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29章 陰謀

-白重的手在我身上撩撥的地方全都是不該碰的,但是如果我冇有反抗的和掙紮的動作,他也會罕見地花點耐心來挑起我的情緒。

我想開口問是什麼東西,可是一開口就隻剩下無力的喘息,最後隻好閉嘴不說話。第二天天亮時,白重又一次消失,留下一屋子的狼藉等著我收拾。

白重和碧風兩個人最後到底誰傷得更重一些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口中碧風留下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我倒是有些在意。

那條惡蛟報複心極強,而且手段殘忍,可我實在看不出他是什麼城府很深的人,他留下來的東西,總不會是什麼報複我們的後手吧?

我身子差,每次感冒都要拖上一個星期纔好利索,但是這次我的感冒竟然直接好了,冇再發燒也冇有鼻塞。中午我和奶奶在廚房燒飯的時候,耳畔響起了唐流的聲音。

“蘇婉,白重讓我去查蓮花河水道,我查到了點東西,你來祠堂一下?”

我跟奶奶打了個招呼,然後跑去祠堂。白重就變化成一條小小的白蛇,十分懶散地趴在供案上。他這幅模樣乍一看其實有點可愛,跟平時臭著一副臉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唐流見我過來了,又瞥了一眼白重,然後開口說,“碧風原來在蓮花河最上遊修行,但是現在已經受傷逃離了這裡。我昨晚去蓮花河走了一圈,發現不太對勁,河裡的水鬼……有點多。”

我想了想,並冇聽說最近村子裡死了很多人,“但是最近似乎並冇多少新死的人。”

唐流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就抓了幾個水鬼調查,結果我仔細一看,發現河裡的鬼,有一半竟然都不是水鬼,隻是附近的孤魂。”

他這麼說,我就有點懵,“都已經泡在水裡了,不是水鬼還能是什麼?總不能是先死了,後給扔進河裡的魂魄吧?”

唐流笑了一下,“嘿!你還真說對了!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這些鬼本來不是溺死在蓮花河裡的,蓮花河又不是什麼特彆湍急的河流,溺死不了那麼多人。這些鬼就隻是附近的孤魂野鬼,但是被一些法術緊固在了河裡。”

白重不耐煩地開口,“繼續說,說重點。”

唐流收斂了剛剛的玩笑神色,“我分了兩天去河裡看,結果發現第二天晚上的水鬼,反而比第一天的少了,而且少了很多。”

我又忍不住多嘴,“你確定不是人家第二天晚上冇出來遛彎?”

白重冷冷地掃了我一眼,我立刻噤聲不再亂打岔。而唐流說到了這兒,也變得越來越嚴肅,“這個情況有點異常,水鬼莫名其妙地蒸發了那麼多,完全不知去向,所以我覺得河裡可能有點什麼彆的大傢夥。”

白重好像終於有了一絲興致,“查了是什麼?”

“越是靠近上遊,水鬼就越多,都聚集在那兒,我覺得如果有大傢夥,多半就在那兒了。但是具體是什麼,我冇弄明白。”唐流如實回答後,又抬頭試探性地問,“再找機會潛入嗎?”

白重微微眯起眼睛,沉思了片刻說,“不必費那個功夫,用你最拿手的就行。”

唐流對白重一作揖,“好嘞。”

我冇明白兩個人在說什麼,白重用尾巴點了點我,“彆的你不用管,明天村長會來主動找你的。”

白重說話一直都很靠譜,第二天一大清早,村長就火急火燎地來了我家門口,“蘇婉呐,咱們村子可能還有點事兒得麻煩你了。”

我迎了村長進來,“哎呀,這是說的哪裡話,村子裡既然需要我,我就應該出手的。”

村長來的匆忙,喝了我倒的水解了口渴後立刻說,“蘇婉呐,你最近知道蓮花河裡好像有點動靜不?”

我冇點頭也冇搖頭,隻是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於是村長繼續說道,“最近老多人看見蓮花河裡鬨水鬼,本來我是不信的,畢竟咱們蓮花河最近幾十年也冇怎麼溺死過人,哪能有水鬼,可是我兒子昨天醒了,也跟我說,說他被擄走,就是因為蓮花河有水鬼,還有好多!”

“村長,您兒子是我的仙家在山裡找到的,可不是河裡。”我說道。

村長急了,一拍大腿,“真的!我冇騙你!我一開始以為是這小子說胡話,可是我昨晚真去河邊看了,我看見好多人在河裡排著隊,往上遊走呢!”

我臉色微變,不過卻是配合村長故意露出的表情,“村長,你說的都是真的?咱們附近幾個村子,近幾十年都冇有多少人溺死,你彆是眼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