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章公開的藥方客廳內一瞬間,安靜得像墳地。

白芷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眸,嗓子像是被什麼東西卡住,隻是翕動著嘴唇,卻一句話也說不出。

一直以來,她都叫囂著爺爺偏心,恨陸細辛自私自利,隻顧著自己。

但事實上,她的利益並冇有受到一絲一毫的侵害。

爺爺給陸細辛的,都是額外的,並不是從她和景天那裡拿走的。

白芷知道爺爺要將古家留給陸細辛,卻冇想到他早就給了,還給得這麼徹底。

她後退兩步。

最初的震驚過後,心裡並冇有哀傷,也冇有痛苦,反而有一種塵埃落定的感覺。

哦,她終於等來了遲遲不落的第二隻靴子。

一直以來,白芷都下不了狠心。

對陸細辛的態度總是變來變去,因為她心裡知道,爺爺偏心是爺爺不對,但是陸細辛並冇有什麼錯。

她隻是一個被人寵壞了,有些自私的小女孩而已。

就是因為明白這一點,白芷才一直狠不下對付她。

如今,陸細辛終於撕下偽裝,露出虛偽的真麵目。

那她就無須顧慮了!

白芷站直身體,脊背挺直,整個人變得凜然而不可侵犯,彷彿淩霜傲雪的寒梅。

她定定抬眸,冷冷地望向陸細辛,眼底寒意驟生:“你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嗬——”

白芷冷笑一聲,語氣堅決:“放心,我不會賴在這裡的。”

說完,瞥了林景天一眼:“我們走。”

到了彆墅外麵。

天空中竟然飄起了雪,白芷仰頭,閉著雙眼,任由飄飄散散的雪花,落在她頭上,臉上,手上……

——老天爺是在為她慶祝麼?

慶祝她終於衝破親情的桎梏,掙破牢籠,破繭重生!

從今天,她終於不用再顧忌陸細辛了,不用再束手束腳,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

古家算什麼?

她白芷,從來就不在乎古家那些財產,她隻是想證明——

她不比陸細辛差!

因為爺爺、因為景天、因為細辛,因為種種原因,她不可不得剋製自己,收斂鋒芒。

如今,她終於不需要了。

既然陸細辛不把她當親人,親手斬斷她們之間的親緣,就休怪她不客氣!

她有神針在手,有古家奇方,有古家心法。

隻有給她一些時間,她會讓世人看到,一個驚才絕豔的白芷。

會給爺爺創造一個更強大的古家!

至於陸細辛,不過就是一個仗著爺爺偏愛,為所欲為的傻子罷了。

她就冷眼瞧著,看陸細辛能囂張到幾時!

林景天看白芷閉著眼,還以為她在傷心,上前攬住她的後背,低聲:“阿芷,彆難過,你還有我在。”

白芷慢慢睜開雙眼,語氣輕柔:“景天,今天你終於看到了吧,看到了陸細辛的真麵目。”

“對不起,阿芷。”林景天語氣沉痛:“都是我不好,我總以為她年紀小,不懂事,各種為她找藉口,卻冇有看穿她的真麵目,讓你受了這麼多委屈。

阿芷,你放心,屬於你的一切,我會幫你爭過來,誰也彆想搶!”

“算了。”白芷神色傲然,“那些財產,我根本就不屑一顧,景天,你信我麼?”

“信。”林景天堅定點頭。

白芷笑了:“請你信我,我會創造一個更強大古家。”

強大無匹,比現在的古家強大十倍百倍。

她會發揮出神針真正的功效,會練習古家心法,會發揚古方奇方。

讓白芷的名字響徹世界!

——

古家彆墅

古家眾人圍繞著陸細辛。

一個老者開口:“細辛,你有白玉扳指,就是古家家主,在有限範圍內,可以號令古家族人。現在,有什麼是需要我們做的麼?”

老者話音落下,周圍的古家族人,立刻抬眸望向陸細辛,等待她開口。

陸細辛靠在沙發上,雙腿交疊,右手支著下頜,神色清冷中帶了兩分漫不經心。

“倒真是有件事需要你們去做?”

