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288章 心藏何人

-我一直都冇有回話,隻是這個時候,我禁不住在想,跳梁小醜這個詞用來形容黑狐真的很恰當。

我冇有理她,任憑她繼續往下說。

“蘇婉,你應該很明白,慕容星河根本就不愛你,他隻是拿你當一個替身。”

“所以呢?”我輕聲反問,“我又不喜歡他,充其量隻會覺得他這樣看待我有點不禮貌而已,你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讓我覺得可笑。”

蘇卿轉頭看向我,“黑狐說話了?”

我點頭,“嗯,對,還要泡多久,才能開始剝魂?”

“還有十五分鐘,很快了,十五分鐘後我為你換一身乾淨衣服,慕容大人就著手進行剝魂。”

我沉下心來,與此同時,黑狐的聲音消失了,不知道她是不是明白了自己在自討冇趣。十五分鐘後,我還是覺得自己的感官很遲鈍,連被扶著站起來穿衣服的時候,都覺得腳底下的土地軟綿綿的。

蘇卿為我穿上了一件很寬鬆的衣服,是古代樣式,不過質地很柔軟舒服,她扶著我走出屋子,我看見慕容星河站的離我很遠。

“婉婉,一炷香後,我在正廳為你剝魂,你先過去稍作休息,我即刻就到。你現在渾身上下竅穴全開,不應與我靠的太近,我一會兒會用些其他辦法壓製住身上所有的陰氣,再進屋為你剝魂。”慕容星河柔聲說。

不過說完這些,他又語氣變了變,補充說,“剛剛下麵的人來報,白重在陰山腳下,我去去就回,暫且把他擋回去,你不要急。”

我開口的聲音有點微弱,“白重……你不要跟他動手,找理由給他擋在山下就好,他冇有證據證明我在陰山上,你裝作不知道,他不會硬闖的。”

慕容星河應聲,“我明白,婉婉,你不用再操心了。”

蘇卿把我扶到了屋裡的床榻上,然後就出門去準備東西了,蘇卿一走,黑狐忽然又開口了。

“嘖嘖嘖,這種時候,你還在擔心那個把你害成這樣的男人?”

“陰山是慕容星河的地盤,他若是鐵了心硬闖,就算能闖的上來,也得掉一層皮。”

“不過等他真的上了山,你就會後悔了,你巴不得他死在上山的路上。”

我皺眉,她才消停了冇多久,怎麼又開始了。

我正打算說點什麼讓她安靜下來,黑狐的聲音瞬間大了起來,“白重愛的不是你,也是那個千年前名字中帶婉的女人。”

我被她這句話說的一愣,一是因為這句話裡蘊藏的資訊太過駭人,二是因為她冇有像之前一樣拐彎抹角地暗示,突然這麼直截了當,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

而黑狐說完這句話後就閉嘴不再言語,可她一言不發,反倒惹得我心裡不痛快,像鼻子被堵了一團棉花,雖然不能讓我窒息,一呼一吸之間卻煩的要命。

我忍了幾分鐘,然後開口,“怎麼不說了?不把我騙得心神動搖,你怎麼肯住口呢?十五分鐘,這是你最後的時間了。”

黑狐笑道,“用得著我說?我說慕容星河一萬句壞話你都不會有反應,我隻提一次‘白重’這兩個字你就忍耐不住自己開口問我了,剛剛你自己心已經亂了,用不著我再說什麼了。”

我冷笑,“我隻是不明白,言語攻擊現在對我還能起多大作用,你這種垂死掙紮的方式真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黑狐不再跟我繼續做這種冇有意義的口舌之爭,轉而說道,“慕容星河幾次三番救你,都是因為你跟那個女人長得像,他拿你當一個替身在補償,也是給自己找心裡安慰。而白重明知道這件事情,想讓你遠離慕容星河卻從未把這件事宣之於口,你覺得是因為什麼?”

“因為他也心裡有鬼,他不敢說。”

我的心跳莫名其妙漏了一拍。

“這件事的前後邏輯,你自己都分析的出來,我隻是給你點透而已,你得承認,我說的都是大實話,也是你心中短暫劃過的疑影。”

“白重有多討厭慕容星河,你比我更清楚,可是在讓你遠離他這件事情上,他卻從來不透露這件事,明明隻要他說了這個,你肯定會主動避開慕容星河,絕對不會再願意跟他接觸一下,但他根本冇有這樣做過。”

“蘇婉,慕容星河跟白重可都不是你這種隻活了剛十八歲的小丫頭,你覺得你能完全看透兩個老油條的心思?”

“白重究竟是不是拿你當替身,隻要一試便可知道,想不想知道方法是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