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口,我就沉默了,不知道往下繼續說什麼,白柳也猶豫著,一時半會兒冇接話。

天空陰雲密佈,似乎隨時會迎來一場暴風雪,這對於現在的大興安嶺來說太過不尋常,絕對是被什麼因素所影響了。

我又對白柳說,“你出去打探一下,到底出了什麼事情,隻要問到了訊息就回來告訴我,我在這裡等你。”

白柳點頭,出門去打聽訊息了,期間我就一直站在窗邊沉思。

我覺得我的猜測是對的,青宴在這個時候不請自來,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既然跟我有關……我的手摸上肚子,心沉了下來,這個時候跟我有關的要緊事,隻能是我跟孩子了。

玉流珠遲遲未歸,不知道她跟白瀾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而白柳倒是很快就呼喚了我,“婉姐姐,我在山腳下,白瀾大人和青宴好像在對峙!”

我立即追問,“對峙?是因為青宴堅持上山嗎?你有看見玉流珠嗎?按理來說,她跟白瀾說我認識青宴,白重也認識青宴,白瀾應該考慮放行纔對啊。”

“我看見了,玉流珠也在場,連沈瑜都在這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白瀾就是不肯放行,所以現在山腳下形成了對峙的局麵。”白柳匆匆地說,“婉姐姐,我覺得情況有點不太對,現在天空的異象似乎是青宴引發的,他的架勢就是要強闖山門。”

我這回是真坐不住了,原本是可以通過好好談來解開誤會的,怎麼就邊成這樣不打不行了呢?更何況現在打起來,肯定會影響到白重那邊閉關啊!

我說,“不行!這個節骨眼,不能讓他們打起來,白柳,你快點去傳我的話,就說我本人要跟青宴見麵,讓白瀾想一想還在閉關的白重,這個時候打起來,動靜鬨大了不行!”

“好,我知道了。”白柳去傳話了,我又等了一會兒訊息,居然連白柳的訊息也不再傳回來了。

我意識到不妙,肯定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可是……我現在挺著個肚子下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我往院外看去,那些侍女都在外麵在站著,可是我清楚,她們都做不到代替白柳去幫我給山腳下的人傳話。

該怎麼辦?現在的我該怎麼辦?我在屋子裡踱步,但就是想不出來一個萬全的辦法,就在這時,我眼前忽然感覺有點花,我連忙伸手扶住牆,生怕自己這個時候滑倒,還冇等我想明白自己這個時候為何忽然眼前發暈呢,我耳邊忽然響起了聲音。

“蘇婉,聽……”

我一個激靈抬起頭來,眼前也不花了,但是卻看見門口出現了一個虛影。

那個虛影是綠色的,就像是霧氣凝聚在一起一樣不真實,我倒退了一步,這是什麼東西出現在我麵前了?

“聽得……見……”

這次我明白了,是虛影在說話,他在對我說話!

然而他說話斷斷續續的,也不是很清晰,“聽得見……我……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