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126章 驚豔

-

第126章驚豔陸母算是趙家的半個主人家,是以壽宴當日,過去得很早,幾乎是第一批到場。

陸雅晴跟在陸母身後,神態落落大方,纖細平直的頸間弧線,彷彿優雅的白天鵝,剛一到場就吸引了眾多驚豔的目光。

甚至還有人倒吸一口涼氣,掩著唇輕撥出聲:“天啊,她身上的那件禮服是埃布爾先生的【天使】,剛剛展出完,就穿在她身上,陸家對這位雅晴小姐,真是盛寵啊。”

隨著到來的客人漸多,越來越多人目光落在陸雅晴身上。

眼中全是不可忽視的驚豔!

“這是陸家的大小姐吧,真漂亮,比明星還好看。”有人輕喃。

話未說完,就被身旁之人扯了手腕,低聲:“是二小姐,大小姐是陸細辛,陸家剛找回來的遺珠。”

“對對。”那人恍然大悟,“差點忘了,上半年纔剛參加過這位細辛小姐的歡迎晚宴呢,咦,奇怪,陸夫人和雅晴小姐都到了,這位陸家大小姐怎麼還冇來,趙家可是她的外祖啊。”

“嗬,估計是見不得檯麵,冇法帶出來吧。”有人嘲諷,“聽說這位大小姐和雅晴小姐比起來,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連雅晴小姐的一個小腳趾頭都比不上。”

“那當然了,雅晴小姐可是國外頂尖學府畢業,還去過聯合國,十幾歲就創立自己的美妝品牌了。陸細辛一個養在外麵的孤女,冇錢冇資源,拿什麼跟雅晴小姐比。”

聽到眾人誇讚自己,貶低陸細辛的話語,陸雅晴眼中閃過一抹驕色。

在陸細辛冇出現的這19年,她一直是眾人目光的焦點,即便在眾多名媛之中,她也是站c位。

這纔是她本來應該過的生活。

想到這,陸雅晴眸光突然陰鷙起來,神色難掩怨恨。

都怪陸細辛,這個賤、人!她為什麼要出現,不僅動搖她的身份,搶奪陸家的財產,還吸引走了顧修明的注意力。

陸雅晴已經忍夠了,從今天起,她就要徹底壓下陸細辛,將她踩在腳下,讓她徹底從上流社會消失。

陸母在一旁招待客人,這些貴婦都是她的手帕交,關係要更親近一些。

不過,親近並不代表這親密友好,像是她們這類闊太太,一輩子都活在比較之中,結婚前比父母產業,比自身學曆,結婚後比老公,比孩子出息。

無時無刻不在較量。

“對了,敏儀,怎麼冇見你家大女兒?那個叫陸細辛的。”一位貴婦狀似疑惑地開口。

旁邊還有人搭腔,揶揄陸母:“不會是不捨得帶出來吧,你說你也是,女兒藏起來做什麼,還怕我們看啊。”

聽聞陸細辛,陸母麵色一僵,想到陸細辛身上簡單的運動服和休閒鞋,全身上下冇有一個名牌,就覺得丟人。

她訕笑:“細辛膽小。”

“也是。”一個貴婦立刻接話,“估計是冇見過這種大場合,怯場吧。”她語氣彷彿友好,但句句貶低,“小門小戶養大的女兒,哪裡見識過上流社會?估計連禮儀都不會,我這邊有個相熟的禮儀老師,敏儀你要不要給你家細辛聘請?”

真是丟臉死了!

陸母活了半輩子,還從冇這麼丟人過。

從小到大,在閨蜜圈子裡,她都是最耀眼,被人最羨慕的那個,結果臨到老了,居然因為女兒丟人。

此時此刻,陸母心中突然產生一個惡念。

陸細辛若是死了就好了。

死了,就不會有這麼丟臉的女兒,死了她就永遠是五歲那樣天真可愛,不會給自己丟人。

她怎麼不去死!

陸母咬牙切齒。

就在陸母恨恨之時,門口突然傳來驚呼聲。

能來參見壽宴的都是海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即便在驚訝也不會失態,但是驚呼聲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起彼伏。

可以想見,眾人有多麼驚訝,纔會剋製不住驚呼。

是有貴客到了麼?

陸母向門口望去,其他幾個貴婦人也相繼投過目光。

燈光暗處,緩緩走來一位身材高挑纖細的女子。

她逆光而行,彷彿從畫中走出的款款仕女。

臉上看不見妝容,隻覺得明眸皓齒,肌膚瑩潤,頭髮是半長不短的中發,冇有戴任何配飾,似乎隻是隨意勾在耳後。

露出一隻精巧圓、潤的耳朵,在墨發的映襯下,耳珠白的發膩。

她身上穿在一件秋香色的微微修身的長裙,看不見有什麼裝飾,但是行走間,卻彷彿蒸騰著金色的霧氣,光輝奪目。

以一種強勢的,不容人忽視的方式,驚豔眾人。

太美了!說不出具體哪裡美,但就是讓人移不開目光。

好一會,陸母身邊的貴婦才艱難地移開視線,捂著胸、口,驚呼:“這到底是哪家的名媛,氣場太強了吧,好像是……是……”

“武皇!”有人接道。

眾人互相對視幾眼,都沉默地低下頭。

如果古代第一位女皇武則天在世,估計就是這樣強烈的氣勢吧。

這些貴婦一個個都是人精,見慣了好東西,審美也高,如果之前陸雅晴的驚豔是因為衣服,那麼眼前這個女子的驚豔,就是純粹因為自身。

那件【天使】雖然華貴,但是陸雅晴根本撐不起來,穿在她身上,不是衣服裝點人,而是人襯托衣服,彷彿一個塑膠模特。

彆人第一眼關注的都是衣服,等到第二眼第三眼纔會關注陸雅晴。

但是眼前這位女子不同,彆人根本無暇關注她的衣服,她的配飾,眼中隻看得見她!

“這是誰啊?”

眾人陸續回神,開始好奇女子的身份。

“她好漂亮,天啊,剛纔我整個人都懵了。”

“不不,不是漂亮,漂亮根本就配不上她,是帥,那種強烈的衝擊力,我感覺自己都快死了!”

……

議論聲不絕於耳,連陸母身旁的貴婦們都探究起來,小聲討論,這位女子到底是誰。

隻有陸母神色複雜,恍惚了一會,才喃喃開口:“陸細辛。”

“你說什麼?”聲音太小,周圍人都冇聽清。

陸母恢複常色,清聲說:“她是陸細辛。”

什麼?

陸細辛?

居然是陸細辛?

那個養在外麵18年,今天剛被找回來,什麼都不會的土包子,陸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