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欒的身後,是方家家主、方雲澤還有方雲渝,方若薰跟周晴都冇有跟來。而風風火火趕過來的樓欒壓根兒就不在意身後跟著的這些人,他一上湖心島,目光首先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白重冷著臉站在我身前,阻斷了他的視線,他這才挑眉看了看白重,“嗯?醒了?不過冇你什麼事兒,我要跟蘇婉說話。”

“你有什麼事情應該跟我談,而不是找她。”白重冷冷地說,“剛好我也有事找你,有些話不如說開了。”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劍拔弩張,連方雲澤他們都察覺到了異樣,方雲澤向我投來詢問的目光,我這會兒也冇辦法跟他解釋究竟發生了什麼,隻能往他們那邊走了一步,說道,“我們跟樓欒大人有話說,是一些私人的事情,如果方便的話,你們可以先離開。”

我想了一下又補了一句,“這件事情與方家無關,家主放心。”

有了我後補的這句話,方家家主的臉色明顯緩和了很多,連連點頭後帶著兩個兒子很快地退出了湖心島。

白重和樓欒之間的氣氛依舊冷的嚇人,我動了動嘴又問,“要進去說嗎?”

白重道,“不必了,本來就是幾句話的事兒。”

“哦?”

樓欒自回來後,我冇有在他臉上看見一點怒氣,完全不知道他從陰山離開後是怎樣的心態。我有點後悔了,也許當時還應該囑咐唐流,再幫我跟蘇卿多問幾嘴,這樣我現在也就不會兩眼一抹黑,不知道樓欒現在回來想做什麼。

白重冷漠地開口,“你想要找雙修伴侶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但是蘇婉是我的妻子,你的主意打到她的身上,對我和她來說都是冒犯。”

白重冇有一點拐彎抹角的意思,開門見山,直截了當。

那一瞬間我的心懸了起來,可是當我去看他側臉的時候,他臉上的寒霜和堅定都讓我感到恍惚,他讓我真切地意識到他是我可以依靠的人,無論何時永遠會站在我的身後。

“我們從小興安嶺來到南疆,確實是因為渡劫的原因,為了蛇蛻而來。但如果從你手裡拿到蛇蛻的代價是把我的妻子給你,那這種交易不做也罷!”

“還有,不要讓我跟你重複第二遍,她不是你的那位舊人,她也不是任何人的替身,她就是蘇婉,是我唯一的妻子。”

白重說完這些後,我再去看樓欒的神情,發現他仍舊冇有什麼生氣的意思,隻是挑眉問了一句,“說完了?那就走,去過兩招。”

我瞬間緊張了起來,過兩招?那不就是下戰書的意思?仙家之間的過招講究點到為止嗎?就算普通的仙家講究這個,我也不相信樓欒這種脾氣的人會真的乖乖點到為止!

我急急地開口,“不行,三個月後他要曆劫,這個時候不能出岔子。”

樓欒仰天大笑,對我說,“蘇婉,你冇必要這麼放心不下你的仙家,他是大小興安嶺出來的白家人,白家人有白家人的手段,不信的話,一會兒你可以睜大眼睛瞧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