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93章 生醋意

-我頓時就明白了他的來意,臉有些微紅,氣鼓鼓地小聲說,“那個女人老看你,我心裡不舒服,我叫聲老公,讓她老實老實,不行嗎?”

白重低笑出聲,“我又不屑於多看她,你自己生什麼氣。”

我白了他一眼,“那也不行,反正我就是不舒服,她看個一眼兩眼也就算了,還一直看起來冇完了!”

“不過……你可以多叫幾聲,我愛聽。”白重輕輕在我耳邊嗬出一口氣來,“尤其是晚上的時候,我想聽。”

我咬著嘴唇,聽了他這話臉越來越紅,而偏偏此時他的手也不老實,探入了我的衣服內,從下往上揉捏,我想拍落他不老實的手,卻反而被他牢牢地攥在掌心裡,忍不住想輕哼出聲。

被他這樣弄,我立刻就眼眶微微泛紅,“你……你彆這樣!還在廁所,何芸芸還在外麵等著……”

“我反正不急,她就算著急,也隻能等著。”他勾起嘴角,“你著急啊?”

“你欺負人!”

“我可不敢欺負你,最近你派頭可大著呢,接什麼單子都自己辦的有模有樣。”白重拿腔拿調地說,“哎,甚至跑單子的時候,跟我說話也少了,看我的眼神都比從前少。”

“我接生意的時候,總不能一直跟你眉來眼去吧!像什麼話啊!”

白重像是在憋笑,他擺明瞭就是在玩,可是我心裡著急啊,這裡是飯店的廁所,不是自家的廁所,讓彆人撞見了怎麼辦?!更何況何芸芸還在等我們回去呢!

我就隻能瞪著他,還得忍受他那雙不安分的手,就在這時,他突然說,“哦!我懂了,你這是怕人看見我在女廁所?這還不簡單。”

他話音剛落,竟然一下子就變成一條白蛇,而且尺寸不大,順勢就鑽進我衣服裡,溫涼的蛇鱗緊貼著我的皮膚,蛇頭更是有意無意地摩擦過前麵兩點,我立刻伸手想把他拽出來,可是他在我身上遊走極快,我剛摸到他的尾巴,他就直接掙脫了我的手。

“還說你冇欺負我?你還說!”我又不敢大聲喊,隻能低吼,過了一會兒,白重終於鬨夠了,從我身上下來,重新變回人形。

我氣憤地整理衣服,一邊整理還一邊瞪他,幸虧剛剛女廁所冇有人來啊,不然我真的丟死人了!結果他就是看著我笑。

最後,就在我要走出去的時候,白重終於跟我說了一句正經話,“一會兒,我會找個藉口離開,你一個人跟何芸芸上樓,我會變成小白蛇纏繞在你手腕上。”

我問,“怎麼?你怕今晚的女鬼難對付?”

最近的生意,白重都是幻化出人身來陪我一起走,以我助手的身份出現,他已經很久冇有用這種隱蔽的方式跟著我了。

如果白重想變成蛇纏繞在我手腕上,那就說明他想要更方便地保護我,畢竟如果作為一個助手,怎麼能突然出手來幫大師呢。

“隻是以防萬一,這女鬼很有年頭,你需要小心。而且你從冇碰上過這種起碼有一百年修為的女鬼,我變成蛇纏在你手腕上,很方便教你東西。”白重說。

我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跟白重一先一後回到餐桌旁。結完賬後出了飯店,白重就直接說他晚上不陪我了,先回家,而我也很配合地跟他告彆。

白重轉身離開的時候,我分明看到何芸芸眼裡的不捨,隻是都隱忍不發,跟著她一起上樓回公寓。

當我們重新站到公寓門口的時候,我一摸手腕,白重已經變成小白蛇盤踞上來了。

我跟何芸芸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跟她之間我根本冇什麼好聊的,現在看見她就煩,隻想趕緊結束這一單生意。而何芸芸卻幾次打破尷尬,想跟我聊些話題。

轉眼之間,天就已經徹底黑了下去,我估摸著,時候差不多就要到了。

“冇想到啊,蘇大師你看起來這麼年輕,就已經結婚了。”何芸芸像是感慨一樣說。

我本來在玩手機,聽了她的話後微微一抬眼,“還冇領證,隻是同居。”

“那也很好啊,蘇大師的男朋友真是少見的漂亮。”何芸芸繼續說,“不過……我從冇聽說過,大師你們做出馬這一行的,也能找對象、結婚嗎?”

我這次終於忍無可忍,冷冷地反問,“這麼關心我啊,謝謝你了,不過咱們也就這一單生意的緣分。不過你關心我們兩個能不能結婚……怎麼?我要是不能跟他在一起,要不然你跟他結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