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304章 解藥

-

第304章解藥陸細辛目光在夜斯年臍下三寸撩了撩,淡淡開口:“這棟樓裡麵,多的是女人,想必也多的是人願意給你當解藥。”

夜斯年現在的姿勢很僵硬,是半趴在床上的,但卻絲毫無損他的淩厲氣勢。

久居上位的強者,即便狼狽不堪,也動人心魄。

他眯了眯眼,低聲:“今晚,我不能出這個門。”

“有內奸?”陸細辛介麵,“居然可以暗算夜家的少主,想必來頭不小。若是把你交出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換個大點的獎勵?”

夜斯年蹙了下眉。

驚訝於陸細辛的聰慧,想不到他不過是說了一句話,她就猜到奸細,還瞬間轉變主場。

由弱者轉變成強者,反過來威脅他!

想到這,夜斯年語氣放緩:“抱歉,我不該拿你爺爺威脅你。”

聞言,陸細辛嗤笑。

這個男人倒是能屈能伸。

“不錯。”她拍手,“你總算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你現在要做的是求我,而不是威脅我。”

夜斯年沉眸:“你想怎麼樣?”

“你剛纔說我爺爺醒不過來是什麼意思?你有辦法喚醒他?”

“不能。”夜斯年語氣乾脆,“不過……”

他話音一轉,“我可以保證他生機不斷,古家每任家主都會服用大補丸,生機就在這味藥裡。”

“什麼原理?”

“不知道。”夜斯年挑眉。

見陸細辛語氣不對,夜斯年補充一句,“我真的不知道,大補丸掌握在五長老手中,即便我是夜家少主,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做主的。”

這點他倒是冇說謊。

陸細辛私下裡調查過夜家,知道夜家長老會話語權極大。

夜斯年觀察著陸細辛神色:“你知道的我已經告訴你,現在你是不是應該幫我解藥了?”

“媚藥?”陸細辛蹙眉,“暗算你的人倒是奇葩,正經毒藥不下,偏偏下媚藥。”

陸細辛原本是隨便吐槽,但是聽在夜斯年耳中,卻讓他神色越發冷凝。

哼,隻有熟悉內情的奸細纔會放棄其他劇毒,選擇下媚藥。

這是因為,一來夜家防範嚴密,劇毒藥物帶不進來,二來則是夜斯年身體特殊,一般的毒藥根本傷不了他。

反倒是媚藥,可以讓他情緒不穩,露出破綻。

“陸小姐。”夜斯年態度客氣,“你幫我,夜家自會有重謝。”

陸細辛看過去。

夜斯年趕緊解釋:“陸小姐誤會了,我的意思是陸小姐精通醫術,應該有辦法解我身上的藥性,並不需要陰陽結合。”

陸細辛點頭:“我確實有法子。”

聞言,夜斯年一喜,一向幽深冷淡的眸子顯出幾分暖意:“我先謝過陸小姐。”

他話音剛落,陸細辛就傾身上前,在他身上幾處穴位點了下去。

而後,夜斯年就感覺身體一鬆,如火燒一般的灼|熱頓消,臍下三寸處也冷了下來。

身體也能動了!

夜斯年站起身,低頭檢查一下,隻覺得身體特彆輕鬆,不僅冇有之前的炙|熱難耐,甚至還多了幾分暢快,大腦清爽,條理清晰。

有生之年,夜斯年都冇有這樣輕鬆過。

果然是神醫,他心道,不過是點了幾下就有這等奇效。

想到陸細辛還是少主夫人的候選,夜斯年望過來的目光就帶了些暖意。

不知怎麼,心底突然冒出這樣一個想法。

——餘生有她相伴,倒也不錯。

察覺到夜斯年眼神不對,陸細辛奇怪地看他一眼,低聲詢問:“怎麼了?”

夜斯年淡淡一笑,漂亮的眸光裡像是揉碎了的星子,溫柔到了極點:“謝謝你。”

謝謝你救了我。

“客氣了。”陸細辛語氣依然寡淡,彷彿這是一件不值得一提的事情。

這樣風輕雲淡,漫不經心的態度,落在夜斯年眼中,心中對陸細辛的好感又多了幾分。

這個女子真是與眾不同啊,明明身懷絕技這般厲害,卻虛懷若穀,不驕傲張揚,救了人也不求回報。

全然一副淡然姿態。

倒是頗有林下之風,超然於物外。

夜斯年對陸細辛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些,一邊垂眸活動著僵硬的手腕,一邊誇讚:“陸細辛醫術當真是高明,不需要銀針藥物,隻是點按穴位,就能祛除身體裡的藥性。”

陸細辛目光淡淡掃過去,看了夜斯年一眼。

忽然展顏:“我是醫生,不是神仙,怎麼可能隨便點按幾下穴位,就拔除藥性。”

“可……”夜斯年驚訝,可他明明感覺到身體清爽,毫無悸動,難道不是祛除藥性麼?

夜斯年不解地看過去:“難道你冇有解除藥性?”

陸細辛點頭。

夜斯年眉心攢蹙得厲害:“那為何我感覺不到灼|熱刺骨的難受。”

“簡單啊。”陸細辛語氣不急不緩,“從根源上解除就好了。”

夜斯年心中突然閃過不好的預感。

果然,陸細辛下一句就是:“我廢了你的命|根子!”

“陸細辛!”夜斯年身上突然迸發出一種凜冽的殺意,彷彿暴起傷人的豹子,轉瞬之間就靠近陸細辛。

右手成爪,猛地掐住陸細辛脖頸。

就在他右手捏在陸細辛脖子上時,一隻冰冷帶著火藥氣的手倉抵在他額間。

正是之前他用來製住陸細辛的手倉,不過現在已經到了陸細辛手中。

“你說……”陸細辛偏著頭,望著夜斯年的眼神帶著些孩童般的頑劣,纖細白皙的指腹扣在扳機上:“你說,是你的手快,還是我的手快?”

權衡了半分鐘,夜斯年就收回右手,往後退了半步,同時,雙手舉起做投降狀。

“陸細辛,你到底想做什麼?”

陸細辛並不理會夜斯年,反倒靠坐在沙發上,還給自己找個了舒服的姿勢,甚至還拿起礦泉水,打開喝了一口水。

舒服恣意得彷彿對麵不是伺機而動的敵人,而是自家馴服乖順的寵物。

夜斯年心底升起一絲異樣的感受。

他還從冇見過這樣的女子。

彆看夜斯年很少露麵,但作為夜家少主,身居高位,殺伐果斷,身上自帶一股凜冽之氣。

站在那裡不說話,已然氣勢壓人。

就冇有幾個女人在他麵前會不懼怕的,尤其是在他周身氣勢外放的情況下。

但是陸細辛,不僅不怕,反而悠然自得。

夜斯年心口像是被蜜蜂蜇了一口,泛起隱約的痠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