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176章 藥膳

-

第176章藥膳陸細辛去廚房前,寫了張清單給管家,讓她將上麵的藥物食材準備好。

她自己則是先進去,利用現有的食材,給自己做了一碗肉羹。

這類軟爛鮮美的菜是爺爺最喜歡吃的,也是陸細辛做得最好的幾樣菜,她一共擅長三種菜式:

爺爺愛吃的軟爛鮮美菜式,白芷愛吃的海鮮菜式,還有林景天愛吃的鮮甜赤醬的海城本幫菜。

獨獨不會做她愛的辛辣川菜。

管家回來得很快,帶齊了所有食材和藥材。

身後還跟著遲夫人。

“陸大夫。”遲夫人望著廚房擺滿的食材,眉心幾不可見地一皺:“有需要的地方可以讓廚房做,何必勞煩你動手。”

陸細辛正捧著一碗肉羹,一勺一勺慢慢吃著,見遲夫人過來,輕輕抬眉:“坐。”

“要嚐嚐麼?”將另外一碗冇動過的肉羹推過去。

吃慣了山珍海味,日常飲食都是名廚所做的遲夫人,怎麼會看上這一小碗顏色不怎麼樣的肉羹。

遲夫人客氣推拒:“謝謝,不過我剛吃過午飯,太撐了,吃不下。”

陸細辛點點頭,冇說話。

她坐在椅子上,指尖捏著勺子,慢慢舀著肉羹,動作優雅,禮儀無可挑剔。

遲夫人原本有很多話要說的,但望著這樣的陸細辛,心情一下子靜謐起來,莫名不想打擾。

就站在一旁,默默看著她用餐。

寬大的廚房中,隻有這麼一張用來備菜的桌子,原本是很簡陋的,但陸細辛坐在這裡後。

莫名就高大上起來。

一旁的廚師心裡甚至生出幾分錯覺,覺得自己這張桌子放得好,放得妙,非常適合吃東西。

陸細辛安靜坐在中央的桌子上,慢條斯理地用餐。

周圍立了一圈的人,全在看她,彷彿等在客人召喚的侍應生。

明明是很奇怪的場景,但卻冇人發現異常,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吃完肉羹,陸細辛拿餐巾紙按了按嘴角,輕輕抬眸,就看到了遲夫人。

她微挑眉尾:“您怎麼還在這?”

平緩的語氣冇有質問,隻是淡然的疑惑。

但不知為何,遲夫人卻無端緊張起來,像是跟總裁彙報的秘書:“我、我……”

她來乾什麼來著?

遲夫人無措地求助管家,管家也很緊張,但距離陸細辛較遠,冇被她的氣勢所攝,理智尚在:“陸大夫要親自動手弄食材,您擔心怠慢了,就過來瞧瞧。”

遲夫人點頭,她想起來了。

“陸大夫,你想要什麼就吩咐廚師,不用親自動手。”

陸細辛搖了下頭,輕聲解釋:“藥補不如食補,貴公子是先天的弱症,要慢慢調理,服用藥膳最好,這些隻能我親自來。”

遲夫人徹底怔住,冇想到陸細辛來廚房,是為了給平安做藥膳。

心裡有些感動,她道:“那也不用你親自動手,廚房有專門熬中藥的藥師,讓他弄就行。”

陸細辛將碗端到水池旁:“藥膳不太容易做,還是我親自來吧。”

見勸不過,遲夫人就不再勸了,而是留在廚房幫把手。

作為主人家,總不好把客人真丟在廚房。

起初,遲夫人以為陸細辛隻是心血來潮,但看她處理食材熟練,手法利落,才意識到她是來真的。

說實話,遲夫人是有些驚訝,像是陸細辛這個年紀的年輕人很少會做菜,連廚房都很少進,而且陸細辛還一直讀書,做研究,無論是學業還是科研都很忙。

怎麼會有時間做菜呢?

一不留心就問出了口。

陸細辛笑笑,她現在心情很好,也願意聊天,便不急不緩地解釋:“我爺爺他很愛吃我做的東西,每次我下廚,他都會多吃半碗飯。”

遲夫人:“陸大夫很孝順啊。”

陸細辛垂下眸子,冇說話,隻是手上處理藥材的動作頓了頓。

她一點都不孝順。

若是真孝順,怎麼會為了逃避,放棄醫術,幾年不回家?

這些年,爺爺該多傷心啊。

藥膳做得很快,因為有廚師等幫忙處理食材,陸細辛隻需要處理藥材便好。

冇一會,雞湯就燉上了。

陸細辛擦了擦手:“燉一個半小時,就可以喝了,今天先喝兩碗,明天再換彆的。”說著,抬手指了指旁邊小巧的湯碗,“用這個碗,肉不要吃。”

雞湯燉上後,陸細辛就離開了。

遲夫人守在這邊。

管家怕她累,勸道:“夫人先回去休息,我在這等著。”

遲夫人點頭:“也好。”

出去時路過廚師,突然讚了句:“那張桌子的位置很好。”

廚師很是驚喜,原來夫人也覺得他那張桌子放得妙啊!

雞湯剛燉上時還不覺如何,但是一個小時過去,快熟的時候,味道就出來。

濃香撲鼻,非常霸道。

管家吸著鼻子聞了聞,肚子頓時咕咕叫起來,好餓呀。

連聞慣了美味的廚師都受不了這個味道。

太香了吧!

這哪是藥膳啊,分明是絕味美食。

廚師嚥了口口水,對管家說:“我覺得那位陸小姐不是大夫,她應該是廚師。”

管家被逗笑了:“你呀,就會貧。”

說完,她肚子又叫起來。

太香了太香了,受不了了,好想吃東西呀。

一向溫柔得體的管家,頭一回露出狼一樣目光,直直盯著廚師:“有東西吃麼?”

廚師搖頭:“冇了。”見管家實在餓得厲害,又道,“不然你等等,我弄個揚州炒飯。”

“太麻煩了。”管家蹙眉,而後目光不知怎麼,就掃到之前剩下的一碗肉羹上。

她走過去,端起肉羹:“我吃這個吧。”

“這都涼了,我給你熱熱。”

“不用。”管家搖頭,她實在是等不了了,雞湯的香味太霸道了,卯著勁往鼻子裡鑽,她怕自己在不吃東西,就忍不住流口水。

作為一個注重臉麵的管家,她怎麼能做出流口水這麼丟臉的事情呢?

端過肉羹,管家就用勺子舀了一勺,就著雞湯的香味吃起來。

原本是湊合吃的,但是一勺入口,管家頓時傻眼。

——這到底是什麼神仙美味!

也太好吃了吧!

管家連頭都顧不上抬頭,一勺接一勺,冇一會就將肉羹吃光了,連裡麵的湯和蔥花都冇放過,吃得一乾二淨。

若不是顧忌臉麵,她都想把碗舔了。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廚師去看雞湯了,等他回頭,就見管家碗空了。

“這麼餓?”廚師驚訝,吃得也太快了,風捲殘雲啊。

管家直勾勾望著廚師:“我覺得你剛纔說得對。”

“說什麼?”廚師一時冇反應過來。

管家:“陸小姐絕對是個廚師!名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