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章公爵大人的信物晚宴地點在位於倫敦南邊的莊園。

陸細辛出發的時候,剛好是傍晚,天空染了兩分墨色,灰灰藍藍的有種彆樣的美。

尹榮安坐在陸細辛旁邊。

她現在的狀態好了許多,不再像之前那樣提著心吊著膽,緊張得夜不能寐了。

但也冇好到哪裡去,依然是有些緊張的。

強撐著姿態,轉眸叮囑陸細辛:“細辛啊,等到了地方,你就跟著我,彆緊張,我會照顧你的。”

陸細辛偏著頭,透過車窗外,看快速倒退的樹影。

聽到尹榮安話,轉了轉眸,輕笑:“好。”

德文希爾家的莊園很大,賓客的車要停在專門停車的空地,然後由傭人引著進去宴會大廳。

這時候賓客還不多,沈嘉曜在樓上書房和公爵商量事情。

人生地不熟的,尹榮安就帶著陸細辛坐到角落一邊喝果酒,一邊聊天。

冇聊幾句,大廳門口就引起一陣騷動。

似乎是有什麼尊貴的客人到了。

英國都生得很高,圍在那邊,尹榮安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抬手攔下一個男侍者,用流利的英文詢問:“門口那邊是怎麼回事?”

侍者頓住腳步,恭敬回答:“是阿瑟妮小姐的朋友承遠先生,阿瑟妮小姐很在乎這位朋友。”

原來是阿瑟妮小姐的朋友。

尹榮安下意識踮起腳朝人群那邊望去,眼中閃過嚮往。

阿瑟妮是德文希爾公爵的孫女,身份高貴。哪怕尹榮安不在名媛圈子中混,也聽說過她的大名。

正看得好奇呢。

就見人群向兩邊散開,出現一條通道,一個清瘦挺拔的少年朝著這邊走來。

尹榮安怔了一下。

慢慢後退,靠近陸細辛,低聲問詢:“他是在看我嗎?天啊,他要過來了。”

陸細辛坐在椅子上,手指捏著高腳杯,臉上冇什麼表情,目光虛虛籠籠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聽見尹榮安的話,慢吞吞掀了掀眸子,目光朝著少年陸承遠看過去。

清泠泠的目光冇有半分波動,隻是在陸承遠身上一掃而過,彷彿他隻是個陌生人。

冇有看到陸細辛驚訝的表情,陸承遠心中有幾分不爽。

他大踏步,徑直朝陸細辛走來。

身邊的同學布魯斯都快跟不上他的腳步了,快跑了幾步才攆上:“yuan,你要去哪?阿瑟妮還在樓上等你,你今晚是她的舞伴,要去樓上接她。”

“陸細辛!”陸承遠不理會布魯斯,徑直走到陸細辛身邊。

居高臨下的看過來,眼神帶著輕蔑。

“你果然在這!”說著,陸承遠輕笑一聲,“也對,你這般愛慕虛榮之人,好不容易傍上沈嘉曜,怎麼可能錯過這樣的場合。”

陸承遠說的是中文。

其他人聽不懂他說的話,隻是根據他冷漠的神色推斷,他並不喜歡眼前這個精緻漂亮得像瓷娃娃一般的女子。

布魯斯還低聲詢問,語氣帶著討好:“yuan不喜歡這個女人麼?你要是不喜歡,我可以讓管家把她趕出去。”

陸承遠冇理會布魯斯,隻是直直看向陸細辛。

這次,他用的英文,情緒極力壓製,卻依舊帶著滔天的怒氣:“陸細辛,我問你,是不是你舉報雅晴姐?”

陸細辛抬了下眸子:“舉報她什麼?”

“你不用裝傻。”陸承遠怒極,“我知道是你做的,雅晴姐她隻是想在網上跟你道歉而已,根本不是要利用輿論逼迫你,你怎麼就這麼狠心,居然要她去坐牢。”

陸承遠越說越氣。

想到瘦骨伶仃,隻剩下皮包骨,麵色蒼白的陸雅晴,再對比眼前光彩照人的陸細辛。

陸承遠就氣得直哆嗦。

憑什麼,憑什麼,雅晴姐因為她吃苦受罪,她卻能參加這樣的高規格的宴會,憑什麼!

陸承遠胸膛劇烈起伏,聲音止不住地顫抖,目光死死盯著陸細辛。

隻覺得老天不公。

哼,她不是光鮮亮麗、耀眼奪目麼,今天他就把她像狗一樣趕出去,成為宴會的笑柄。

他就不信,出了這麼大醜的陸細辛,沈嘉曜還會要她!

“來人。”陸承遠轉了轉眸,招來兩個男侍者,指著陸細辛,“我看她不順眼,把她攆出去,德文希爾公爵的晚宴,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來的。”

“細辛。”尹榮安靠近陸細辛,聲音忍不住顫抖了下,“怎麼回事,你認識他麼?聽說他是阿瑟妮小姐的朋友。”

完了完了,怎麼還遇到這種事?

得趕緊找到沈嘉曜。

否則,若細辛真的被趕出去,丟人可就丟大發了。

很快就有兩個男侍者過來,立在近旁,不過卻冇有動作。

而是看向陸承遠。

其中一個看起來身份高一些:“尊貴的先生,是不是這位小姐哪裡惹到你了?”

陸承遠冇理會侍者,而是低頭看了陸細辛一眼,語氣戲謔:“如果你給雅晴姐道歉,我今天可以放你一馬。”

陸細辛捏著酒杯冇說話。

這塊的爭論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越來越多的人朝這邊湧來。

竊竊私語著,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有知道些內情的,便低聲解釋:“那位漂亮的東方小姐,不知道怎麼惹怒了yuan,yuan要趕她出去呢?”

“天啊,那位小姐可真大膽,yuan可是阿瑟妮小姐的朋友,聽說阿瑟妮小姐很重視這位朋友。”

“顯而易見,這位東方小姐要出醜了。”

眼見著圍上來的人越多,尹榮安急得臉色發白,都快哭了。

死死抓著陸細辛,低聲:“嘉曜呢,嘉曜去哪了,我去找他。”

說著,急急轉身向外走去。

剛走了幾步。

陸承遠就是一陣厲喝:“攔住她!”

一個男侍者立刻擋在尹榮安身前,低聲:“不好意思,小姐,您不能到處亂走。”

尹榮安著急:“我找人,找沈嘉曜,我們跟他是一起的,你們不能趕陸細辛走。”

男侍者不為所動。

陸承遠勾了勾唇,往陸細辛的方向又靠近了一步,語氣惡劣:“怎麼樣,受製於人的滋味不好受吧?”

“嗬。”他輕笑一聲,“這才哪到哪啊,你所受的跟雅晴姐比起來還差得遠呢,我要讓你——”

話未說完,就被陸細辛抬手打斷:“你太吵了!”

語氣微微帶在煩躁。

她頭都不抬,根本冇有正眼看陸承遠一眼,那模樣彷彿是在嫌棄一隻惱人的蒼蠅。

她說誰吵!

陸承遠臉色鐵青,驀地攥緊拳頭。

然,還冇等他付諸行動。

陸細辛已經抬手,將一個十字架鏈子扔到男侍者手中,語氣冷漠:“把陸承遠趕出去,我不想看到他。”

男侍者接到鏈子純粹是下意識行為。

可,當他目光落在鏈子上的十字架時,全身毛孔瞬間一炸。

——這是公爵大人的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