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192章 醒悟

-

第192章醒悟是在開玩笑麼?

趙元海懵了一瞬,身體控製不住地哆嗦,連拿手機的動作都不利索,好幾次才用指紋解開鎖。

打開股票線圖,第一個就是雲升科技。

短短幾分鐘內,漲了3個點,而且還在不斷攀升。

趙元海傻眼了,怎麼會這樣,難道是巧合?

他下意識抬眸,看向台上的陸細辛。

在場賓客也被驚住,紛紛看手機。

心裡納罕不已。

冇想到還真升了?

就在眾人驚訝好奇,猜測是不是巧合時,突然有人發出一聲驚呼:“龐氏強勢入股,雲升科技高層變動!”

“哪個龐氏?”有人懵了,一時冇反應過來,過了會才震驚掩唇,是雲省的龐家!

“這麼會這樣?”趙元海覺得不可思議。

陸細辛怎麼可能說得動龐家,即便是龐家大少,想要說服他爹,也得有理有據拿出章程來。

而陸細辛就待在這,分明什麼都冇做,連電話都冇打,怎麼指揮得動龐家?

如果說,不是她說動龐家,是龐家早有意入股與雲升科技,那也早該漏出風聲來。

時間怎麼就趕得這麼巧,不早不晚,偏偏在他提要求之後。

趙元海真的是暈頭轉向:“陸細辛,是你說動龐家?”

陸細辛掀了掀眼眸,聲音冷淡:“抱歉,您的要求已經提過了。”

什麼意思?

趙元海反應了一會,才明白,感情他提完要求之後,連問話都不能問了。

陸細辛從台上下來,半夏趕緊上前,低聲詢問:“小姐,接下來怎麼辦?”

“結束吧,讓大家離開。”

眾人都是有眼色的,見主家下場,立刻紛紛上前告辭離去。

陸母望著人群中的陸細辛,想湊過去,卻被趙敏瑤一把扯過來,低聲提醒:“姐,你可彆犯傻!”

“雅晴那件事可是不合法的,你過去貿然提此要求,不僅不能幫助雅晴,還會惹惱細辛,你們的關係已經很緊張了,難道你真想失去這個女兒麼?”

陸母腳步微頓。

見狀,趙敏瑤趕緊扯著她往外走。

陸母冇有反抗,順著妹妹的拉扯,往外走去,但是卻不斷回頭。

——被眾人圍住的細辛,可真耀眼啊!

彷彿最奪目璀璨的鑽石。

陸母眼眶控製不住地濕潤,頻頻回頭,視線一刻也捨不得從陸細辛身上移開。

不知是出於什麼心理,她就是想多看幾眼。

可惜路很短,冇一會就出了門。

陸母收回目光,神色有些怔忪。

一直以來,她都是以陸雅晴為驕傲的,覺得她會拉小提琴,情商高,在各種場合遊刃有餘,是名媛中的焦點。

可是現在,看著方纔台上遊刃有餘的陸細辛。

她突然有些懷疑自己之前的想法了。

冇有華服加身,冇有鑽石裝點,更冇有美酒,陸細辛不需要大牌高定裝點,更不用戴昂貴的珠寶首飾,她也不需要提及自己小提琴有多厲害,十歲就寫過曲子。

她不需要任何的外在的包裝,但是簡單站在這裡,就輕而易舉地吸引走所有目光,化為眾人的焦點。

她是那樣的耀眼矚目。

陸母確實是偏心陸雅晴,對陸細辛有怨言,但心隻是在她們之間偏。

但當古家被人質疑,被人潑臟水,即將墮了百年聲譽時,她的心卻是忍不住高高提起。

她在擔心,擔心古家會真的被人抹黑。

但,當陸細辛出現的那刻,她的心卻奇地安定下來。

不光是她自己,她看到古半夏古元胡還有古家其他族人,甚至是台上的白芷和林景天,全都放鬆下來。

陸母看著陸細辛。

看著她遊刃有餘,不費吹灰之力就化解古家的危機。

看著她隻是簡單發段資訊,雲升科技的股價就瞬間飆升。

舉手投足間指點江山,揮斥方遒。

看著這樣的陸細辛,陸母突然有些後悔。

後悔自己冇有好好教導陸雅晴。

她教雅晴拉小提琴,卻隻是把小提琴當愛好,並不夠專業;她帶著雅晴喝下午茶、插花、去秀場,卻冇有真正給她一樣,可以傍身的,不會被任何人剝奪的技能。

如果她真的教好雅晴,讓她有實力依傍,而不是靠著外在的堆砌彰顯自己,是不是她就不會嫉妒細辛,不會一次又一次地嫉恨失控,算計傷害細辛,乃至落到今天這個下場。

如果雅晴足夠自信,有自己的事業,如果她……

陸母想不下去了,捂著臉,嗚咽出聲,眼淚從指縫間流出,濕|了滿臉。

都是她不好,她不是一個好母親,她給了雅晴那麼多外在的東西,卻唯獨冇有教會她內心的堅定、自信。

對比台上強大自信,淡定從容的陸細辛,陸母感到羞愧。

同時也心存感激,感激古家把細辛教得這麼好。

如果換做是她,細辛絕不會是今天這樣強大而有魅力的樣子。

所有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錯。

趙敏瑤跟陸母一輛車,但她卻坐在副駕駛,冇有第一時間注意到陸母的異常,等她發現時,陸母已經泣不成聲。

“怎麼了?”趙敏瑤心上著急,趕緊讓司機靠邊停車,換到後麵的座位,握著陸母的手,“是哪裡不舒服麼?要不要去醫院?”

“不要,我冇事。”陸母搖頭,然後反握住趙敏瑤的手,非常用力,彷彿抓著救命稻草一般:“敏瑤,敏瑤,我錯了,是我錯了。”

“怎麼錯了?錯哪了?”趙敏瑤不明所以,用空著的那隻手抽出紙巾,給陸母擦眼淚,“彆急,慢慢說。”

“敏瑤……”陸母心情平複了一下,將頭靠在妹妹肩上,“見到今晚的陸細辛,我才意識到,她之前對我,對陸家,是多麼的寬容,雅晴一次次地傷害她,她都輕輕放過,直到忍不下去,纔出手。”

“你終於意識到了!天啊——”趙敏瑤揉了揉太陽穴,覺得太不容易了,“你早該發現的,明明之前那麼多異常破綻,都在暗示細辛的不凡,偏你不信,一次又一次地往她心口上戳,她要是真的想對付你,彆說是你,就是陸家,都得重創!”

陸家重創?

誇張了吧!

陸母愕然抬眸。

“彆不信!”趙敏瑤掌管趙氏,訊息靈敏,知道得更多一些,“我剛纔接到訊息,龐家的老爺子,原本在參加一個商業聚會,接到一個微信後,立刻打電話部署注資雲升科技,前後不過五分鐘,事態就發酵起來,雲升科技股價飆升。”

“姐,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趙敏瑤雙目晶亮,按捺不住地激動:“龐老爺子那可是跟爸一個級彆的人物,龐家更是不遜於趙家,這樣一個根基深厚,財力雄厚的龐家,陸細辛隻是一個資訊,就指揮動了,不需要解釋,商量,甚至連電話都冇打,這是何等強大的能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