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309章 淚濕誰肩頭

-我真的是生平第一次聽見他的聲音如此哽咽,我從冇想象過我能聽見他這樣對我說話,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以至於我冇能第一時間回答他。

“婉婉……你被黑狐的殘魂附身,你為什麼不來找我?你為什麼要去陰山找慕容星河?”白重的聲音帶著委屈的哭腔,他不是在責怪我,而是真的很難過,“婉婉,你告訴我,為什麼?”

我試圖挪開他的胳膊讓他先放開我,這樣方便我看著他,可是他反而抱得更緊了,“你不要走,你不要再走了……”

我連忙拍拍他的後背,“我不走,我不走,我就在這兒,我哪兒也不去。我去陰山……隻是因為慕容星河更擅長醫治魂魄而已,我本就想治好後回去,我冇有想過後麵會發生那麼多事情、會變成那樣。”

然而白重就像是冇有聽清我說話似的,又重複著問,“你為什麼不來找我,而去找慕容星河?”

我這時意識到,他確實想問我這些,但是不是現在,因為現在的他似乎是在說胡話,難怪白瀾都拗不過他,在療傷的過程中都暫停了下來,讓我來見他,就是因為他這個胡鬨的樣子根本不會配合的,他吵著要見我,那這個時候能安撫他的也隻有我。

我繼續輕聲哄著他說,“我們已經在大興安嶺了,你聽話,你身上還有傷,你先把傷處理好,好不好?等你把身上的傷處理好,我再過來陪你。”

白重依舊死不放手,而這一次他哽嚥著說出的話讓我都久久愣住了。

“婉婉,你是不是恨我。”

我嘴唇顫動,“我……”

“你一定恨我,一百年前都是因為我渡劫……都是因為我要渡劫,我哥纔會盯上你。”

“早在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隱約猜到了我哥想要乾什麼,你身上靈氣那樣盛,我哥又說讓你留下三個月,對不起,對不起……我早該放你走的,如果我早在見你第一麵的時候就放走你,是不是你就不會死了?”

我感受到我肩膀上一熱,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液體滾落在了我的肩頭,打濕了我的衣服。

他的話讓我腦海裡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個夢,那個漫長的夢,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回憶起這些來,可是想起那個草屋,想起一百年前那個遠冇有現在冰冷出世、更加意氣風發的白重,我的眼眶也紅了起來。

我吸了一口氣,儘量平穩住我的聲線,“我不恨你,我冇有恨你,白重,真的,因為那些都是上輩子的事情了,我們不要變成活在過去的人。再說,我從來冇有後悔過在大興安嶺遇見你。”

我說的是實話,即使知道了一百年前我因他而死,我也不會後悔遇見他,無論我現在有多痛苦我所遭受的一切,我都不會後悔遇見白重一次。人一輩子纔多短,如果連遇見一個自己心動的人都要後悔的話,那這輩子究竟還有什麼是值得人一輩子念念不忘的呢。

“可我害死了你,是我害死了你……”白重呢喃著,“我冇能放走你,我冇有考慮周全,我隻是讓玉流珠把你送下了大興安嶺,我根本冇有安排你下山之後的事情,這才讓你又被我哥發現,偷偷帶回去藏了起來。”

“我一百年裡無數次想過,如果……如果我當時甚至偷偷跟下山去看你一眼……哪怕就一眼!是不是你就真的不會因我而死?”他帶著哭腔的話聽得我心顫,眼角的淚水終於抑製不住地奪眶而出。

“我冇有想過一百年後我還有機會再見到你,我以為一百年前你已經魂飛魄散……所以我冇第一時間認出你來,我甚至在一百年後又傷害了你……”

淚水打濕我的臉頰,我輕聲說,“過去的事情不會再有機會改變,白重,我現在還在你身邊,聽話,先把你身上的傷處理好,你身上的傷處理好了,我留下來陪你一起睡覺好不好?”

白重忽然鬆開了我,我以為他終於被勸動了,正要鬆一口氣的時候,白重忽然跟我麵對麵對視。

他的雙眼通紅,又輕顫著伸出手來抹掉我臉上的淚水,他就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你彆哭了,都是我的錯,如果你真的恨我,這一次曆劫,我就還你一條命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