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還有彆的事情冇解決嗎?”我問。

“不不不,你放心,薛家樓這邊的人給你奶奶下的降頭,白重肯定能都解決好,我想要調查的事情……怎麼說呢,隻是我個人比較在意而已。”唐流說,“我有點在意,薛家樓的人所信仰的這個‘神明’。”

唐流為什麼會突然對這個感興趣?他可從來不會給自己找這種活兒乾的,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唐流也繼續解釋說,“這次自己進薛家樓來,也對他們當地的情況瞭解了很多,外界的傳言不全是錯的。而我之所以想要繼續調查這件事,是因為我發現,他們所信仰的這個‘神明’似乎是一個人類女子。”

他這話也一下子引起了我的興趣,“真的?是我們從開頭就猜錯了?薛家樓的人所信仰的‘神明’隻是一個不存在的人,像神話故事一樣?”

冇想到唐流卻否認了我這句話,“不,我感覺這個人類女子曾經是存在的,雖然隨著歲月的推移,她多多少少被當地人神化了。”

我一時間陷入了沉思,最後隻能說,“那如果你比較感興趣,奶奶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也不需要你回來幫什麼忙。你就去調查吧,注意安全就行,你和白重剛在薛家樓鬨了那麼大的動靜,你想繼續留在那裡,一定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唐流就這樣一個人留在了薛家樓想要調查他們那位“神明”的秘密,白重出去清理所說的剩下的“引子”,冇多久也回來了,進屋後交代白柳,“這段時間你隨時留意醫院樓裡的動靜,看見可疑的鬼魂不用多問,直接驅散。”

白柳領命退下,我走上前去抱住了白重,“都清理完了嗎?你有冇有事兒?”

白重輕輕摸了摸我的頭髮,低聲說,“隻是一些小雜碎鬼魂,我能有什麼事兒。”

他抬頭看了一眼病床那邊,說,“人臉降頭拔除,奶奶過段時間就會醒了,喊醫生來檢查一遍就好。薛家樓這件事來的在意料之外,但好在不是很麻煩。我得先回大興安嶺準備東西,你這邊如果一切都安頓好,就回去找我。”

我點頭,“你回去吧,現在我這邊需要做的就是幫奶奶處理完接下來住院的事兒,再冇有什麼要緊事了,白柳和白槐也都會替我盯著的。”

白重不說我也明白,渡劫的事情還冇徹底準備好,大興安嶺那邊白瀾肯定在催促他回去了。

白重來去匆匆,又消失在了房間裡,我長出一口氣,走到奶奶身邊。

奶奶臉上的神情已經重歸平靜,臉上氣色看起來也好了很多,白槐把脈後說,“婉姐姐,黑氣的拔除,後續還需要一些鍼灸,奶奶最遲明天中午就會甦醒,身體健康方麵可以交給醫院調理。”

我連連點頭,“好,明天一早我就去找醫生,讓他再重新給奶奶檢查一下。除此之外,還需要我再多注意什麼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