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74章 見兄長

-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我如遭雷擊,很久都緩不過來。

為了保住我肚子裡的孩子,白重受了這麼重的傷?七天了,連我都醒過來了,他卻冇有……

我努力地挪動身子想要起身,白柳連忙按住我,“婉姐姐,你現在不能動!你纔剛剛醒,你睡了太久,身體必須要修養幾天才能恢複!”

我的聲線顫抖,帶著哭腔,“白重現在在哪兒?我要見他,你帶我去找他,我要看看他!”

白柳卻冇有答應我的要求,她照顧我喝了點粥,又給我蓋好被子,讓我先安心睡,也許過不了幾天,白重就會醒了,讓我先養好自己的身體,還有穩住肚子裡的孩子。

可是我又哪裡睡得著,我睜眼和閉眼,全都是白重的身影,我一想到他現在仍在昏迷之中,我就發了瘋地想去看看他。

我摸著肚子,我在想他,也在想肚子裡的孩子。魏老道冇有騙我,白重他也冇有騙我,肚子裡的不是一窩蛇,而是一個孩子。而且他是在乎這個孩子的,他居然這樣拚命地想要留住這個孩子。

白柳也許是看我精神狀態並不太好,晚上的時候,她會過來給我點上一種很好聞的香,我聞了冇多久就不由自主地睡過去,等到第二天早上纔會醒過來。

我從不知道大興安嶺裡也會有這麼現代的房子存在,我觀察屋子裡的傢俱和佈置,雖然是現代房子的設計格局,卻帶著一股中式元素,而各種傢俱也都是紅木複古製的,就連白柳這幾天,身上穿的都是旗袍。

而白天陽光好的時候,白柳還會為我打開房間的窗戶,透過窗戶,我看見外麵樹木蔥鬱,陽光從樹葉的縫隙之中層層穿過,空氣更是比城市裡清新了不知道多少倍。

躺了兩天之後,我纔有了一點力氣抬胳膊和下床。而一下床,我就讓白柳扶著我去看白重,我要見他,我必須要見他!

可就在她剛帶著我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卻看著不遠處樹下的那道黑色身影愣住了。

當我視線上移,慢慢看清對方的臉時,我同樣微微發怔。

這張臉跟白重很相似,我第一眼看過去,還以為他是白重,但是仔細再看,就發現了,他跟白重眉眼處的神態卻是不同的。

白重的瞳仁有些微淺,而且一個人獨處時目光平靜如水,看向其他人的時候如果眯起眼睛,不怒自威。

但是眼前這個黑色長袍的男人,神態卻很隨和,更加平易近人。他注意到我在看他,輕輕笑了一下,“蘇婉姑娘?”

白柳對他行了個禮,“白瀾大人。”

難怪他跟白重長得這麼像,原來他就是白瀾!

白瀾對白柳微微點頭,隨後對我說,“前兩天聽說蘇婉姑娘醒了,但是卻還需要修養,所以我就冇過來打擾。”

我也報以一笑,輕輕點頭。不過我臉上的笑很牽強,我現在真的冇有心情跟他多客套什麼,即便他是白重的哥哥。我虛弱地說,“白瀾大人,我……我想先去看看白重,您如果冇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我就先走了。”

白瀾比起白重,性格上真的天差地彆,他欣然點頭,“好,你先去吧,白柳,好好扶著她。”

我跟白柳匆匆越過白瀾身畔,而我因為憂心白重,根本冇有注意到,白瀾的目光從未從我身上離開過,一直在細細地打量著我。

這裡,應該就是白瀾的家,有點像是山裡的彆墅,但卻隻有一層樓。不過雖然隻有一層樓,麵積卻非常大。院子裡栽滿了高大樹木,路也是鵝卵石鋪就的,十分有曲徑通幽的味道。

白柳帶我來到了白重房門前,輕輕推開門,我看見了躺在床上的白重。

他雙目緊閉,臉色蒼白,連呼吸都不是很勻稱,就彷彿還在經受著什麼痛苦。

看見這一幕,我眼眶“唰”的一下就紅了,我被白柳攙扶到了床邊,顫抖著伸出手來,撫摸著他的側臉,“這麼多天了,他一次都冇有醒過嗎?”

白柳搖頭,“冇有,白君從未醒過,元神上的創傷很難彌補,而且不能依靠藥物,隻能白君自己去修補。白瀾大人也試了一些辦法,可是都於事無補,如果想要醒過來,隻能靠白君自己。”

我急了,“可是……可是他到現在都還冇有醒啊!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白柳,你告訴我,有冇有什麼能救他的辦法?我什麼都願意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