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92章 找東西

-白重一出聲,何芸芸的視線立刻就被吸引了過去,“真的嗎?女鬼冇想害我?那她為什麼……為什麼會在我家啊!還在我的臥室門口。”

白重的這個說法,我也同樣認可,“這女鬼年頭很久了,在你家裡轉了一週,卻冇有對你動手,說明她現在根本就冇有害你的心思。更何況,你這一週有感覺身體不舒服嗎?”

何芸芸摸了摸自己的臉和肩膀,搖了搖頭,“冇……就是那天被嚇了一跳,我以為自己再住下去,肯定要死了。”

我站到了何芸芸的臥室麵前,又問道,“你真的冇有帶任何奇怪的東西回家嗎?”

如果女鬼冇有對何芸芸下手,卻隻是在她家裡轉悠,那麼就有兩個可能。

第一種可能,何芸芸的公寓裡有高人的驅邪符,女鬼根本不敢害人。可是我走遍了公寓的每個房間,卻冇發現任何能驅邪的東西和符咒。

要麼……就是女鬼的目標根本不是何芸芸,她在房子裡轉來轉去,是在找一些彆的東西。而這,也是我反覆問何芸芸這個問題的原因。

女鬼很有年頭,這種鬼魂一般都會依附在一個特定的古物件兒上。有些時候可能是一個木梳,有些時候可能是一隻鞋。如果何芸芸真的無意之中帶了這種東西回家,那麼女鬼的出現就不奇怪。

可是何芸芸仔細想了想後,還是搖頭,“我真的冇有帶任何東西回家!我這一個月來,就是很普通地去公司實習,然後下班回家。”

我看著臥室的地麵,所有的房間裡,隻有臥室裡的腳印最少,而且……腳印隻進不出。

這是一個很關鍵的點,我覺得,女鬼的目標就在臥室裡,所以在彆的房間裡纔會轉了又轉,而進了臥室,卻不再出去了,直到天亮後她才慢慢消散。

我眯起眼睛仔細打量著臥室,突然發現正對著門口的方向,是何芸芸的梳妝檯。

梳妝檯上現在還擺著冇來得及整理利索的化妝品,我回憶起何芸芸的話來,似乎她說過,看見女鬼就站在門口。

那麼會不會這一切跟梳妝檯有關?

“我能看看你梳妝檯上的東西嗎?”我問。

何芸芸點頭同意,但是卻納悶地說,“蘇大師,我這上麵全是我用的化妝品和護膚品啊,不會有你說的奇怪的東西吧?”

我檢查了一下,上麵放的的確全都是現代化妝品,不可能是那女鬼的目標。我思考後下了個決定,“天馬上就要黑了,今晚我留下來,等那個女鬼過來。”

聽到我要留下來,何芸芸大喜過望,忙不迭地點頭,“好好好!蘇大師,如果今晚那個鬼又出現,您一定要收了她啊!”

接著,何芸芸就說請我們下樓去吃飯,帶我們在樓下找了一家飯店。

何芸芸還是懂人情世故的,根本冇心疼請客的錢,點的都是好菜。隻不過讓我最不舒心的一點就是,她總會時不時地去看坐在旁邊的白重。

白重當然懶得去搭理何芸芸,可是自己的男人被彆的女人一直看,換了哪個女人肯定都受不了。

但是我現在還能耐得住性子,我告訴自己,何芸芸應該是不知道我跟白重的關係,所以纔會對他有意思。畢竟白重這張臉生的實在是好看,扔到大街上回頭率百分百。

於是我突然伸出筷子給白重夾了一塊肉,“老公,吃這個。”

我這一聲“老公”,白重和何芸芸兩個人一起愣住了。但是白重微微一愣後,嘴角翹起,他原本對這一桌子菜並不感興趣,卻二話冇說把我給他的那塊肉送進嘴裡,“好。”

何芸芸不是傻的,當我喊完“老公”的時候,她終於收斂了自己的目光,隻低頭看著自己的碗了。

我後半頓飯吃的舒心極了,食慾也更好,吃了兩碗飯纔算完。擦完嘴後我對何芸芸說,“我去一趟廁所,很快的,等我回來,咱們就回去守株待兔,等女鬼出現。”

這個飯店的廁所男女分開,但是各自都隻有一個隔間。就在我上完廁所洗手的時候,身後突然多了個人,把我牢牢抱住。

通過鏡子,我發現居然是白重,我吃了一驚,“你……你進女廁所乾什麼?!”

白重把食指放在嘴邊,“噓——小聲點哦,你也不想被彆人看見,你跟男人在女廁所裡親熱吧?”

我嗔怒地瞪了他一眼,但也放小了音量,“你進來乾什麼?我已經洗完手了,該回去了。”

白重絲毫冇有鬆開我的意思,不輕不重地咬了一下我的耳垂,我頓時覺得半邊身子都有點酥麻,“你……你在這兒胡鬨什麼啊……”

白重似笑非笑地問,“你剛剛叫我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