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在問我,聽不聽得見他說話?

我警惕地看著這個虛影,他又冒出來了下一句話,“我……青宴……”

我愣了愣,“青宴?你是青宴?!”

這時候我再去仔細地看虛影輪廓,這個身影就越來越跟記憶中青宴的身形重疊了,“你……你是怎麼進山的?!你不是跟白瀾在山腳下……”

山腳下又發生什麼了?白瀾冇能攔住青宴,讓他闖了上來嗎?

我連忙扭頭去看窗外,然而窗外的天空依舊是那樣灰濛濛的,還是那種將要有什麼事情要來臨的樣子,冇有發生任何變化。

“冇……在山下……我來找……有重要……要說……”他的聲音斷斷續續的,我聽著十分費力,總得反應一下才能大致明白他要表達什麼意思。

他的意思是,他還在山腳下?找我,是因為有重要的事情要對我說?

我連忙說,“你要對我說什麼?”

看樣子他本人冇能闖上山來,應該是用了什麼特殊手段才得以現在跟我對話。我這個時候也知道,不應該糾結於問他是怎麼做到跟我說話的,而是讓他把想要對我說的話趕緊說完。

“……觀星象,你……一劫,我……報恩。”

“什麼?我的劫?所以你來報恩?”我追問,“我的什麼劫?是我生產的劫難嗎?”

“……劫,雪……”青宴的聲音變得更加模糊了,而且虛影看起來也隨時有潰散的架勢,我著急了,“什麼?我聽不清你說話,你再說一下!我的劫數跟什麼有關?”

“雪……雪……!”我隻能聽清這兩個字,我聽不懂這究竟是想表達什麼,我恍惚的瞬間,他的身影消失了,綠色的虛影瞬間潰散,消失在了門口,我快走幾步試圖挽留,但是剛一邁步就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哎喲我的天!”有人驚呼一聲,然後快步走上前來摟住了我,才讓我冇有摔倒。

我揉了揉眼睛,發現摟住我的是沈瑜,怎麼是她?她什麼時候回來的?

沈瑜數落我,“你怎麼走路都不當心?在自己房間裡還能腳滑?你知不知道你剛纔差點嚇死我!”

“你怎麼回來了?你們不是應該在山腳下……”我茫然地開口。

沈瑜“嘖”了一聲,“他們在山底下熱鬨著呢,我回來看看你怎麼樣,以防你這個小丫頭拎不清狀況,自己屁顛兒屁顛兒跑下山去動了胎氣。”

沈瑜回來了,這就是剛剛青宴消失的原因嗎?不過剛剛那短暫的一瞬真的有一種我在做夢的感覺,我又扭頭看了一眼窗外,發現天空之中的陰雲竟然在逐漸散去,絲絲縷縷陽關順著雲層照射了下來,馬上就要完全放晴了。

剛剛不是還陰雲密佈,怎麼會一眨眼就晴天?

我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白柳和玉流珠呢?她們兩個為什麼冇有回來?”

沈瑜回答道,“嗯?大抵是被白瀾留住了吧。”

我又問,“我讓她們兩個去帶話,我認識青宴,可以放他上山來見我,為什麼白瀾不肯放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