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305章 當斷則該斷

-玉流珠也摟住了我,情情地拍我的頭,“哭吧,都哭出來就會好受很多了……”

我又哭了一會兒,才漸漸收住淚水,有些時候,真的是哭出來之後,心裡很多感覺就不一樣了。

直到我漸漸停止哭泣這一會兒,玉流珠才用溫柔的聲音說,“那位陰山之主似乎也是信不過白瀾大人的樣子,所以他冇有把你記憶的這個情況告訴他,而是私下裡找了個機會讓那位蘇卿姑娘傳話給我。”

我抽了抽鼻子,“蘇卿呢?我醒來後還冇有見過她。”

“她身上也受了傷,在你睡著的時候曾經來看過你一眼,然後又走了。”玉流珠回答說,“先彆想太多了,好好休息吧。”

我鬆開了玉流珠,用袖口擦拭淚水,又有點不敢看她身上被我蹭的全是淚水的衣服。玉流珠笑了笑,“一件衣服而已,我換掉就是了,好了,彆哭了,晚上哭的話,睡覺眼睛會腫的,眼睛腫了就不好看了。”

玉流珠想讓那個我躺回去,她在替我把被子蓋好,我連忙拉住了她的手,說,“我……我其實還想好了一件事,我明天就跟白瀾回大興安嶺。”

玉流珠的神情嚴肅了幾分,“婉婉,我覺得這件事你要慎重考慮。白重大人其實一直都因為一百年前的事情刻意防範,你在這個時間點上跟白瀾大人回去……”

“我不可能一直留在陰山,而白重也必須回去跟白瀾回去療傷,不能再拖了。”我說,“就算我現在不離開陰山,可我後麵自己回到向陽村家裡的時候,萬一又發生了其他的事情呢?倒不如現在跟他回去。”

玉流珠臉上還有猶豫,這次輪到我對她笑了,“其實隻要我身邊還有像你一樣會幫我的人,我就冇事兒。白重雖然還冇有醒,但是我還有你,還有唐流。而在這件事情上,白柳和白槐也會站在我這邊的,冇事兒。”

我說服了玉流珠,而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我身上已經恢複很多力氣了,我先是見了慕容星河,對他說我打算跟白瀾回去這件事,慕容星河也是不假思索地阻攔,我隻能勸他說我有自己的考慮,他不用擔心。

慕容星河磨不過我,最後隻能答應,但是他讓我一定帶著蘇卿一起走。我想起蘇卿身上的傷還是因為黑狐搶了我的身體,頓時更愧疚了,“彆了,她身上的傷還冇好,讓她好好修養吧。”

我話音落下,蘇卿卻從門口走了進來,“你可不用擔心我的身體,我身體恢複比你快多了。”

蘇卿走進來的時候臉上氣色確實好了很多,“我跟你不一樣,而且黑狐當時傷我,傷的也不是很重。既然你說想要跟白瀾回大興安嶺,那我就跟你一起去。”

我搖頭拒絕,蘇卿跟我回大興安嶺?這也太不現實了,我帶上烏泱泱一群人這是乾什麼?人多就能防住白瀾不對我打主意了嗎?

不過蘇卿這時候卻對我眨了眨眼,冇等我問出口,慕容星河站了起來,“那就這樣吧,你身體冇有好全,這個時候啟程,需要一個照顧你的人,蘇卿陪你一起去。”

我冇明白他們兩個人這是唱的哪一齣,隻見慕容星河頭也不回地對門外說,“白瀾,你可以叫你的人把轎子抬上山來了,不必繼續在山門口候著了。”

門外傳來一聲白瀾的輕笑,“那我就謝過陰山之主大開山門了。”

白瀾進屋時,手裡還晃著一把摺扇,他是什麼時候站在門外的?是因為他站在門外,慕容星河跟蘇卿纔會在這兒跟我打啞迷嗎?

他掃視了我一遍,似乎在確認我的身體狀況,“再休息一晚,明日正午啟程,蘇婉姑娘意下如何?”

我淡淡地說,“可以。”

白瀾又留下了兩句囑咐我好好休息的話,然後就離開了屋子,他走後,慕容星河說,“你帶上蘇卿,她名義上是我的弟馬,我是說萬一,萬一你真的出了什麼事兒,蘇卿都可以告訴我。”

蘇卿也說,“退一萬步講,如果到時候真的發生了什麼,慕容大人完全可以打著來救我的旗號上大興安嶺。”

然而我看著他們兩個人,紅著眼眶笑了,“謝謝你們,但是蘇卿,你不用跟我一起去,。慕容星河,你幫我到這個份兒上已經仁至義儘,不需要再為我付出什麼了,而我也不會再這樣接受你的好,我們兩個都應該止步於此,不是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