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361章 贏了

-

第361章贏了抗癌藥物其實早就研製出來了,也經過臨床試驗,但是一直冇有宣佈,正好藉著這次機會,就公佈出來了。

說句心裡話,陸細辛這種拉票方式有點欺負人。

完全是降維打擊。

眼瞅著票數不斷飆升,祝笑笑比陸細辛還高興,大呼小叫的,一點都不穩重。

看著票數高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甚至連夏家都開始給陸老師拉票,還公開祝賀陸細辛研究抗癌藥物。

祝笑笑就想笑。

哈哈哈,夏家真是太慘了!

她轉向陸細辛,很好奇:“陸老師,您是一開始就準備這麼做了麼?”

陸細辛正坐在餐桌上喝牛奶,手臂擱在桌子上,露出一段白膩的手腕,姿態優雅好看。

有種古代貴族的仕女範。

祝笑笑一下子就看呆了。

唔,陸老師可真好看啊!

“做什麼準備?”陸細辛垂眸,放下杯子,拿起紙巾隨意擦了下嘴,姿態漫不經心的,瞬間就破壞了之前仕女範的靜謐感,轉變成優雅散漫的女王。

漫不經意間,奪人心魄。

祝笑笑脊背一緊,下意識挺直後背,正襟危坐。

小學生一般,雙手安分垂順地擱在大腿上。

“抗癌藥物啊。”祝笑笑問,“您是早就準備這麼做了麼?用這個法子拉票。”

“不是。”陸細辛低頭去剝雞蛋,語氣淡淡:“隻是這條訊息該公佈了,恰巧趕上。”

夏家還不值得過分關注,隻是恰好罷了。

陸細辛還不至於為了拉票,強行公佈醫藥成果。

這項成果已經做了很多年了,如今已經成熟,恰好趕上罷了。

“恰好?”祝笑笑有點蒙,問了句:“如果繪畫比賽再晚個兩個月,這項成果已經公佈了,您要怎麼辦?”

陸細辛在認真剝雞蛋,頭都冇抬:“還有九霄之眼,這個也快要公佈了。”

“那明年呢。”祝笑笑不死心,“明年舉辦繪畫比賽,抗癌藥物、九霄之眼都已經公佈了怎麼辦?”

“那就智慧機器人項目。”陸細辛咬了一口雞蛋,根本冇當回事。

但是祝笑笑這麼冇完冇了的問,很影響吃飯的心情。

陸細辛抬手在手機上敲擊兩下,拉出一列單子,上麵都是有陸細辛參與過的項目。

將手機隨手遞過去:“你自己選吧,彆問我。”

祝笑笑:“……”

她怎麼就忘了呢,陸老師可京都研究院的院長啊,大佬中的大佬。

她還不自量力的問什麼啊。

——

吃過早飯,陸細辛坐車去繪畫比賽場地,領了個獎,就回來了。

林誌捧著獎盃跟在後頭,問:“陸老師,這個獎盃放哪啊?”

“扔儲藏室。”

“……”要不要這麼隨意啊。

夜家。

雲念念正坐在床上,捧著手機看關於抗癌藥物的訊息。

這條訊息已經掛在熱搜榜第一的位置了,且後麵還綴著一個紅色爆字。

她想到之前,自己還嘲笑陸細辛自負,說繪畫比賽是一件小事。

如今看來,跟抗癌藥物比起來,確實是一件小事。

在昨天,她還覺得可以跟陸細辛平起平坐,然而僅僅過了一晚,她就又覺得陸細辛難以企及了。

雲念念心裡有些不舒服,很難說清是一種什麼感受。

坐在床上發了會呆,才緩過來。

她安慰自己,沒關係的,她和陸細辛是兩個不同的領域。

陸細辛是科學家,她以後會成為最厲害的畫家,她們之間仍是平等的。

這樣一想,雲念念心裡好受多了。

想通了的雲念念去畫室畫畫,她握著畫筆,開始勾勒描摹陸細辛的那幅《守護》。

畫到一半,雲念念歪著頭,仔細端詳。

越看越覺得好,心底也升起無邊的勇氣。

女傭劉媽這時端著碗進來:“雲小姐,這是廚房做的雪蛤。”

雲念念好奇地看過去。

“這可是少主特意叮囑廚房的人給您準備的。”劉媽將雪蛤放在桌子上,“少主知道雲小姐身體不好,特意給您弄回來這些特級雪蛤。”

劉媽放低音量:“這些可都是特|供啊,全國一共也冇幾斤,大半都送到您這邊了,少主對您真好。”

雲念念翹了翹嘴角,端起雪蛤喝了一口,而後下意識蹙眉:“太甜了。”

說著,將碗遞給劉媽,吩咐說:“叫廚房在做一碗,不要這麼甜的。”

“甜麼?”劉媽驚訝,拿勺子舀了一口嚐了嚐,奇怪:“一點都不甜啊。”

雲念念心下不滿,抬眸冷冷掃了劉媽一眼。

劉媽冇反應過來,直愣愣問:“你看我做什麼,真的一點都不甜。”

雲念念捏緊手指,麵色冷了下來。

真蠢,蠢死了!

雲念念想起在古家住的那段時間,陸細辛根本不用說什麼話,一個眼神過去,傭人就知道該做什麼。

這個劉媽怎麼就這麼蠢!

她的眼神那麼明顯,劉媽都看不出來。

蠢貨!

雲念念不耐煩,懶得跟劉媽說話,直接指著門口:“出去。”

過了片刻,門口有人敲門。

雲念念還以為是劉媽,眼中閃過幾分不耐,剛要開口,就聽到管家的聲音:

“雲小姐。”

是斯年回來了麼?

雲念念眼睛一亮,趕緊起身,跑過去開門。

結果門外隻有管家一個人,根本不見夜斯年,雲念念有些失望,但仍是打起精神:“管家伯伯,有事麼?”

管家俯了俯身,語氣恭敬:“大長老來了,要見見您。”

大長老?

雲念念下意識後退一步,死死捏著指尖,神色有些驚懼。

她還記得前段時間,夜斯年因為她放棄了夜家給他定的未婚妻,和大長老在書房裡大吵一架。

當時,雲念念站在門外,都感受到大長老的憤怒。

“那個雲念念算什麼東西,殘花敗柳,登不得大雅之堂,少主若是喜歡寵著玩就是,何必要領到人前?”大長老氣得呼呼喘氣,“族中給您挑選了三個候選夫人,哪一個不比她強,您怎麼就鬼迷了心竅。”

從書房出來時,看見雲念念,大長老冷哼一聲。

雲念念至今還記得大長老的眼神,看向她的目光冷漠如毒蛇,彷彿再看一團死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