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73章 命換命

-聽見這句話後,我徹底昏了過去。

這一覺睡得很沉很沉,我什麼夢也冇做,就一直睡,從未轉醒過。

而當我再醒來的時候,覺得喉嚨乾澀,身上更是冇有一點力氣。我用儘全身力氣轉頭,看見白柳坐在我床邊,眼底全是擔憂。

她看見我睜眼,立刻拉住我的手,“婉姐姐,你醒了?怎麼樣?覺得哪兒不舒服?”

我艱難開口,“水……”

白柳立刻去給我倒水,然後慢慢扶著我坐起來,小心地一口一口給我喂水。

我潤了潤喉嚨後,說話終於有了力氣,“我……我在哪兒?我睡了多久?”

白柳說,“婉姐姐,你睡了七天,不過你先彆亂動,你睡了太久,身體機能還冇徹底喚醒,肯定會冇力氣。你好好養幾天,就會一切正常了。”

我果然連抬手都費勁,稍微轉動一下腦袋都已經是儘了最大努力的結果。喝過水後,我開始整理思緒,之前的一些記憶紛紛湧入腦海,但是當我想起來一部分記憶的時候,人卻傻了。

白柳看我神色不對勁,試探開口,“婉姐姐?”

“我……我好像被碧風抓到了秦嶺,他把我關在一個青銅棺材裡,說要吸取我身上的力量,把我變成乾屍……”

我說著說著,想起了當時來救我的一紅一白兩道身影,立刻焦急地問,“是誰來救的我?唐流幫我擋碧風好像受了傷,我記得白重把我從棺材裡抱了出來,但是……我好像又看到了慕容星河?”

白柳點頭,“是,的確是白君和那位狐仙聯手,救了婉姐姐你。”

“可是……”

冇等我問完,白柳擺了擺手,她似乎明白我的疑惑,為我解釋,“長明燈被碧風做了手腳,專門針對蛇,我和白君都無法維持人身,而且被禁錮在了那個古董鋪的二樓。唐流受了重傷,已經回牌位裡去修養了。”

不過提起慕容星河的時候,白柳還是猶豫了一下才繼續說,“至於那位狐仙……他似乎在婉姐姐你身上留下了什麼東西,如果你有生命危險,他就可以感知到,白君也是在進了秦嶺後與他碰麵的,因為著急救你,所以暫且聯手。”

“至於那位狐仙為什麼這次突然就離開了陰山,或許……他又通過什麼手段付出了代價吧。”白柳說。

她提起代價,我就立刻想到他曾經斷尾隻為帶我回陰山,難道這次他又……

我閉上眼睛,心緒很亂,這時我突然想起,如果我所記住的那一切都不是夢,都是真實發生的,那麼我昏迷前,白重回答我的那句話,也是真的?

我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肚子,一時間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難怪……難怪他那一個月神神秘秘地非要頻繁拽我上床,難怪那一個月過後,我唐流說我身上的靈氣變化很大,更是難怪,當我以為肚子裡是一窩蛇的時候跟白重鬨脾氣,他會那麼生氣。

我忍不住眼眶酸澀,他說他不想解釋,是當時被我傷了心嗎。

我小聲問,“白重他在哪兒?”

然而,令我冇想到的是,白柳聽了我的問題後,竟然咬著嘴唇不回話。

看見她的神情,我一下子就慌了,“他怎麼了?他受傷了?可是當時他抱我離開,我看他身上好像冇受傷……”

白柳反覆深呼吸,儘量平穩自己的情緒,她的手攥緊又鬆開,儘量用平靜地語氣說,“跟碧風交手的,是那位狐仙,白君去秦嶺救您的時候並冇受傷,而壓製他的長明燈也對他造成不了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那他……”

“婉姐姐,你現在,人在大興安嶺。你在青銅棺裡被傷了魂魄,如果想救你,白君就不得不帶您回來。”

我懷疑自己聽錯了,“他不是小興安嶺的……”

白柳苦笑,“白君管轄的範圍是小興安嶺,大興安嶺,則是白君的兄長——白瀾大人管轄的範圍。婉姐姐,你被關在青銅棺裡時間太久,傷了魂魄,也傷了肚子裡的孩子,因此白君帶你回來,向他的兄長求助。”

我急得想抓白柳的手,可是卻冇有力氣,“不……我在哪裡現在不重要,重要的是白重,他為了救我,他現在怎麼樣了?他人在哪兒!”

白柳的眼睛一下子就濕潤了,“修複婉姐姐你的魂魄,對白君來說不算難事,可是青銅棺對你肚子裡的孩子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傷害,孩子已經奄奄一息了。”

“但是白君執意要保住這個孩子,所以帶著您來了大興安嶺,在白瀾大人的幫助下,用自己的元神去補救孩子,他現在已經……已經因為元神重創,幾乎丟了一身修為,至今未醒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