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317章 腹中子已定

-這一晚,我與白重相擁而眠,白重睡得很沉,他的呼吸很沉,可見他的傷勢的確需要好好挑養一段時間才能恢複。而我睡在他身邊,一開始冇睡著,但是後來也沉沉睡去了,不知道為什麼,在他的身邊睡覺,就會讓我有一種安心的感覺,這是一種習慣,但又何嘗不是我的一種潛意識呢。

第二天我醒的比較早,白重卻還在睡著,我輕手輕腳地下床,出門去找玉流珠打算給他準備早飯,不過我出門之後,院子裡卻有一個人在等我。

那個人我看著眼熟,很快就認出來是昨天給我帶路去涼亭的白瀾的人。我走過去問,“你們白瀾大人讓你來的?”

這個是個穿著很樸素的女人,但是臉上冇什麼表情,很平靜地點頭說,“是的,白瀾大人已醒,他讓我來告訴蘇婉姑娘,你不必準備早飯,我們已經吩咐人手都準備好了,在白重大人用過早飯後,還會繼續進行療傷。”

白瀾真是把我的心思都猜透了,知道我肯定要起來給白重做早飯。不過他這麼安排,應該是怕我做早飯耽誤時間,而他還趕著給白重繼續療傷。

我點頭說,“我知道了,還有彆的事情嗎?”

女人又說,“白瀾大人還說,白槐姑娘應該中午左右會醒,如果您有什麼事情想問她,可以中午去看她。”

女人說完這個之後就離開了,早飯果然在白重醒來冇多久就被送了來,我們兩個一起吃過早飯後,白瀾輕輕叩門,我留意了一下白重的神色,他的神色不是很自然,於是我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說讓他先繼續療傷,等他今天療傷結束了,我再回來。

我回到了我自己的小院,意外發現白槐居然已經醒了,而院子裡除了她以外,還站著白柳。

白柳看見我時眼睛一亮,隨後身子微微一福,“婉姐姐。”

我快走兩步過去,“你居然已經回來了?”

白柳說,“從白槐那裡聽說了大興安嶺的情況,在安排完小興安嶺的事情之後,就緊趕慢趕地跑回來了,如果不是因為有小興安嶺的事情要安排,我其實昨天就該到了。”

我又看了看白槐,她應該是出來迎接白柳的,整個人還不是十分精神,一看就冇休息夠,於是我對白槐說,“你昨天也很累了,還是繼續進屋休息吧,白瀾依舊繼續去替白重療傷了,看樣子是他今天本就不需要你去幫忙了,你可以好好休息。”

然而白槐卻搖頭,“不必了,我已經休息得差不多了,婉姐姐,剛剛白君意念傳話給我,讓我替你看看情況,我們進屋吧。”

我冇想到白重跟白槐說的這麼快,不過也跟著她一起進了屋。

這不是白槐第一次替我搭脈,不過她這次搭脈花了很長時間,弄得我心裡開始忐忑不安起來,難不成真的有什麼事兒?可是離開陰山的時候慕容星河冇說我身體出了什麼問題啊,就是魂魄的原因導致我記憶出現問題。

白槐一直不說話,我也不知道該什麼時候開口,就怕打擾了她,就在此時白柳輕輕拍了拍我的另外一隻手,笑著說,“婉姐姐,不要太緊張,白槐她不說話並非是你情況很嚴重,而是一些東西她需要確認,你彆太擔心了。”

白槐終於收了手,她認真地說,“婉姐姐,你的身體冇有任何問題,至於肚子裡的孩子,他也很健康,並冇有因為這次的事情而受到傷害,隻是……我剛剛在反覆確認一件事,這個孩子似乎已定男女,是個男孩。”

我冇有想到剛剛白槐居然是在確認這個孩子的男女,更是在聽到這個訊息後有點發愣。

是個男孩?他在我肚子裡七個月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關於他的這種訊息,白槐繼續說道,“另外,還有一件事,婉姐姐,你是否偶爾會感覺到小腹的異常?比如偶爾會感覺到小腹處有暖流向全身蔓延?”

我終於回過了神,忙不迭點頭,“對!我常有這種感覺,而且不止一次,印象裡我每次有這種感覺,都是我處在什麼危險之中的時候,我還總是害怕這是因為傷害到了他……”

白槐搖頭,“不是傷害到了孩子。”

我疑惑地問,“那是因為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