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355章 複賽

-

第355章複賽夏未央回到房間心裡怎麼都不舒服,五臟六腑像是有團火在炙烤著。

“複賽的結果出來了麼?”她問夏恬。

“已經出來了。”夏恬知道夏未央肯定要問,早有準備,還用手機把陸細辛的畫作給拍了下來:“未央姐,你看。”

說著,將手機圖片展示是夏未央看。

照片看不那麼清晰,隻能簡單看看畫的是什麼,細節不是很清楚,但依然可以感受到畫作的手法很高妙。

夏未央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冇太在意。

對於陸細辛的高超技法,夏未央是有心理準備的,知道她的技法爐火純青。

“決賽安排好了麼?”她又問。

夏恬點頭:“您放心,考試已經安排好了,考題是一早就定下來的,讓參賽者畫出一種情感或者一種情緒,這類抽象的考題,陸細辛肯定不占優勢。她一向以技法取勝,很難展現情感和意境。

而且,這次咱們請來的評委都是更喜歡以畫傳情的作品,即便有羅會長在,當著那麼多人的麵,也不能昧著良心說謊。”

聞言,夏未央抿了抿唇,嘴角微彎。

——

複賽的結果第二天一早就出來了,陸細辛順利晉級。

眾人冇有異議,自從前一天知道陸細辛就是【繪圖員】之後,這幫人就消停了,冇人再說什麼暗箱操作等類似的話,都是灰溜溜的。

很快就到了決賽那天。

溫新豔和楊莎都晉級了,兩人一起帶著底稿往考場走。

“誒,你說這次的冠軍會是誰?”溫新豔問楊莎。

“陸細辛?”楊莎說了個名字。複賽結束後,眾人都過去看晉級的畫作。打心眼裡說,她覺得陸細辛畫的最好,夏未央也不錯,但總覺得差點什麼。

溫新豔也喜歡陸細辛的畫,她以前就很喜歡【繪圖員】的畫,而且複賽那天,陸細辛的畫作,顯然比以前進步許多,技法運用的爐火純青。

但是話又說回來,評判一張畫的好壞,也不單單是根據技法的,情感流露還有意境都是非常重要的。

溫新豔覺得陸細辛技法確實不錯,但是在創意上麵就差點意思。

考題是春天,她居然就畫了一片綠草,著實平庸得很。

溫新豔和楊莎討論來討論去,最後還是覺得夏未央勝算大。

說到夏未央,楊莎皺眉:“我覺得她的畫一般,都是炒作起來的。”

“畫這個東西,本來就是很主觀的,你覺得不好,彆人未必覺得不好。”溫新豔持相反意見,她反倒覺得夏未央的畫不錯,有種抽象的美感,很有靈氣。

不然也不會在國內外都有很大的名氣。

更重要的是,聽說這次決賽引入了大眾評審,每個人都能投票,一個手機號算作一張票,夏未央的名氣會給她吸引很多投票。

【繪圖員】雖然名氣很大,但是目前知道陸細辛就是【繪圖員】的人並不多,隻在內部小範圍流傳。

跟夏未央比起來,勝算不高。

說到大眾評審這裡,楊莎也歎了口氣。

不想了,先比賽吧。

陸細辛拿著畫板,在門口遇見了夏未央。

夏未央今天氣色很好,精神很高,跟陸細辛見麵時,還打了個招呼:“陸小姐,早上好。”

聽到聲音,陸細辛垂眸掃她一眼,微微頷首,表示接收到了。

這種領導見到下屬的點頭方式,成功讓夏未央生了一肚子氣。

啊——

這個陸細辛,怎麼就這麼討人厭呢,傲慢得要死!

今天,她一定要將陸細辛徹底踩在腳下。

“陸細辛。”夏未央突然湊近,低聲說了句:“今天的比賽是不看技法的,更看重情感和意境,這次,我看你怎麼贏我!”

陸細辛神色冇有絲毫波動,甚至腳步都冇頓一下,依舊邁著不急不緩地步子往考場內走,她問夏未央:“這次的比賽更看重情感和意境的表現力?”

“那當然了。”夏未央神色傲然,看著陸細辛的目光全是輕視。

“哦。”陸細辛突然停下腳步,轉身看了夏未央一眼,“真巧,我在情感的表現力上,比技法更好。”

說這句話,她眉眼冷淡,冇有刻意的炫耀和張揚,平平淡淡,冷冷靜靜的,彷彿隻是簡單說出一個事實。

夏未央瞬間僵住,呆呆望著陸細辛,她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更懷疑陸細辛在說謊。

但是陸細辛的周身的氣場太強了,夏未央被牢牢壓製住,不僅說不出質問的話,甚至還覺得她說的是真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她喃喃著搖頭。

這世上不可能有人如此妖孽的!

陸細辛隻是淡淡瞥了眼夏未央,就很快收回目光,語氣裡帶著點好奇:“真是奇怪,為什麼你們都覺得我畫畫隻會技法,不懂得情感表現力呢?”

她問夏未央:“我有說過不擅長創意,不會用畫作傳達情感和意境麼?”

“冇說過。”夏未央下意識搖頭。

“那就對了。”陸細辛繼續往前走,“我畫畫強調用技法,隻是因為單純的喜歡罷了,並不代表著我隻會用技法。”

“今天,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情緒感染。”

說完,繞過夏未央,走到自己的位置。

跟在她和夏未央旁邊的其他參賽者,都僵在原地,愣愣看著陸細辛。

心裡隻有一個想法。

這位陸細辛,氣勢真的好強啊。

那種自信傲然,彷彿與生俱來,由不得其他人有一絲一毫地質疑。

比賽正式開始。

考場上安靜極了,隻有輕緩的呼吸聲。

夏未央坐在位置上,緩了好一會,才平靜下來。

她安慰自己,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陸細辛一定是在騙她,隻是為了擾亂她的心緒罷了。

一個人怎麼可能擅長那麼多事,她既會醫術,又是生物學方麵的專家,這麼多年一直全身心的投入在科學研究上,根本冇時間鑽研繪畫。

她一定是在說謊!

夏未央閉了閉眼,靜下心,開始認真調色動筆。

今天這場決賽,從上午8點,一直到下午兩點,她一定要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