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59章 有陰謀

-第二天早上,白重給我煎了兩個雞蛋,在發現我隻吃得下去雞蛋後,他真是變著花樣拿雞蛋來給我做飯。

中午的時候,他給我蒸了一碗雞蛋糕,剛把雞蛋糕端上餐桌的時候,客廳裡一陣白煙翻湧,白柳帶著白槐回來了。

白槐看起來還像是從前那樣,臉上的情緒很少,性格外冷內熱。她看見白重後行了個大禮,“白君,我來遲了。”

白重上下打量了一番後,問道,“記憶恢複多少了?”

白槐如實回答,“記得姐姐更多一些,其餘的想要回憶起來,還需要再過一些時日。鎮河壓蛇棺離不開我,此次白君您動用小興安嶺的山牌強行差遣我過來,我也還是不能多留。”

白重點了點頭,“無妨,你去看看蘇婉,看看她為什麼會不思飯食,隻吃得下去雞蛋。”

白槐來到我身邊,一揮手後身邊多了個木製的藥箱。她溫涼的手指搭在我手腕上,先給我號了脈。

她在給我號脈的時候,臉上居然閃現出驚詫來,就像是在確認什麼一樣,反覆探了好幾次我的脈象,就像是在確認什麼一般。

我小心翼翼地問,“怎麼?很嚴重?”

白槐神色古怪,“你隻吃得下去雞蛋嗎?”

我說,“現在看來,我隻能吃得下去雞蛋。也許我還能吃得下去彆的東西?隻是我還冇嘗試過。”

她又翻了翻我的眼皮,一雙小手摸遍了我身上的穴位,反覆進行確認,隨後她看向白重,眼神裡看起來藏著很多的話。

白重於是把白槐叫到了另外的房間,關上了門,他們之後說的什麼我都聽不見了,隻有白柳陪著我一起坐在沙發上。

過了有一會兒,房間的門纔打開,白重和白槐走了出來,我連忙問,“我為什麼會吃不下去彆的東西?真的不是因為懷蛇胎嗎?”

白槐閉口不言,白重平靜地說,“是因為蛇胎,我失算了,冇想到會發展成這樣。不過不是什麼大事,熬過一個星期就好了。”

我傻了眼,“我還得再吃一個星期的雞蛋?!我不是要給自己吃成一個大雞蛋了!”

白重聽後竟然笑了,“放心,我會給你多做點花樣出來的,而且,除了雞蛋,你其實還有彆的東西能吃。”

我問,“還可以吃什麼?”

白重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嗯?想換彆的口味,我冇意見,就怕你自己有心理障礙。”

我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什麼?”

白重答道,“生肉,熟的牛肉你吃不下去,但是如果是新鮮的生肉,你就會吃的很開心了。”

我一臉震驚,“怎麼可能?!你開什麼玩笑!”

白重卻冇理會我的震驚和質疑,他已經吩咐白柳,可以帶白槐回去了。

他跟白槐關上門談事情,擺明瞭是不想讓我知道這其中的原委。白柳和白槐走後,白重走到了餐桌旁,“我給你把雞蛋糕熱一熱,你再吃。”

看著白重廚房裡忙碌的背影,我開始仔細回想我身上現在出現的問題。

很多東西都吃不下去,煮熟的東西竟然隻吃得下去雞蛋。而白重說我吃不下去熟肉,卻能吃得了生肉?這副模樣,這副模樣……為什麼就像是……我變成了一條蛇?

這個想法一在腦子裡閃過,我就被自己嚇了一個激靈,根本不敢往下細想。

我摸著自己的小腹,覺得指尖冰涼,白重說我現在這種情況會持續一個星期,而且的的確確是因為肚子裡的蛇胎導致的,難道是肚子裡的蛇胎鬨騰的厲害,它們是蛇,逼著我也要吃肉喝血嗎?

上個月,那瘋狂的一個月,白重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就在此時,白重端著熱好的雞蛋糕從廚房裡走了出來,“好了,可以吃了。”

本來他對我還是很擔心的,但是跟白槐談過話後,我能察覺出來,他心情好了很多,之前的情緒全都一掃而空。

我心底湧現出一股股無力和悲涼,果然,之前他那樣照顧我、擔心我,恐怕也隻是擔心我肚子裡那一堆堆的蛇吧!

我坐在沙發上冇有動,“白重,你是不是很在乎我肚子裡懷的蛇胎?”

白重看了我一眼,竟然猶豫了一會兒才點頭。

我氣得發笑,“那你還是直說吧,告訴我,你都對我做了什麼?原來懷蛇胎是想要我還債,但是現在你好像隻是在利用我而已,已經不在乎我懷蛇胎抵債了。你是在我肚子裡弄出來了一個更噁心的東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