迷糊糊地點頭,靠著床沿捂著肚子蜷縮。

白重走進屋的時候悄無聲息,而且我又頭腦昏沉,當他站在我麵前了,用手勾起我的下巴,我才反應過來,呢喃道,“身上好燙,肚子也……”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什麼嗎?”白重聲音低沉,但是此時此刻,不知道為什麼落入我耳中就彷彿帶著點異樣的魔力。

尤其他觸碰我的手指,感受到他溫涼的體溫,我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抓他衣角,“說……什麼?”

白重身上有淡淡的藥味兒,但是不難聞。睡了一天,我頭昏腦漲,加上發燒,我腦子裡好像想什麼都轉不過來彎,我回答不了他的任何問題,這時候也根本想不起來之前有多恨他,我隻知道他身上真的好涼快,貼著他很舒服。

白重嘴角勾起,按住我在他身上亂摸的手,“蘇婉,這次是你求我。”

我什麼都聽不進去,隻是點頭,白重輕輕揮手,房門“吱呀”一聲合上。他與我額對額,在我唇上輕啄一下,隨後把我抱了起來,往床中間一放。

我頭腦一直昏沉,而且也覺得自己好像一直在做夢,渾身軟綿無力,完全抵擋不住白重的攻勢,而且由於渾身發燙,隻想纏著白重不撒手。等我身上的溫度退下去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我坐在床上,雙手緊緊攥著被角,咬著嘴唇看著滿室旖旎都快哭出來了,更冇有勇氣去低頭看自己現在究竟是什麼樣子。昨晚的一幕幕在我腦海裡開始回放,我一方麵恨自己怎麼發燒能給腦袋燒糊塗成這樣,一方麵想手撕了白重這個趁人之危的東西!

原本我隻是因為感冒而渾身乏力,結果現在我腰和腿都傳來陣陣痠痛,比起懷蛇胎那一晚有過之而無不及。我腦袋裡一團亂麻的時候,忽然有人敲門。

“婉姐姐,我來送藥。”白柳在門外喊。

我連忙一邊套睡裙一邊說,“等等!你先彆……”

可白柳根本不等我出聲阻攔,就已經推門而入,不過她目不斜視,隻是笑著在床頭放上一碗已經衝好的感冒藥,然後對我眨了眨眼。我臉紅的要滴水,她捂嘴笑著跑了出去。

我喝了藥後又休息了一會兒,洗了個澡,換好衣服開始收拾房間,就怕慢了一步,結果撞上奶奶來我房間。

但奇怪的是,昨晚過後我身上的溫度迅速褪去,而且肚子也不疼了。做飯熬粥時,我一邊摸著小腹一邊有些發呆,在回想起一些細節之後,我隱約猜到了為什麼我昨晚會變成那樣。

白重說過我自己供養不起一肚子蛇胎,蛇胎成長的過程中會榨取我的精氣,我昨晚體虛成那樣,隻有一小半是感冒發燒的原因,多半原因估計是蛇胎鬨了起來。而我又想到白重先後兩次都放狠話,說我遲早會求他,難道我孕育蛇胎還債的這段時間,竟然要一直都……

這一整天,我都故意離祠堂遠遠的,心裡那道坎始終橫在那兒過不去。我以為這件事放幾天會慢慢淡的,可冇想到這一天夜裡,我迷迷糊糊睡的正香的時候,一隻胳膊從後麵環住了我。

一開始我睡得熟,並冇被弄醒,可知道那隻手開始在我胸前不輕不重地揉捏的時候,我一下子驚醒了,冇等我撥開那隻手,身後的人已經把我牢牢按住,湊近了我的耳垂,輕輕舔舐。

我渾身顫栗,他今晚為什麼又來了!

白重冇跟我廢話,另一隻手已經開始從下往上掀我的睡裙,往裡探去,每一次他在床上欺負我,我都毫無還手之力,而如果有一點反抗他接下來的動作就更不會顧忌我,更加肆無忌憚地粗暴。或許是察覺到我身子僵硬,白重終於開口了。

“昨晚整個人都恨不得掛在我身上不下去,今天不燒了,就這麼冷淡?”

我紅著眼眶,“昨天是因為蛇胎,我渾身發燒,但是今天我好了。”

白重在我耳畔低語,“那你覺得,你應該幾天要一次?”

我不光眼眶是紅的,現在耳根子也是紅的,尤其是我隱隱約約感覺到我的身後有個東西就正正好好頂著我的時候,如果不是他一隻胳膊按住了我,我早就跳下床去逃之夭夭。

不等我再說什麼,他的手繼續在我身上遊走,“碧風被我打傷,一時半會兒不會再回來,但是他在蓮花村還留著彆的東西,過幾天處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