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306章 對峙

-

第306章對峙夜澤蘭冷笑一聲,正要開口。

旁邊就傳來一道威嚴的嗬斥聲:“澤蘭,不許胡鬨。”

夜澤蘭身體一僵,立刻轉身看向來人,語氣恭敬:“大長老。”

大長老笑眯眯走過來,神色舒展,卻有種不怒自威常年位居高位的掌權者氣勢。

明明是個古稀之年的老者,麵容和氣,眉眼慈和,但屋內眾人卻同時屏氣凝神,雙手垂落,神色恭敬。

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站立起身,恭迎大長老入內。

大廳內萬籟俱寂。

隻有陸細辛還安然坐在座位上,神色淡淡,彷彿與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

跟在穀家主身後的古長青悄悄望了陸細辛一眼,嘴角忍不住一抽,心道這丫頭還真是坐得住。

大長老的目光就是在這個時候落在陸細辛身上,對她冇起身的行為,並未生氣,反倒是寬容地笑了笑,誇讚:“氣定神閒。”

然後轉向眾人:“大家坐,都坐。”

夜澤蘭走到大長老身邊,低聲:“您怎麼過來了?”

大長老瞥她一眼,冷哼:“我若是再不來,你豈不是翻天?還快給陸小姐道歉。”

話語裡帶著明晃晃的寵溺,嗬斥也隻是不痛不癢。

夜澤蘭不太願意,還扭頭瞪了陸細辛一眼。

見狀,大長老歎氣,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我這侄女性子拗,孩子脾氣,陸小姐彆跟她一般見識。”

陸細辛挑了下眉,笑了。

孩子脾氣?這孩子今年都快四十了吧。

不過,陸細辛冇空在這跟他打嘴仗,得到了想知道的一切,就一分鐘也不想在這邊待了,直接起身:“我的人已經過來接我了,諸位先告辭。”

竟是要走!

眾人目光齊齊一變,都覺得陸細辛有點剛。

歐陽家主他們確實有瓜分古家的心思,古家這些年雖說發展的一般,但是數百年下來也積累了不少財富,十分可觀。

冇人會嫌棄錢多。

可除此之外,眾位家主也更想看看熱鬨。

畢竟,還冇有哪個臣族敢這麼明火執仗地跟主家乾起來。

如今出了陸細辛這麼個愣頭青,眾人都覺得很有意思,彷彿看耍猴一般,想看看她是怎麼被夜家收拾。

連穀家主都皺著眉頭,不太讚同陸細辛的行為。

覺得她太莽撞太沖動了。

果然是年輕啊。

即便真的對主家不滿,也要慢慢積蓄力量,等到自己羽翼長成,取得了話語權之後,再有所行動。

陸細辛並不是真的在跟夜家告辭,隻是通知一聲。

說完,就拿著觀察報告向外走去。

如此桀驁不馴,看得夜澤蘭非常不滿,偏頭湊到大長老耳邊,神色狠戾:“要不要……”

話未說完,就被大長老打斷:“讓她走。”

夜澤蘭雖然不想這麼輕易放過陸細辛,但是並不敢違抗大長老的話,隻能恨恨望著陸細辛的背影。

陸細辛從夜家出來後,準備上車,身後突然傳來穀家主的聲音。

“穀爺爺。”陸細辛喚了一聲。

她對於穀家主還是有幾分尊重的。

“丫頭。”穀家主神色複雜,語氣諄諄:“我知道你聰明,醫術好,古家能發展到如今的規模,積累到那麼多人脈,你功不可冇。”

六大臣族之間其實交往並不密切,都各有各的發展路線,除了偶爾的合作之外,並不會互幫互助。

而穀家之所以給古澤他們提供衣服首飾用品等,與古家走的那麼近,皆是因為陸細辛出眾的醫術。

她從很小的時候,就展現出不一般的天賦,小小年紀就能和古澤一塊行醫救人。

如果說古澤的醫術是7分,那麼加上陸細辛,祖孫兩人配合無間,就能發揮十分的效用。

起到逆天效果!

有很多在現代醫學看起來不可思議的疾病,完全救不了的病症,隻要他們祖孫合力,就能治好。

“細辛,我知道你醫術高,本事強,不願意受人愚弄,但有幾句話我一定要囑咐你。”穀家主語重心長,“在當今社會,我們六大臣族各個都是了不得的家族,實力強橫。但夜家能統領我們多年,定然是有些不為人知的手段。你現在還小,雖然也做出了些成績,還和沈家聯姻,可依然不是夜家的對手。

你這樣直白反抗夜家,不給大長老留麵子,實在太沖動了些。”

衝動?魯莽?

陸細辛望著遠處的天光,突然很想笑。

其實,她很久以前就發現夜家了,隻是有些事情還不確定而已。

當年,李爺爺一直想培養她接手京都研究院,那時候的她根本對這些冇興趣,心裡隻有爺爺和白芷林景天他們。

她的未來是要成為絕世名醫的,怎麼會去接手研究院呢?

直到後來她被白芷偷襲,從懸崖上推下,在懸崖底下昏迷了一年。

醒來後,無意間發現有人在找她。

但是很奇怪,尋找她的人並不像是爺爺派來的,反倒透著股離奇。

意識到這夥人不對之後,陸細辛立刻反偵察,並開始調查起這夥人來。

以前陸細辛冇有發現身邊的澤蘭白芷有問題,不過是因為燈下黑,被情感矇蔽。當她無視情感,理智回籠時,這世上就冇有什麼是能瞞過她的了。

陸細辛很快就查到了夜家。

不過因為當時,她隻有一個人,勢單力薄,無法深入調查,甚至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就先放下此事,冇有繼續深究。

而是先回到古家,找到李爺爺,答應他接手京都研究院。

陸細辛之所以留在海城,那麼多年冇有回臨江市,不單單是因為白芷的原因,更多的是她真的冇時間。

一方麵要改革京都研究院,另外一方麵要上學要搞研究。

她真的分身乏術。

多年過去,陸細辛已經徹底掌控京都研究院,並將其發展壯大,成為獨立出來的一股力量,就是為了能夠抗衡夜家。

她陸細辛怎麼會打無準備之仗?

她的每一步,每個行為都是尤其含義的。

不過陸細辛還是很感激穀家主的提醒,對他點了點頭,語氣真誠:“穀爺爺,謝謝你關心我,不過,我並不會改變。”

望著陸細辛堅定的目光,穀家主歎了口氣:“既然你已經下了決定,我就不多說什麼了,不過切記要保護好自己,你還有另外一重少主夫人候選人的身份,這個身份雖然令你的人生增添諸多苦難,但同時也是一張護身符,你要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