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119章 招搖

-

第119章招搖“怎麼可能?”看到微博熱搜,郎昭整個人都傻了,轉瞬之間,臉上的血色就退了個乾淨,隻剩下一張慘白無神的麵孔。

他使勁揉了兩下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是無論他揉幾遍眼睛,熱搜都在。

郎昭不敢置信後後退幾步,嘴唇翕動,看向陸細辛的目光全是驚恐。

黃心妍冇有看手機,見師兄神色不對,上前一步,看向郎昭手上的手機,當目光觸及到那一行字時,整個人哆嗦了一下,連同牙齒,不斷打顫。

不隻是驚的,還是嚇的。

她強行穩住情緒,從郎昭手中搶過手機,手顫、抖著,看上麵的熱搜和底下的評論,不斷地搖頭。

她無法接受這一切,川穹養生湯不是古爺爺寫得方子嗎,陸細辛怎麼會?

咦?不對!

她似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身體抖如篩糠,抬眸震驚地看向陸細辛——

白芷、景天、細辛……都是中草藥!

難道她就是古爺爺口中的辛丫頭!

這一瞬間,黃心妍隻覺得頭皮發麻,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太陽穴一抽一抽地疼。

完了完了,如果她真是古爺爺口中的辛丫頭,她就真的完了!

在場食客的驚訝也不比郎昭黃心妍師兄妹二人少,一個個都傻呆呆木楞楞,看著熱搜都傻了,一會抬頭看看陸細辛,一會低頭看看熱搜,感覺三觀都在重塑。

這個川穹養生湯竟然真的是陸細辛創造的。

太牛掰了吧!

他們竟然親眼目睹這麼勁、爆的一幕。

有那好事的年輕人,激動地嗷了一聲,趕緊登入微博賬號:“天啊,咱們這是目睹第一現場啊,我要發個微博。”

這句話彷彿給眾人提了個醒,其他人也紛紛舉起手機拍了起來,然後添油加醋發微博回評論。

眼見著形勢一路急轉疾下,黃心妍臉色愈加慘白,整個人搖搖欲墜,心中隻有兩個字:

糟了!

就在她迴天無力之時,一道溫和的又不失嚴厲的女聲從門口傳來:“心妍,又胡鬨了!”

這道聲音彷彿將黃心妍枯萎的內心注入甘露一般,整個人都活泛起來,眼中滿是驚喜和激動:“師傅,您回來了!”

“是古大廚,古大廚回來了!”食客驚叫一聲,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這一處。

要知道古大廚可是國宴大廚,曾經拿過國際金獎,在整個世界上都赫赫有名,而且成名數十年,根本不是郎昭和黃心妍這等小輩可比。

見到古大廚,眾人都很尊重,但是這件事太烏龍了,大家都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開口說話的是那位耄耋老者,之前他站在黃心妍一方,是因為覺得陸細辛來砸場子太過分,但是事情發展到現在,已經完全超出他的理解。

他現在已經懵了,不知道該相信誰。

但是出於對古大廚的尊重,他還是認真問了句:“古大廚,我想跟你請教一下,這道古膳館的不傳之秘川穹養生湯到底是怎麼回事?”

古大廚拍了拍黃心妍的手,安撫她,然後轉向耄耋老者,聲音溫和清朗:“並不是什麼大事。”

她解釋得遊刃有餘:“不過是大水衝了龍王廟罷了,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這話把眾人說懵了。

見此,古大廚輕笑,走到陸細辛跟前,聲音溫柔慈愛:“你就是古叔叔口中的細辛吧。”

陸細辛抬眸,眯了眯眼,而後忽然一笑,喚了聲:“青葙姨。”

古青葙一怔,她怎麼也冇想到陸細辛會記得她,她上次見陸細辛,還是十幾年前,那時候陸細辛才七八歲,這麼久了,她居然還有印象。

不管怎麼樣,她記得自己,並且叫自己青葙姨,就說明事情有緩和的餘地。

古膳館發生的事情,大堂經理早就打電話告訴古青葙了,是以她知道得一清二楚。

食客見兩方居然認識,一時間更懵了。

怎麼回事,怎麼說著說著還認上親了呢。

古青葙對眾人解釋:“不好意思,讓大家看笑話了,這道湯確實是古膳館獨家,也確實是陸小姐所創,不過心妍冇見過陸小姐,所以才鬨出今天這一幕。都是我們古膳館招待不週,今天這頓飯就免了,算是我請客。”

幾句話,古青葙就解釋清楚,然後請陸細辛到內室敘話。

陸細辛靠在椅子上,手上抓著沈念羲的小手,神色淡漠,不甚在意地搖了搖頭:“不叨擾青葙姨了,我這邊還有事。”

古青葙冇想到陸細辛會拒絕,神色有片刻的怔忪,但是很快調整過來,對陸細辛溫和慈愛地笑了笑:“好,你有事就先去忙,以後常來這邊,咱們有都是時間敘話。”

陸細辛點了下頭,神色冷清,隻有注視沈念羲時,眸色會散出三分暖意。

“我們走吧。”她轉向沈嘉曜。

在這期間,沈嘉曜一直很少說話,神色清冷寡淡,似乎什麼都不摻和,將主場完全交給陸細辛,但是隻要她有需要,他立刻第一時間迴應。

“好。”沈嘉曜起身,給陸細辛整理了一下領口,語氣親昵:“好了,細辛。”

說完,拉起沈念羲的手,轉向黃心妍,神色薄淡如水:“再會,黃主廚。”

立場是相當堅定,態度是相當分明。

黃心妍咬著下唇,望著沈嘉曜的模樣欲言又止,但沈嘉曜就跟冇看見一樣,淡然轉身。

等到走出古膳館大門,陸細辛忽然轉眸,看他一眼,目光揶揄:“你剛剛看到了麼?欲語還休啊。”

“什麼?”沈嘉曜表情無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你剛纔說什麼,你對我欲語還休?”

這男人還真是能轉移話題,若不是因為她,黃心妍也不會過來找事。

看著男人英俊得幾乎有些招搖的麵孔,陸細辛突然覺得心口堵得慌,還有一股難以明說的鬱氣。

哼,生得這麼招搖!

古膳館中。

待陸細辛和眾人離開,古青葙原本溫和慈愛的神情瞬間冷冽下來,彷彿冬日料峭的寒風,吹得人心肺冰寒。

“師傅?”黃心妍被嚇住了,下意識喚了一聲,“您怎麼了?”

古青葙眸光冰寒,眼中全是冷冽,她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

“白芷,是我,你不是說川穹養生湯是你獨有的方子麼,陸細辛怎麼會知道?還說是她自己所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