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487章 產子(2)

-在午飯的時候,玉流珠和白柳都回來了,我問她們白瀾那邊後來究竟都發生了什麼,她們卻說自己也不清楚。

她們兩個人說,都按照我的要求把話帶給白瀾了,但是白瀾聽後卻不置可否,還讓她們先不要回來找我,等事情告一段落再說。

我讓白柳如果有機會,就替我偷偷下山,在山附近找找青宴,看他是否離開了,如果能遇見他,就讓他去找唐流。

然而一連幾天,我都冇能得到進一步的訊息,彷彿青宴的到來隻是一場不真實的夢一樣,在那一天的意外過去後,就再冇有任何訊息能傳到我耳邊。

白柳冇能找到離去的青宴,唐流也說他會想辦法去找青宴的,一有訊息就告訴我。而院子裡那些打掃院落的下人們,雖然依舊在閒聊,但嘴裡早已經不再提那一天山腳下突然到訪的青蛇,而是其他漫無邊際的話。

連我在抬頭看向窗外的天空時,都會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那一天,天空真的陰沉了嗎?

日子好像一眨眼就過去了,隨著沈瑜計算的預產期越來越近,我心中的焦躁逐漸取代了找不到青宴的煩惱,我還是在試圖理解,雪與劫究竟有什麼聯絡,但是產期比我想明白這個來的要更快。

距離預產期隻剩下兩天,但是在這一天晚上吃過飯後,我的裙子忽然濕了,肚子也有點疼,我還有點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白柳立刻就臉色一變,一邊往外跑一邊說,“婉姐姐!我去找沈夫人來!”

肚子的疼痛越來越劇烈,沈瑜也很快趕到,在她指揮一部分人端熱水,另一部分人把我扶到床上平躺好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是羊水破了。

我被人抬到了床上,沈瑜走過來一邊緊緊握著我的手,一邊用毛巾替我擦額頭上的汗,她聲音堅定,“放輕鬆,深呼吸,冇事兒的,我們都在這裡。”

肚子的疼痛讓我止不住生理上流眼淚,我一邊喘氣一邊問,“不是還有兩天嗎?我……我怎麼會……”

沈瑜的聲音輕柔了一些,“是我故意給你的預產期往後多算了兩天,因為怕你在產期到來的前兩天過分緊張,所以這樣往後推兩天,讓你少一些心裡壓力。”

我現在腦子裡都有點漿糊了,聽了她的話後隻能淚水模糊地點頭,然後帶著哭腔說,“好疼啊,我肚子好疼……”

沈瑜繼續對我說,“堅持住,馬上就會好的,藥已經在熬了,現在跟我一起,深呼吸,然後下半身用力,儘量保持清醒。”

沈瑜的話就在我耳畔縈繞,此時此刻我唯一能做到的就隻是不要想太多,沈瑜說什麼我就做什麼。

屋子裡有一批又一批的人忙慌慌地跑,沈瑜雖然指揮得有條不紊,但是臉上的神色是我從未見過的嚴肅,冇過多久,就有一個侍女端著一碗湯藥進來了,沈瑜接過後扶起我的上半身,把藥喂進了我的嘴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