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111章女配

-

第111章女配

盛嫣然這些日子一直住在酒店,對陸家的說辭是去國外了,但其實她根本冇有走。

現在的事情非常棘手,因為古神醫一向低調,沈家也自恃身份,不會將陸細辛是古神醫孫女一事,嚷嚷得滿世界皆知。

但這件事就是個定時炸彈早晚會被陸家所知。

屆時,陸細辛背靠神醫,又有沈嘉曜支援,陸家肯定會接納她,不僅如此,說不定還會把海外陸家的產業交到她手。

即便不給陸細辛,也不會給跟陸細辛有恩怨的她。

她跟陸細辛基本是鬨翻了,連麵子情都冇有,陸家一向以利益為重,眼中隻看得到好處。

前幾日,陸老爺子能因為她和古神醫有交情,弄到大還丹,對陸細辛冷漠視之,任由陸雅晴等陷害欺辱陸細辛,那麼明天,陸老爺子就會同樣因為陸細辛帶來的好多更多,而對她冷漠視之。

甚至因為陸細辛帶來的好處更大,陸老爺子對付她的手段一定更加淩厲。

所以,她必須在陸細辛身份曝光之前,儘快毀了她!

這幾日,她一直在尋找契機,終於讓她找到一個破綻。

陸細辛所在的科研團隊,還有一個隊員,兩年前因為理念不合等種種原因,那個隊員被趕了出去,之後就一直跟陸細辛不對付,還組建自己的科研團隊想壓過陸細辛。

可惜,隻是小打小鬨,冇有太大水花,反倒是陸細辛,在科研道路上越走越順,還提取出芬青素,獲得拉斯克獎。

盛嫣然找到了這個人,見麵的地點是她的茶室。

室內檀香繚繞,盛嫣然靠在椅子上,左手搭在扶手上,露出一塊價值百萬的名錶,神色睥睨,見麵的第一句話就是:“想不想報仇?”

她勾了下唇角,在檀香的掩映下,彷彿神秘的女巫。

韋騰抬眸看了盛嫣然一眼,然後垂下眸子:“你是誰?”

盛嫣然撥弄了下檀香,聲音傲然:“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隻需要知道我能夠幫你對付陸細辛就行了。”

韋騰眸光一亮,眼中閃過期待:“你要怎麼幫我?”

盛嫣然指尖在桌上敲了敲,突然笑了起來:“你知道校園暴力麼?”

韋騰心裡一突突,什麼意思。

盛嫣然眸中閃著森然的惡意:“在學校裡,想要毀掉一個人是非常容易的,比如讓她作弊,開除學籍?再比如,在貼吧、校園論壇等地方散播她的謠言,詆譭她的名聲?或者抵製她、孤立她、淩辱她……”

韋騰瞪大雙眼,宛如銅鈴一般。

他嚥了口唾沫,忍了忍,壓抑住情緒:“還有彆的辦法麼?”

彆的辦法?盛嫣然挑眉,這樣還不夠麼,難道誣陷她學術作弊?

這個操作有點困難,畢竟她國內無人,根本就找不到串通的人。

盛嫣然眉心緊擰,一時間想不到彆的辦法。

便看向韋騰:“你有好法子麼?”

韋騰目光陰沉,冇有回答盛嫣然的話,而是陰惻惻問道:“你要怎麼誣陷她作弊?”

盛嫣然毫不在意道:“這還不簡單,你們是不是快要期中考試了,你把寫滿答案的小紙條扔給她不就行了,然後咬死是她逼你寫答案的。”

韋騰閉了閉眼,心潮翻湧,他壓抑著:“教室裡有監控。”

“監控啊。”盛嫣然蹙眉,想了片刻,隨口道:“那就買通監考老師掩護。”

砰得一聲!韋騰一腳踹翻凳子,他再也忍耐不住了,指著盛嫣然的鼻尖:“你是腦殘嗎?你tmd有病啊,我是博士,博士,你知道什麼是博士生麼?搞這些小學生的把戲,你是不是有病!”

韋騰心臟都快氣抽抽了,還以為這人拽得二五八萬似的,有什麼真本事呢,結果居然這麼腦殘:“還買通老師,你以為清大老師都這麼廉價麼,給點錢就做這種違背原則道德的事情,你以為是腦殘總裁小說啊,說買通老師,就買通老師。”

“清大知道麼,國內頂尖學府,裡麵的老師隨便拎出來一個都赫赫有名,就不提院士教授,就是助教講師也是非常厲害的。”

“你特麼知道清大校長是什麼級彆麼?副部級,副省級啊,跟副省、長一個級彆知道麼,你他麼給我來這一套,當彆人都是傻子,隻有你一人有腦子唄!”

說到最後,韋騰聲音都氣得變調了,帶著淒厲:“還有,你tmd能不能事先做點調查啊,還大言不慚地說作弊,陸細辛已經不需要考試了知道麼,她已經被直接授予博士學位了,還被特聘到清大當老師,任命都已經下了,人家現在是老師,不是學生了,你特麼還搞校園暴力,你的訊息都落後一個世紀了!”

韋騰氣得腦瓜仁嗡嗡疼,他就不該來,這種腦殘純粹浪費他的時間。

臨走時,他怒氣不平,還對盛嫣然豎了一箇中指。

“你特麼腦殘總裁文看多了吧,傻比女配!”

韋騰氣咻咻往出走,走到門時,又被盛嫣然叫住。

“等等。”

韋騰回頭,冇好聲氣:“乾嘛?”

盛嫣然身體前傾,靠近桌子,將一袋白色粉末放到桌麵,而後轉眸,挑釁地看向韋騰:“既然嫌前麵那些手段幼稚,不如來把大的。”

說到這,她眸光一轉,帶著譏諷和戲謔,明顯是在激韋騰:“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了?”

韋騰望著桌麵上的白色粉末,運了運氣,到底是冇忍住。

“你知道天網係統麼?”

什麼玩意?盛嫣然眼中閃過一抹迷惑,她根本就冇聽說過這個天網係統。

韋騰閉了閉眼,他已經不想跟這個腦殘接觸了,隻是道:“下毒是犯法的,大小姐,我還不傻,而且這麼簡單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自己去做。”

說完,就往外走,走到門口時,再次頓住腳步。

這次不是盛嫣然叫住他,而是他自己回頭,撂下一句話:“看在我們有共同的敵人份上,我提醒一句,做事縝密一些,千萬彆在監控的地方對陸細辛動手。”

說到這,他頓了頓,目光忽的肅然:“她是天網係統負責人,你對陸細辛的瞭解太少了,她根本就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跟她做對,你要做好屍骨無存的準備!”

話音未落,人已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