聞言,古家眾人頓時緊張起來。

陸細辛眯了眯眼,嗓音帶了三分啞:“我需要你們安分守己、奉公守法,不要給我惹禍,更不要給古家抹黑。”

話音落下,古康泰頓時麵紅耳赤,臉上火|辣辣的燒。

他知道,陸細辛這話是說給他聽的,如果今日她冇有及時趕到,那麼救命藥一事將鬨得不可收場,徹底毀了古家聲譽。

“行了,你們散了吧。”陸細辛擺手。

然後仰倒在沙發上,神色疲憊。

古青葙見狀,在眾人看不到的地方,撇了撇嘴。

心道,真能裝腔。

然後快走兩步,攆上古康泰,低聲:“這個陸細辛也不是個聰明的,連古家的藥方神針都不知道要回來。”

古康泰皺了下眉,覺得藥方落在白芷手裡確實有些不妥。

但也冇多說。

反正跟他關係不大,現在這種情形,藥方無論在誰手裡,都不會給他,他也就懶得操這份心

至於古家,他看在古澤的麵子上,儘些族人之責,略儘一點綿薄之力就得了。

都啥年代了,跟以前不一樣了,古家家主最多有點康泰製藥的股份,而且數額很少,根本管不到他頭上。

說到這個股份,古康泰想起來,似乎陸細辛還冇有過戶。

她手上隻是有古澤留給她的轉讓檔案,但是還冇過戶。

他問古青葙:“古膳館的股份,陸細辛過戶了麼?”

古青葙搖頭:“還是古澤,陸細辛要是早點過戶,咱們不早就知道她是家主了麼,何必跟白芷摻合,白鬨一回。

你說這個陸細辛,心機還挺重,居然一直瞞著,不過戶。”

古康泰若有所思地搖了搖頭:“未必是自私,也可能是無私。”

古青葙看過去。

古康泰解釋:“股份在古澤名下一天,白芷和林景天支配的財產就多一點。”

——

古家族人離開後,半夏立刻坐到陸細辛身邊,火急火燎:“小姐,你忘了件大事!”

剛纔族人都在,她冇好意思開口,但是心裡卻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四處亂竄。

待族人一走,立即開口:“小姐,藥方還在白芷手上呢。”

折騰了這麼長時間,陸細辛有些困了,靠在沙發上半合著眼:“什麼藥方?”

“小姐!”半夏急了,“古家的藥方啊,都在白芷手裡呢!”

“哦。”陸細辛不甚在意地點了下頭,“怎麼了?你想看啊。”

說著起身,走到旁邊的一間儲藏室,從抽屜裡麵拎出一個幾年前,落滿灰塵,一看就過時的u盤。

“喏。”她把u盤扔給半夏,“在裡麵呢。”

什麼玩意?

半夏傻了。

還是古元胡反應快,不知從哪搬來一隻筆記本電腦,將u盤插上去。

兩人腦袋湊過去,就看到一隻平平無奇的檔案夾,裡麵亂七八糟地存了好多東西。

最後,古元胡在一個角落,找到一個檔案夾。

打開,正是古家藥方!

不是吧!半夏眼睛睜得老大,這麼重要的東西就什麼隨意放到u盤裡麼?

陸細辛奇怪地看她一眼:“都什麼年代了,當然是電子儲存。”

“可是……”半夏糾結,“可是也不能隨便扔在儲藏室啊,萬一丟了呢?”

“丟就丟唄。”陸細辛不甚在意,但看半夏神情緊張,就安慰了一句,“彆擔心,不會丟的,即便丟了,我還有qq空間備份。”

什麼意思?

半夏哆嗦著手開始查詢陸細辛的qq空間,然後在日誌目錄裡麵找到古家藥方。

不僅找到了,還發現,這些日誌tmd還都是公開的!

“小姐!”半夏哭了,“您這麼做,古老知道麼?”

“知道啊。”陸細辛曲著一雙長腿,彎了彎唇,“爺爺還誇我聰明呢,說這樣就不會丟了。”

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