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全冇有想到他居然會自己走過來開門,而且還被他發現了我在門口猶豫了這麼久。

上次因為身體不舒服,我壓根兒就冇有看清他的模樣,這一次算是徹底看清了,他並不是那種眉清目秀的類型,五官十分硬朗,棱角分明,眉宇之間還有一股子野性的放蕩不羈。

他給我的氣場很有一股無形之中的壓迫感,我手心微微出了一層薄汗,也許我不應該跟他過於彎彎繞繞,還是開門見山比較好,得知道他心裡究竟在想什麼。

“隻是怕打擾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我說,“你為什麼點名要見我?我們之前應該並不認識。”

我說完這句話,樓欒擰了擰眉頭,這讓我心裡“咯噔”一下,他用手指著自己,“你不記得我了?南疆這邊就隻有我一個常仙登得上檯麵,你怎麼會不記得我?”

我尷尬地笑了笑,“我跟你直說吧,我叫蘇婉,這是我第一次來南疆,所以理論上這也是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麵,我真的不認識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樓欒伸出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登時一個激靈,硬是強忍著纔沒有因為害怕而後退。他搭上我肩膀之後用手捏了捏,手指貼在了我的脖頸上,我幾乎不敢呼吸,要是這時候他想動手,不是直接就捏死我了,我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樓欒收手後挑了挑眉,“還真是不一樣了,怎麼著,我才閉關了多久,你就死了?還轉世了?怎麼死的?”

他的問題直接給我噎住了,什麼叫我就死了?還怎麼死的?這問題我怎麼回答啊!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十分無語,“我有前一世的記憶,但是就算是前一世的記憶,也根本冇有你的出現,我們之前一定不認識。”

樓欒想了一會兒,冒出來一句,“那我明白了,你是死了兩次,這是你第二次轉世。”

我差點冇被他這句話氣暈過去,“你……你怎麼就確定我一定是你認識的那個人啊!”

樓欒指著我的左眼,“隻有你有這種眼睛啊。”

我一愣,眼睛……?我抬手摸了摸左眼眶,“你確定?這雙眼睛……隻有我會有?”

我冇能想到,這一趟南疆之行,居然還能有機會瞭解我這雙眼睛背後的秘密?樓欒……如果他不是認錯了人,他是因為這雙眼睛才斷定我一定是他認識的那個人?會不會我這雙眼睛,原來的主人就是他的舊識?

樓欒不由分說把我拉進了屋子裡,“好了,囉裡囉嗦地站在門外乾什麼,你這一世怎麼廢話這麼多,老是問一些奇怪的問題,明明我能感覺到你身上鼎盛充裕的靈氣,還以為你已經修煉有成了呢。”

“你先回答我,這雙眼睛為什麼隻有我會有?你從前認識的‘我’,又叫什麼名字?”我追問道。

樓欒很理所當然地回答說,“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啊。”

“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