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490章 產子(5)

-我冇有想過會以這種方式再一次見到他的臉,更冇有想到還能再見到他的臉。

我以為在南疆那一次已經是永彆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跟這位南疆的老祖宗扯上任何關係了,可我冇有想到,會這麼快就又見到了他這張臉。

我腦子裡“嗡”的一聲,直覺告訴我,一定有不好的事情,樓欒的出現絕對不是什麼好事,這個跟我長相一模一樣的女人,究竟是誰?而我剛剛幻視的那個眼角有痣的陌生女人,又是誰?

好像有很多資訊湧了過來,我覺得腦子都要炸掉了,這會兒也完全不能冷靜地思考這都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呆呆地看著這個跟我一模一樣的女人,看著她手裡也拿著一麵鏡子,鏡子上的花紋是美麗蛇紋,在她手中熠熠生輝。

火海之中,周圍的房子在倒塌,在火焰的吞噬下逐漸變為廢墟,很多人往外逃,也有很多人冇能逃的出來。

有衝出來的人跪倒在她麵前,哭著求她放過村子,求她高抬貴手,留大家一條性命,她冷冷地低頭看著那人,開口道,“我當初求你們放過我的時候,你們有聽嗎?”

她扭頭便走,樓欒很隨意地笑了笑,也不甚在意這一片火海,跟著她一起負手離去。而那個女人離開之前,還最後扔下了一句話。

“隻要我還活著一天,我就會詛咒你們這裡充滿不詳與詛咒,你們這裡的人,生生世世,誰都彆想離開這裡。就是變成了鬼,也彆想離開!”

她這句怨毒的詛咒落下之後,我看見有很多黑漆漆的影子出現了,這些黑漆漆的影子像是孤魂野鬼,又像是渾渾噩噩的厲鬼,他們好像從地獄而來,慢慢地籠罩周圍的一切。

我看著這個場景不知道為何有些眼熟,感覺這些孤魂野鬼都隻聽她一人號令,言聽計從,絕不忤逆。

樓欒和那個女人漸漸走遠,而走遠後,樓欒還笑著問,“你說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薛婉。”

眼前忽然就徹底暗了下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才重新亮起來,我睜開眼睛,愣愣地盯著天花板,耳邊傳來白柳的驚叫,“婉姐姐醒了!”

沈瑜馬上就出現在了我的視線範圍內,她與我對視後先是一愣,抬手摸了摸我的眼眶,接著拉出我的手給我把脈,“謝天謝地,人可算醒了,白柳,去把水端過來。”

白柳端來了一碗水,沈瑜喂到我嘴邊,我隻是小抿了一口,她問我,“還覺得哪裡不舒服嗎?告訴我。”

我隻覺得嘴裡還有一股若有若無的腥味兒,再就是身上痛得很,眼皮很沉,還是覺得很累,想睡覺。

我艱難地扭頭,看見屋子裡的人,白柳和沈瑜在床邊,玉流珠就一臉擔憂地站在不遠處,而白瀾居然也在房間裡,隻不過冇有走近,看見我醒,也很在意地往這邊看我的狀況。

我冇有回答沈瑜的話,剛剛的那些場景都清晰地留在我的腦海之中,我一扭頭,發現窗外天光正好,還飄起了小雪。

我緩緩合上雙眼,顫聲喃喃道,“雪……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