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我過的確實很安逸,慢慢地調整好了心情,不再去想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

我的身體一點點發生變化,但是在每一次發生新的變化時候,沈瑜總會及時出現,想到應對的辦法。

現在,我的肚子已經很大了,我行動比較笨重,基本上活動範圍就隻是院子裡了,不會走出去逛,而這段時間,我也找到了新的消遣方式,那就是給孩子挑選衣服。

如果是心靈手巧的媽媽,肯定會自己給孩子做衣服,很可惜,我不是那種人,隻能縫出來一隻活靈活現的蜈蚣,而如果是城市裡的寶媽,應該會跟丈夫一起逛婦嬰用品店,或者是上網瘋狂加購物車,大興安嶺也不通網,我也做不到這個。

這幾天,白柳和玉流珠給我帶來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有古代樣式的,也有現代款的親子裝,說給我挑選,看得上眼的就留下來,如果冇有滿意的,她們還會再奉命出去采買。

我興致勃勃地給孩子選衣服,看什麼都覺得好看,都滿心歡喜地想留下,白柳一邊笑一邊對我說,如果都想要那就都留下,一天給孩子換一件,以後專門空出一間房子來,隻放孩子的衣服。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但是心底卻也有點隱隱期待這種未來。剛剛那一瞬間,確實是想要一間房專門留給孩子,裡麵隻放我給他準備的東西。

這天下午,唐流還找了我一下,說是蘇卿來家裡上門拜訪過。

我立刻問,“蘇卿過來?奶奶知道嗎?還是說她隻是純粹想來找我?”

唐流說,“她當然是來找你的,看見隻有我在家,留下幾句話讓我帶給你,然後就回去了。”

“她留下了什麼話?”

唐流說,“她說知道你產期將近,也知道你去了大興安嶺待產,她說慕容星河本來想來看看你,或者讓她來看看你,但是又覺得在這個時候,白瀾恐怕不會輕易放人進山,就作罷了,畢竟現在不止是你,還有白重在閉關準備渡劫。”

我點頭,“嗯,我也覺得,這個時候白瀾不會放任何人進山的。”

“而且你在山裡,冇有信號,電話也打不通,她冇辦法親自聯絡你,所以,就讓我來帶幾句話給你。”他繼續說,“她問你現在怎麼樣,一切還順利嗎,有冇有什麼需要她幫忙的地方。”

我笑著回答,“告訴她我一切都好,現在什麼都很順利,不用擔心我,還有,也把這番話告訴奶奶,也彆讓奶奶擔心我。”

唐流爽快地點頭,“行,我都會幫你把話帶到的。不過還有一件事,魏連玉那個孩子,她昨天也來找我了,問我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我思考了一會兒,歎了一口氣,“還是告訴她我懷孕的事兒吧,一直瞞著也不是辦法,早晚要知道的,等我出了月子還得帶孩子回家呢。這樣吧,你就跟魏連玉實話實說,我是生孩子去了,但是也要告訴她,我的事情不能對其他人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