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具體的祭拜位置在哪裡嗎?”白重問我。

我搖頭,“不清楚,唐流隻跟我提過一嘴,隻知道大體位置在後山。”

白重在我手腕上轉了一圈,隨後說,“我的人手已經把這裡的地形摸清楚了,進入暗穀後,薛家樓的位置隻能算是最靠前的部分,實際上薛家樓這個所謂的‘後山’纔是主體部分。”

“啊?什麼意思?”

“繞過薛家樓後麵的這座山,後麵還有更巨大的山脈,那裡纔是真正的暗穀,裡麵藏著很多逃進來的動物仙。”白重說,“我印象中,他們有人跟我說過,那裡有一座廟,是當地人供奉雪娘孃的地方,我們先去那邊看看。”

我點頭,“明白了,既然那裡是祭祀的地方,一定有更多的線索,我們現在就動身吧。”

“先等等。”白重卻叫住了我,“裡麵的情況不是很明朗,你萬事都要注意,不要貿然行事。”

我展顏一笑,“我明白,你不是也跟著我嗎?我會小心的。”

白重仍舊不放心,低聲叮囑我,“我們是低調入穀,我的人手還在這裡搜尋,我讓他們引開了大部分視線,就是為了防止我們要找的那個‘雪娘娘’注意到我們,再生變故。”

“我的一半元神在你身上,無論發生了什麼情況,都能為你擋下最關鍵的傷害,但是婉婉,如果青宴說的是真的,那你這一劫還是冇有完全地避過去,你要加倍小心。”

我很認真地點頭,也輕輕用手指觸碰白重的鱗片,“我知道的,我會小心。”

白重光明正大地跟在我身邊太顯眼了,所以他隻能變成小蛇纏在我手腕上。我的身上有他施加的障眼法,能讓普通人和修為不是很精湛的動物仙看不見我,最後做好了心理準備後,我邁步子往薛家樓那邊走過去。

想去後山,從這裡穿越過去是最快的,我還可以順便看一眼薛家樓的人都是什麼情況。

我放輕腳步走進了薛家樓,從他們村寨正中間的道路橫穿,直奔著白重所指的方向行走。

路還算好走,我迄今為止身體上還冇有任何不適,而且路過房屋的時候,我也冇少打量。

薛家樓的房屋樣式跟外麵差不了多少,都一樣,但是家家戶戶門口都點了一個紅燈籠。

我心裡納悶,又不是逢年過節,為什麼家家戶戶門口點紅燈籠?而且現在還冇到深夜,路上一個人都冇有,死寂一片。

一片火紅的燈籠高高掛起,像過節一樣熱鬨,但整個村寨卻靜的跟什麼似的,就好像冇有一個活人,這場麵實在太過詭異。

白重像是知道我心中疑惑,心靈感應跟我解釋說,“上一次過來的時候,也是這種場麵,這似乎是薛家樓當地的習慣,入夜之後家家戶戶點紅燈籠,閉門不出,也不許弄出一點聲響。”

我問,“是為了慶祝什麼?”

白重答,“似乎不是,感覺他們是在害怕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