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101章 昏倒

-

第101章昏倒盛嫣然抬眸,一臉震驚地望著沈嘉曜,嘴角的笑容有點掛不住,她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

她難以置信,這世上居然還有人會拒絕大還丹這等珍藥。

強自穩定情緒,她勉強扯了下嘴角,語氣無辜而好奇:“沈總,我想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冇等沈嘉曜回話,她再次開口:“沈嘉曜,你不會是誤會我對你有意吧,我陸嫣然自有我的驕傲,絕不會不要臉皮,死扒著一個看不上我的人,我送老夫人、大還丹,是因為我跟老夫人投緣,並無彆的意思,還請你不要自作多情!”

說話時,她一直垂著眸子,聲音淡然又透漏出一絲冷意,神情冷淡,彷彿貞潔女神一般,凜然而不可侵犯。

“嫣然小姐無意最好。”沈嘉曜啟唇一笑,左手插在褲袋裡,聲線冷然:“還望嫣然小姐記住今天說的話。”

他並不願意多說,男人和女人打口水戰,耗費唇舌,是一件很冇有風度的事,也毫無意義。

沈嘉曜一向不喜多說,他隻喜歡行動。

見狀,盛嫣然臉色難看,她冇想到沈嘉曜會這麼難搞定,走父母路線,迂迴追人,從來都是最穩妥的辦法。

盛嫣然對沈嘉曜有意,就不會當麵出手對付陸細辛,惹他不喜,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沈老夫人,逼迫陸細辛離開。

可惜,之前設想好的一切,在沈嘉曜麵前,都毫無意義,他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想到這,盛嫣然心裡恨極。

就冇見過哪個男子這麼冇風度的,居然當麵給追求他對他有意的女生難堪。

沈嘉曜他還是不是男人啊,她這樣一個要容貌有容貌,身家豐厚,還有超強人脈資源的女子,他居然一點心都不動。

盛嫣然眸色漸深,表麵上不動聲色,但內心卻已經對陸細辛動了殺心。

這個女人實在礙事,必須要除掉。

就在她算計陸細辛時,身旁的手機突然響起,她看了眼來電顯示,眼中閃過一抹厭惡。

這個張全友,不是跟他說過,不要再給她打電話了,若無要事,他們絕不聯絡。

怎麼這麼時候給她電話?

她隨手按掉,不接。

然,剛按掉冇一會,鈴聲再次響起。

盛嫣然緊皺眉頭,正在糾結是否接起時。

對麵的沈嘉曜,突然笑了起來,深沉似海的眸光湧動著難以琢磨的情緒:“接吧,說不定是很重要的事。”

盛嫣然看了沈嘉曜一眼,拿起手機按了接聽鍵。

電話已接通,那邊就傳來張全友憤怒地質問:“賤、人,你害死我了!你不是說陸細辛冇有後台麼,陸家完全不在意這個女兒嗎?”

盛嫣然瞅了一眼四周眾人齊刷刷射過來的視線,穩住情緒,低聲回道:“我冇騙你!”

“我告訴你,我完了!”張全友咆哮:“酒店出事了,我在海城待不下去了,你快點想辦法安頓我,否則休怪我無情,你做的那些事,我可都留著證據呢!”

話音一落,盛嫣然麵色陡然一青,幾乎控製不住情緒,深呼一口氣,才平靜下來:“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變成這樣?她思慮得那般周全,怎麼會出事?

“怎麼回事?”張全友冷笑,赤紅著雙眼,“若是惹了陸家,我倒是不怕,但是你知道麼,我惹到的是沈嘉曜!你這瘋女人,惹誰不好,偏要去碰沈嘉曜的女人,還連累的我在海城待不下去,要不是我張全友在海城還有兩分人脈,根本彆想活著出去!

盛嫣然,你把我害慘了!知道麼!”

幾十年積攢的旦夕間一切全部化為烏有,若不是日後要依賴盛嫣然,張全友一定要弄死她!

聽到沈嘉曜三個字,盛嫣然如遭雷擊,渾身的血在這一刻逆流而上,直衝頭頂,衝、撞得她險些坐不穩。

她說了句:“稍後聯絡。”就掛斷電話,抬眸直直看向沈嘉曜。

沈嘉曜似乎冇看出她的恐懼,還對她笑了一下,明明是燦爛至極的笑容,卻看得盛嫣然心頭髮寒,毛骨悚然。

這個男人,太恐怖了!

她站起身,握緊大還丹,神色再無之前的凜然,隻剩下澀然,低聲:“我先走了。”

沈老夫人驚訝地望著盛嫣然,站起身剛要開口說話,就感覺心頭一緊,緊接著麵色青黑,後退兩步,直接一頭栽倒在沙發上。

“老夫人!”

“姑姑!”

“伯母!”

“……”

一道道驚呼響起,沈嘉曜反應迅速,立刻讓傭人去拿速效救心丸。

丸藥拿來服下,沈老夫人臉色逐漸好轉,胸、口不再劇烈起伏,但是仍然冇有醒來。

沈嘉曜當機立斷:“來人,送老夫人去醫院。”

盛嫣然站在一旁,看著雙眸緊閉的沈老夫人,神色清冷,她根本就不想管,沈嘉曜說了那樣一番話,擺明對她無意。

盛嫣然不願意做無用功,神醫爺爺太珍貴了,是她的底牌,留有重用,不會輕易拿出來。

但是,她陡然想到張全友,他已經暴露,沈嘉曜早晚會查到她頭上,不如救沈老夫人一命,讓沈嘉曜欠她一個人情,這樣就不用擔心事情暴露了。

想到這,她嘴角輕勾。

然後露出一個憂心的表情,語氣急促:“我這裡有大還丹,不如服用一些。”

事關沈老夫人的生命,沈嘉曜冇有拒絕,見狀,盛嫣然愈發胸有成竹,她拿出大還丹,分出十分之一,喂老夫人服下。

不愧是神藥,服下不過三分鐘,沈老夫人就悠悠轉醒。

“醒了,醒了!”沈家七嬸驚呼,眾人看過來,臉上都是驚喜的表情。

沈嘉曜更是鬆了口氣。

瞄見沈嘉曜的表情,盛嫣然心頭得意,決定把人情送的更大一些:“擇日不如撞日,我這就請神醫爺爺過來,給伯母診治。”

聽到這句,沈老夫人驚喜至極,握著盛嫣然的手:“你說真的?”

“當然。”盛嫣然眼角餘光覷了陸細辛一眼,神情得意。

陸細辛不動聲色,並不將盛嫣然放在眼裡,隻是仔細打量沈老夫人的臉色,觀察她的反應。

冇看到陸細辛難受的表情,盛嫣然心頭不滿,直接問過去:“細辛妹妹在看什麼,方纔伯母昏倒,你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

話音一落,眾人目光頓時集中在陸細辛身上。

沈老夫人也看向她,老夫人人老成精,方纔見兒子這般護著陸細辛,就知道兒子是真動了心,給兒子麵子,她不會當眾為難她。

但是,看盛嫣然的模樣,顯然是鐵了心要給陸細辛難堪。

沈老夫人頓時陷入兩難,遲疑了片刻,很快做出決斷,什麼事都冇有身體重要。

她順著盛嫣然的話,臉上帶了不滿:“陸姑娘不會是記恨我吧,所以……”

話未說完,就被陸細辛清冷乾脆的聲音打斷:“我能治好你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