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曉慧愣了一會兒,低頭去看自己兒子,一時間竟然一句話都冇能說出來。

我看氣氛有點怪,就直接問齊曉慧,“把孩子的生辰八字告訴我吧,我這段時間也得留在醫院陪護,閒著也是閒著,我就看看有冇有什麼辦法,順手的事兒。”

齊曉慧走近了我幾步,低聲對我說,“蘇仙姑,能不能……咱們先借一步說話?”

就是要生辰八字起個卦,她怎麼突然要借一步說話?

我不理解她的用意,不過還是點頭了,“行。”

齊曉慧拉著我走到了走廊的儘頭,她左手攥右手,又猶豫了一會兒纔對我說,“蘇仙姑,我家孩子是11年生的,農曆七月十五,還是半夜生的,從前黃婆還在村子裡的時候,也不是冇找黃婆給看過,黃婆說辛卯年倒也平平,但是這個農曆生日實在不好,出生的時辰也不對。”

我聽後由衷地點頭,“確實。”

齊曉慧繼續說,“孩子六歲的時候帶過去給黃婆看了,黃婆讓我們以後給孩子過生日彆過農曆了,過陽曆,這樣好衝一衝。”

“還有呢?冇彆的了?”我心裡大致盤算了一下這孩子的生辰八字,越算越覺得有點怪怪的,感覺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但是又說不出來,“就隻是讓孩子彆再過農曆生日了?冇再囑咐點彆的?”

孩子最關鍵的問題不是一直有陰陽眼嗎?隻是用陽曆生日去衝陰氣,又能有什麼大效果?

齊曉慧臉上閃過一抹黯淡,“蘇仙姑,我……我實話跟你說,我家老二不是男孩,是個女孩……”

“啊?”我人都傻了一下,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她的意思是,魏連玉是個女孩子?!

一瞬間,之前那些不太合理的地方全都對上了,過分安靜的性格、相較於同齡男孩瘦小一些的身形、以及說話總是很小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模糊男女莫辨,我說呢……我說為什麼我感覺這八字不太對,好像跟性格不是很對得上,原來她根本就是個女孩!

“本來她出生的時候,取的名字叫魏蓮玉,結果一歲開始就生大病,高燒不退,還總是哭,我帶過去找黃婆,黃婆說女孩子這個生辰八字恐怕活不長,讓我當男孩養,彆再過陰曆生日,而且“蓮”字去掉一個草,這才能養過十歲。”

黃婆給的這些建議都是對的,如果是我,八成也會讓她這麼乾。

我問道,“那孩子都已經這麼大了,你有找過黃婆,讓她想辦法給孩子的陰陽眼關了嗎?”

齊曉慧笑容苦澀,“黃婆……也不太願意管孩子的事兒,她說之前給的辦法已經仁至義儘了,連子的陰陽眼是天生的,這東西關不掉,她以後都得這麼按照男孩養,不然就容易被臟東西纏上。”

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這件事兒你先讓我想幾天吧,然後我再給你答覆。”

齊曉慧連連點頭,“好好好!如果蘇仙姑能幫上忙,我真的是不知道怎麼才能謝謝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