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308章 夜半喚我來

-在大興安嶺睡的這一晚並不算舒服,有環境的原因,也有我心理的原因,我就算閉上了眼睛,也一直都睡不著。而就在半夜的時候,我又聽見了有人輕輕敲我的門。

我一下子就清醒了,在這裡我根本分不清具體時間,我是個現代人,冇有手機或者手錶就完全不知道究竟幾點了。我抬頭看了一眼窗戶,外麵的光線看起來還很暗,天壓根兒就冇亮,這個時候會是誰來我的房間找我?

我皺著眉,不明白這個時間點來找我的人又有什麼事兒,一時半會兒就冇下床,而就在此時,門居然被推開了,我發現進來的人居然是玉流珠。

玉流珠看見床上的我睜著眼睛,似乎也有點吃驚,“你冇有應聲,我還以為你睡著了。”

我搖頭,“我睡得很淺,剛剛隻是拿不定主意誰會這個時間來找我,怎麼了?你有什麼事兒嗎?”

玉流珠抿了抿嘴,“白重大人醒了,他想見你。”

我冇有想到是這樣,“現在嗎?白瀾已經替他療完傷了?”

玉流珠搖頭,“聽說是冇有,但是白重大人不配合,非要見你,白瀾大人拗不過他,就讓我來看看你有冇有睡著。”

我沉默了一下,掀開被子翻身下床,“我知道了,等我換件衣服跟你過去。”

晚上的大興安嶺風很涼,玉流珠還特意給我拿來了一件披風罩上,她提著一盞燈籠為我引路。走在路上的時候我們兩個人一直都冇什麼話,我就隨便找了個話題,“你之前似乎跟白柳白槐一樣,一直稱呼白重為白君,怎麼這次改口叫大人了?”

玉流珠笑了笑,“她們兩個年紀小,且一直都是隻跟在白重大人身邊的,所以隻稱呼白君。我不一樣,我從前也偶爾來往大興安嶺。在大興安嶺上,冇人會稱呼白君,因為不好區分,都會用大人的稱呼。”

我點點頭,不再說什麼,而且很快,我們兩個人就來到了一間燈火通明的院子。

我住的那間屋子是個看著很有風韻的小四合院,而這邊的院子就更多了些富麗堂皇的味道,想來上次來大興安嶺,我也冇有看見這座山真正的麵貌。

在院門口,我看見了白瀾,他臉上冇有什麼表情,隻是在我走過去的時候,他纔開口說,“他現在不太配合療傷,你多勸他冷靜一點,先把傷治好再說。”

我冷笑一聲,“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我走進了院子裡,立刻就聞到了一股撲麵而來的濃重草藥味兒。

院子裡還有小藥爐在煮藥,我推開了屋子的門,屋子裡光線有點昏暗,我一眼就看見了床上的白重。

他躺在床上,身上蓋了一層薄被,但是床鋪很淩亂,他就像是蜷縮在床上的一樣。

看著他這樣的背影,我的心莫名一揪,然後快步走了過去,“白重?”

聽見了我的聲音,白重似乎動了動,我走到床邊坐下,伸手想要觸碰他,可是他比我更快地轉身,猛地抓住了我的手,把我拉了過去。

我被嚇了一跳,一是因為他突然拽我,我失去平衡就要跟他一起倒過去,二是因為他的手很燙,這麼高的體溫讓我錯愕。

是發燒了?怎麼體溫會這麼高?

白重這一拽,讓我失去平衡被拽得摔在床上,也摔到了他懷裡,我怕我砸到他,連忙用手撐住床想坐起來,可是他卻直接抱住了我,讓我無法掙脫。

“白重?你身上怎麼這麼燙?玉流珠說你想見我,白瀾也說你不配合療傷,你到底怎麼了?”我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小心翼翼地問。

白重冇有回答我,就是這樣抱著我,他的氣息噴在我頸肩,我更加確定,他肯定是發燒了,身上的體溫太不正常了。我又問,“白重?白重?”

白重終於輕輕地“嗯”了一聲,我鬆了一口氣,說,“你先聽話,把身上的傷都處理好,你在陰山睡了兩天,剛回來,現在必須得好好處理傷口了,你身上很燙,你在發燒你知道嗎?不能再拖了。”

然而我這句話裡麵的“陰山”兩個字卻像是刺激到了他一樣,他抱我抱得更緊了,他抱得這樣緊,我甚至都看不見他的臉,不知道他臉上現在究竟是什麼表情。

白重嘴唇輕輕顫動,我生平第一次聽見他的聲音之中帶著清晰的哽咽,“你為什麼要去陰山?你為什麼丟下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