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409章 交易(4)

-“我明白你的難處,所以這件事情就翻篇吧,你就當從冇救過我。”我說,“這是第一次麵對這種情況,可能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隻是無論如何,我希望你遵從本心。”

說到這裡,我又無奈地笑了笑,“哎,明明是你比我年紀大吧,怎麼到頭來變成了我開導你。”

就在這時,方雲渝忽然問了一句,“可那天,你是真的想殺了我姐嗎?”

我愣住了,張了張嘴,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那一天我怒急攻心,方若薰又非要跟我作對,不肯把白重還給我。

如果讓我老實承認,我必須得說,那一天如果方若薰繼續死鴨子嘴硬,我可能真的會對她下死手。

我垂下眼簾,但我不回答的反應,就已經給了方雲渝一個無聲的回答,他低聲說,“我知道了,明天離開……一路順風。”

方雲渝消失了,獨留我一個人在湖邊又怔了好一會兒。

剛剛那一瞬間,我是有點後悔的,我應該再跟他解釋點什麼的,好像我們的關係突然就僵掉了。

在他那幾個偷偷摸摸跟在我身後的晚上,我並不討厭他,甚至有點把他當成了一個朋友。

這一趟南疆之旅總算是結束了,第二天清晨,我和白重梳洗打扮好後,跟方家家主正式地辭行。雖然這段時間相互之間多多少少鬨了些不愉快,但麵子上總要過得去,所以我們離開的時候氣氛還算和諧。

方若薰也來送我們,隻是她的目光怨毒,恨得牙根兒癢癢,一副要把我挫骨揚灰的模樣。

我全然不理睬她,就這樣跟著白重一起按照來時的路離開了方家的山穀。

“樓欒說讓井飛白送蛇蛻來,不知道他會在哪裡等我們,我們是不是要先去蛇寨一趟?”我正這樣問著,忽然就發現在不遠處有兩個身影,其中一個……是周!

周被人踩在地上,身上傷痕無數,我急急忙忙地往那邊跑,一邊跑一邊大喊。“喂!那邊的!乾什麼呢!把你的腳給我拿開!”

這回我認出來了,踩在周身上的人竟然是一具骷髏骨架,不是井飛白還能是誰?

我黑著臉說,“井飛白,樓欒是讓你送東西來的吧?為什麼在這兒打我們找的領路人?”

井飛白把腳從周身上挪開了,笑著對我說,“蘇姑娘,樓欒大人讓我送來的東西我給您帶來了,可不敢怠慢呢。”

我實在是厭惡這個傢夥,狐假虎威不說還專挑老實人欺負,樓欒居然就放任這種人留在身邊嗎?

我連一個笑臉都懶得給他,從他手裡接過了一個包袱,井飛白又對我一揖,“那我就告退了。”

臨走前,他還不忘笑嘻嘻地踩了周的手一腳,然後才化成黑煙消失不見。

我趕緊蹲下去扶周,“你冇事兒吧?傷到哪裡了?你怎麼會在這兒被他打啊?”

周連忙擺手,“不用蘇姑娘扶!不用蘇姑娘扶!我自己起來就成,我冇什麼大事,都是皮外傷!”

說話間,白重也走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