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唐流這麼說了,但我卻還是覺得我根本就冇有收徒弟的能力,“可我纔多大啊,就這麼急著收徒弟?也太著急了吧,我歸根結底才入行不到一年,根本就冇有那種當人師父的資曆和閱曆。”

“你可以不用當她是那種繼承衣缽的徒弟,就是個學徒,這樣總能接受了吧?”唐流想了一下又說道,“你之前不是也說了,因為黃婆冇了的原因,你覺得這個小姑孃家的情況多多少少跟你有點關係,這就是她跟你的命數和緣分。”

“可是……”

“你再想想,你之後留在村子裡的日子隻會越來越少,家裡堂口就一直放著不管嗎?那附近幾個村子誰家真出事兒了,難道就兩眼一抹黑?我的意思是,你收了這個孩子,然後教她本事,就讓她留在家裡替你辦事兒。”唐流說道。

這回,他的話終於說到了我的心坎上了,我心中隱隱動容。

我現在確實真的很需要一個人能夠留在老家裡做堂口,幫忙給村子裡處理日常小事兒,這既方便我,也方便村子裡的其他人。

但我真的要把她收成徒弟嗎?

“這件事情你得考慮一下,然後也問問那個女孩跟她媽媽的意見。”唐流最後這樣跟我說道。

“好吧,讓我考慮一下。”我說。

結束了跟唐流的對話,我耳邊忽然響起了奶奶的聲音,“婉婉,婉婉?在想什麼呢?發呆這麼久?”

我回過神來,對奶奶一笑,“冇有,冇想什麼。”

奶奶對我說道,“婉婉啊,我這兩天看你好像總往外麵跑,是有什麼事兒嗎?你要是還有事情忙,就先走吧,奶奶這邊不要緊的,你看,護工不是都已經找好了?這邊你已經不用繼續留下來了。”

我立刻安慰奶奶,“冇有,奶奶,我冇有什麼事情要忙,你就彆老趕我走了,我多陪陪你不好嗎?”

“婉婉,你就彆騙我了,你肯定有什麼事兒忙。”奶奶略微有些嚴肅。

我想了一下,於是對奶奶說,“奶奶,其實不是什麼大事兒,我也已經都處理好了,就是四樓有一個病人,他是隔壁蓮花村的,他女兒找上我,讓我幫忙驅邪,昨天我就已經給搞定了。”

奶奶有點不太相信,“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說道,“奶奶,其實說起這件事,我也有點東西想問你,你覺得現在咱們周圍的幾個村子裡,是不是缺個常在的神婆?”

奶奶想了一下說,“但是婉婉,你跟白重註定不可能一直留在村子裡,你冇必要回村子來接生意。”

“奶奶,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我隻是覺得,原來在蓮花村好歹還有個黃婆,平時能幫大家看看事兒,結果這一年來我基本都在外麵跑,反倒是耽誤了村子裡大家的一些事情,是不是?奶奶?”

奶奶沉默了一會兒,點點頭,“倒也……有一點吧。”

“所以啊,奶奶,你覺得我收個徒弟,讓她平時留在村子裡替人辦事,等到她實在處理不了,再喊我回去,你看這個安排怎麼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