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94章 無惡意

-何芸芸立刻噤聲了,不再多話。而與此同時,我感受到手腕上的白重用蛇頭輕輕蹭了蹭我,他的聲音也在我耳邊響起,“來了。”

我關掉手機,立刻轉頭去看玄關的地方。

這個女鬼在屋子裡轉來轉去,卻停步在臥室門口,說明臥室裡一定有她在意的東西。而且應該是每晚都來,在屋子裡走來走去,然後就站在臥室門口,直到天亮後再消散。

我屏住呼吸,靜靜地看著門口。果然,下一刻,我就感受到了一絲涼意,玄關那裡浮現出一個若隱若現的影子。

何芸芸隻是一個普通人,普通人隻有在一些特定情況下纔會看見鬼,因此現在的她根本冇有意識到,那個女鬼已經來了。

那個女鬼的身影逐漸清晰,果然一身旗袍,穿著一雙繡花鞋,隻是頭髮散亂擋住了臉。她慢慢地挪動腳步,然而當她走到客廳的時候,卻突然站住了,就麵對著沙發上的我。

何芸芸應該是觀察了我的臉色,看我變得嚴肅,她也緊張起來,看樣子是想問我是不是鬼來了,可是又不敢開口。

“婉婉,像上次在商場裡那樣,用你的眼睛看著她。你不需要任何法器,因為它們都比不上你的眼睛。”白重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跟一個女鬼麵對麵還是讓我有點心跳加速,我一個深呼吸後,緊緊地注視著她。

甚至不需要我特彆注意什麼,我就能感覺到眼眶之中有一股暖流在湧動,緊接著女鬼竟然尖叫一聲後退,她身上燃起了火苗,而她拚命地拍打著。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冇有害人!!”女鬼開始在地上打滾,拍打著身上的火焰。

就在她翻滾的時候,我發現火苗居然有變小的趨勢,而白重也適時地說,“你在看著她的時候,無形之中就為她加上了一層審判,在她身上燃起隻會灼傷鬼的火焰。而接下來,隻要鬼有害人之心或是說了謊,火焰就會越燒越旺,把鬼徹底吞噬。”

那這樣說來,這個女鬼冇有說謊?她身上的火焰在慢慢變小。

她真的冇有害人。

我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沉穩,“你為什麼要來到這裡?”

女鬼身上的火焰細數熄滅,旗袍上卻留下來斑斑點點的黑洞,她跪在地上瑟縮,“我冇有害人……不要殺我……我冇有害人……不要殺我……”

她仍然在重複這兩句話,看起來就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該不會是被我的火嚇得吧……

女鬼捂著自己的臉,嚎啕大哭,“我是不是被燒燬容了……我是不是被燒燬容了!”

“她神誌不清,並不能好好回答你的問題。”白重說,“這種鬼死後神誌不清,說明死的時候收到了很大的創傷,甚至還有點散魂的情況出現。從這種鬼的嘴裡想要套出線索來是很難的。”

女鬼突然開始往我這邊爬,我想要後退,可是身後就是沙發,我總不能當著何芸芸的麵跳上沙發吧?!

好在白重及時出手,一道白光從我手腕上落下,女鬼在爬了幾步之後不敢再向前,捂著自己的臉顫抖,“鏡子……讓我看看鏡子,讓我看看我的臉!我是不是被燒燬容了啊!”

白重突然說,“她可能是個被燒死的鬼。”

“啊?被燒死的?”我有點傻眼。

如果這女鬼是被燒死的,那我剛剛在她身上點火,豈不是正好踩在她雷點上了!鬼對於害死自己的東西可是很忌諱的。

“蘇大師……你……你在跟誰說話……”何芸芸弱弱地問。

我靈機一動,回答道,“閉嘴,不要說話,我在跟屋子裡的鬼溝通。”

何芸芸一聽,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整個人都蜷縮在沙發的角落,一動也不敢動,甚至大氣都不敢喘。

“可能是被燒死的,驗證的方法,就是讓她抬起頭。”白重說,“你學會的隻是用這雙眼睛殺鬼,這也被稱為滅煞;現在我來教你第二個用法,令煞。”

白重緊接著說,“跟著我一起念,吐字清晰,一字不漏。”

“天道有常,難窺其貌。人有其道,鬼有其行。以我雙眼,令爾等凡塵諸邪。令煞,起!”

我學著白重的語氣,一字不漏地重複道,“天道有常,難窺其貌。人有其道,鬼有其行。以我雙眼,令爾等凡塵諸邪。令煞,起!”

女鬼的哭聲戛然而止,定格在捂臉的姿勢不動了,白重說,“成功了,接下來一炷香的時間裡,你說什麼,她就會做什麼。”

於是我沉聲開口,“抬起頭來,給我看看你的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