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66章 破困局

-“蘇大師是個爽快人,既然您都已經這樣說了,那就請您務必幫我們家破掉這個房子的風水局。”韓一萱的父親的聲音中氣十足,更有一股子平易近人的感覺在裡麵。

他這句話算是讓我安了心,起碼他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生意人,而且現在願意信任我。

他接著說,“蘇大師說,現在我家的房子風水格局有天生的缺陷,這件事,其實我早就知道。在買這房子的時候,就有風水先生跟我說了這個問題,不過當時因為一些原因,我還是決定買下它,搬進來。”

我問,“為什麼?”

韓一萱的父親回答說,“很簡單,因為當時,我那位姓沈的朋友在發現房子的風水局有缺陷時,覺得很歉疚,主動送給了我一串佛珠,說用這串佛珠鎮宅,可以用來彌補。他甚至還專門找了個風水先生,把佛珠打散,分佈在房子的各個角落。”

我苦笑了一下,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能聯絡上了,這位姓沈的房地產商人實在不簡單,先是送房子,緊接著又送佛珠,打著報恩的名義,做的卻是恩將仇報的事情。

而韓一萱父親隨後也對我坦言,說那名房地產商人叫沈廈,跟他現在有業務上的密切合作,如果真的是沈廈想要害韓家,那麼他的動機,就是盯上了韓家手裡的股份。

人心不足蛇吞象,曾經施恩的對象現在卻仍嫌利潤不夠豐厚,我聽後也覺得有點唏噓,至於韓一萱一家人想怎麼跟這個沈廈算賬,那是他們要考慮的事情了,接下來,我需要做的就是解決韓家眼下的困境。

首先就是要把還留在屋子裡的臟東西給驅散,這一點我想交給白柳完全冇問題,不過要怎麼改風水,我心裡還有疑惑。

大的風水局已經擺在這兒了,整個彆墅南北貫通,我總不能拆了南邊的小廣場,再建一棟房吧?

白重彷彿永遠都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聲音也適時在我耳邊響起,“之前的思路是對的,可以用古董來鎮壓風水,但是需要換一些物件,不能繼續用這個佛珠了。”

我跟韓一萱的父親說,“這幾天,我會驅散掉彆墅內留存的臟東西,而之後,您的彆墅裡還需要去置辦一些能鎮壓風水的古董,這個佛珠不能再用了。”

韓一萱的父親反問道,“那麼蘇大師有冇有什麼推薦的東西呢?或者……有冇有熟人開的古董鋪子?方便推薦一下?”

他這麼問我,我翻到是先愣了一下,隨後有點尷尬。我知道他這麼說肯定是順嘴問的,可是聽在我心裡,反倒顯得我像一個在這兒吃回扣的中間人,“韓總,我初來乍到,在帝都這邊人生地不熟的,恐怕冇什麼人能跟你介紹。”

最後韓一萱的父親還是堅持讓我幫他挑點古董,錢他會一併付給我。掛掉電話後,我對韓一萱說,“彆墅的事情,我都會幫你解決好。但是這件事情的源頭,其實還是你父親的那個朋友,知人知麵不知心,以後你們都要多小心啊。”

韓一萱一臉凝重地點了點頭,接下來我讓劉天和韓一萱先離開彆墅,在外麵等著,我來處理彆墅裡的臟東西。

我先跟唐流一起找到了彆墅裡所有散落的佛珠,一共有12顆,我倆找佛珠的時候,白重就黑著一張臉跟在我後麵,隻要找出一顆,他就趕在我伸手之前把佛珠拿走,擺明瞭還是不讓我碰的架勢。

佛珠都收齊,屋子裡也就冇了禁錮,我喊了白柳出來,讓她幫忙收拾掉屋子裡的一堆臟東西。

這些東西有一部分白天並不喜歡現行,我的眼睛現在即便能看到很多東西,如果冇有外力去逼迫他們,他們也不會輕易出現。所以我隻能察覺到屋子的角落不太對勁,感覺灰撲撲的,卻冇有一下子看見那些東西。

白柳處理臟東西的時候,屋子裡一時間就有點雞飛狗跳。她拿著一把匕首,挨個屋子走,所到之處全是哭聲和哀嚎。我相信她辦事兒不會出差錯,也趁這個時間又問白重,“這房子裡,之後放點什麼古董來鎮風水比較好?”

白重靠著牆,雙手環抱,“我帶你去古董店,教你認東西,順便帶幾個回來。”

我有點好奇,“你在這裡有熟悉的古董鋪子?”

“冇有。”白重回答的乾脆利落,“我要古董有什麼用,小興安嶺上要多少有多少。”

我無語,總算明白這位常仙為什麼隨隨便便就能拿出手一套帝都的房子了,“哦……”

白重點頭,“明天白天,我們去那裡轉一遭,一是給韓家挑幾件對的物件來鎮宅,二是你要摸出幾個靠譜的店來,能牽線做長期生意的。你自己的人脈,就要自己攢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