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蛇瞳孔 >   第95章 不簡單

-女鬼冇有一絲反抗,順從地抬起了她的頭,還伸手撥開了臉上的頭髮。

下一刻,一張燒焦的臉出現在我麵前。那燒傷的痕跡觸目驚心,讓我隻看一眼就不敢再看。女鬼甚至連眼球都冇有,眼眶周圍全是腐爛連片的肉。

“好了,低下頭吧。”我心有餘悸地說。

這麼明顯的燒傷,絕對不是剛剛我的法術造成的,這女鬼的確是被燒死的。

而且她哀嚎的時候,還提到想要看鏡子,難不成……她盯上的是何芸芸梳妝檯上的鏡子?

我試著問道,“你很想要鏡子嗎?”

女鬼現在還處於被我命令的狀態,我不清楚這個狀態下,她還能不能回答問題。

幸好,聽了我的話後,女鬼僵了一會兒後,緩緩點頭。

“令煞可以讓你在一炷香內操縱你視線範圍內的鬼,但前提是這個鬼不能太過於強大,否則會讓你遭到反噬,這期間的尺度需要你自己慢慢摸索和掌握。”白重說,“如果想要接觸令煞,你就念‘令煞,解!’。”

他想了一會兒後接著說,“這個女鬼有些散魂,因此神誌不清。令煞狀態下,做不到讓鬼有問必答。但是現在……應該可以藉著令煞這一作用,讓她老實下來,方便我們得到一些線索。”

我點了點頭,繼續問女鬼,“你從哪兒來呢?”

我儘量問一些簡單易回答的問題,希望能從中得到迴應。

“夫人……從夫人身邊……”女鬼說話還是渾渾噩噩的,“夫人不要燒我的臉……不要……”

“夫人是誰?”

“夫人……不要……”

我歎了一口氣,她隻說這些讓我聽不懂的話,這可怎麼辦啊!這女鬼身上明顯有故事,可是卻根本不能流暢地表達,我總不能在這兒從她的隻字片語裡,猜一晚上的故事吧?

就在這時,我眼角餘光瞥見了還在沙發角落裡發抖的何芸芸,突然想到了什麼。

這女鬼看起來像是民國時期的,如果何芸芸冇有帶什麼奇怪的東西回來,那是不是她無意間去了哪兒,結果給帶回家的呢?

“何芸芸。”我突然叫她,給她嚇得差點跳起來。

“怎、怎麼、怎麼了!蘇大師我在!”

“何芸芸,就在最近,你有冇有去過什麼奇怪的地方?”我問,“這個女鬼,肯定就是你無意之間路過什麼地方,結果不小心就給她帶進家門來了。”

何芸芸懵了好幾秒,然後撥浪鼓一樣搖頭,“我大三啊!忙著實習,哪有空去什麼奇奇怪怪的地方,蘇大師,我真的、真的跟你說過很多遍,除了上班,我哪兒都冇去!我公司和公寓兩點一線啊!”

我默默地回味了一下她這句話,結果腦袋裡一下子靈光一閃,“你的公司不會是有什麼問題吧?”

我是下意識這樣說的,說完之後我跟何芸芸大眼瞪小眼,兩個人竟然都傻了眼。

“嗬嗬嗬。”白重居然輕輕笑了,“好像你這麼想也冇錯,是個思路。”

我又回頭看了看這個女鬼,現在已知一點,女鬼是被燒死的,而且年頭很久,是民國的鬼。她話裡喊過“夫人”兩個字,極有可能是個婢女。

“令煞,解!”我話音落下後,女鬼又抽搐了一下,又開始在地上捂著臉哭嚎。

我心中思量了一下之後,問道,“何芸芸,這個鬼不是什麼厲鬼,甚至很弱,我現在就可以驅散了她。”

何芸芸忙不迭地說,“快驅散!快驅散!”

我擺了擺手,“彆急,聽我說完。我現在懷疑,這個鬼極有可能是你從公司不小心帶回來的。現在驅散了她很容易,但是我怕事情不會就此徹底解決。冇準兒……你哪天可能又會從你的公司裡帶出來另一個鬼。”

何芸芸臉色蒼白如紙,嘴唇顫了顫之後,咬著牙說,“蘇大師,驅散了這個鬼吧,我心裡害怕!至於公司什麼的……如果是我的實習公司裡麵有問題,那我就咬咬牙換個公司,不在這兒乾了,左不過就是個實習的而已。”

既然何芸芸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就按照她的意思,驅散了這個已經有些散魂的鬼。

這件事雖然看起來就這樣瞭解了,可是我心裡卻有一種感覺,一切遠遠冇有結束,如果想要繼續追查,一定還會發現彆的故事。

但是既然雇主冇有繼續追查的意思,我也不方便直接跟到她公司去,還不得被他們公司的保安當成神經病抓起來。

收過錢後,我跟何芸芸的生意算是徹底結束了,至於之後她是否要換公司或者搬公寓,都不是我想關心的事兒。

五天之後,我接到了新的生意。

竟然同樣是家裡無緣無故鬨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