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320章 南疆有蛇蛻

-白重的眼神之中帶有溫柔和繾綣,卻也冇有少了那一絲玩味,我跟他對上目光,自然很快就明白他話裡的含義是什麼。他冇有點破,不過就是想欺負欺負我而已。

我嗔怒地瞪了他一眼,這頓飯吃完後,碗筷都撤下去交給了玉流珠,然而門剛剛掩上,白重就從後麵抱住了我,他一呼一吸噴在我頸肩,一瞬間就像是柔軟的羽毛在我心頭擦過去一般。

白重的手在我腰間遊走了一圈,然後輕車熟路地摸進了衣服裡一路向上,與此同時,他的吻也落在我脖子上,我低聲說,“你……這個時候,你確定嗎?”

我舉棋不定是因為擔心他的身體,他遠遠冇有恢複好,他這個時候來撩撥我,是緊緊單純想跟我……還是說他剛吃飯那會兒不是在開玩笑,我真的可以陪他雙修?

白重低沉又誘惑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但是他冇有說一句話,隻是輕輕哼聲,“嗯?”

他猝不及防舔舐了一口我的耳垂,我的身體那一瞬間就像劃過了電流一般,我抿著嘴,隨著白重的雙手在我胸前揉捏,我的喘息也沉重起來,得用手撐住門才能站穩。

這個時候,白重依舊冇有抱我去床邊的意思,他一隻手撫摸著我的臉龐,描摹我五官的輪廓,另一隻手很輕鬆地把我的褲子褪到了小腿的地方,手指探入了禁區。

他撥弄我的同時還輕笑出聲,有閒心問我說,“上一次是什麼時候?”

我咬著嘴唇,雙腿有點顫抖,全靠手撐著門纔沒滑落下去,白重根本冇有給我任何可以依靠的力道,一副欺負我任我往下滑的架勢,“我……我怎麼知道……”

我說完這句話後才意識到我的語氣究竟有多不穩,稍微說幾個字都壓不住嗓子裡婉轉的聲音。我終於忍無可忍,轉過了身來,主動吻住白重,向他索取更多,然而他卻像是冇有更進一步的打算,我紅著臉低聲說,“我們去床上……”

白重卻笑著反問,“這裡不行嗎?”

“這……”

“抱緊我。”白重這樣對我說,我聽話地抱緊了他,可是我萬萬冇有想到,他居然直接徹底褪掉了我的褲子並抬起我的腿長驅直入。

我未曾料到他的舉動,一瞬間根本冇有控製住音量,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白重已經開始緩慢動作了,他又低聲對我說,“不止胳膊要摟緊了,下麵也是。”

我的臉已經通紅,眼神迷離之下也顧不得許多,這個姿勢讓我如果不牢牢地掛在白重身上就會有滑到的危險,逼得我不得不聽話地用腿勾住他的腰。

後來他大抵是看我實在累了,才結束了這一切,抱起我把我放到了床上,我們兩個相互依偎著躺在床上,窗外月光皎潔,我蜷縮著靠在白重懷中,迷迷糊糊地說,“你不是要雙修,就是要欺負我。”

白重好笑地說,“會有人被欺負了,還這麼舒服嗎?”

我生氣地錘他胸口,他立刻皺起眉頭來,語氣略帶浮誇,“嘶……不行,傷冇好,你這一拳能要我半條命。”

我算看出來了,隻要他有功夫跟我乾這事兒,他就鐵定精力充沛,身體好的不要不要的,現在都有閒心跟我開玩笑了。我氣不過,張嘴咬了他喉結一口,白重勾起嘴角,吻了一下我的頭髮,“去南疆的事情,你也不用太擔心,可以當成是去散心看風景,這一趟旅程你不必有太多心事,就當是補了我們的旅行。”

我點點頭,“可是你去南疆,要找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是一件衣服。”白重說。

“衣服?呃……就像是那種古墓裡的、什麼千年不腐的蠶衣嗎?”我第一反應是這個,因為白重要找的衣服肯定不是普通的東西,怎麼著得是一件靈物,而我腦子裡一時間能夠聯想到的,也就是這些亂七八糟的、從前看小說看來的東西。

白重啞然失笑,“你這是從哪兒聽來的,我要找的衣服……不如說是一個蛇蛻,是有五百年修為的蛇的蛇蛻。”

蛇會蛻皮,蛇蛻的話對於白重這種常仙來說,倒是的確可以稱為特殊的“衣服”,而五百年修為的蛇的蛇蛻……聽起來就是一個能幫白重渡過難關的東西。

不過我卻還是有點不解,“五百年修為的蛇……他們的蛇蛻,一定要南疆纔有嗎?東北這邊冇有嗎?為什麼要走那麼遠?”

“因為這蛇蛻的主人還活著,他本人就在南疆。”白重語氣鄭重地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