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397章 討好

-

第397章討好“一定是細辛過來了。”秦先生高興得不行,連連吩咐廚房,讓廚師做幾個陸細辛愛吃的菜。

並親自去門口迎接。

半途遇到白芷一行,秦先生愣了一下,而後想到林景天和白芷也是古家人,這才意識到自己誤會了。

秦先生心裡很失望,不過他這樣睿智的人,是不會把失望表現出來的,直接迎上林景天和白芷,語氣熱情:“你們兩個孩子怎麼過來了?”

白芷溫柔一笑:“秦爺爺我們來探望您。”說著轉身,介紹身旁的夜澤蘭,“秦爺爺,這位是夜澤蘭,澤蘭姑姑幫了我們很多。”

“好,好。”秦先生對夜澤蘭笑了笑,並冇說什麼。

一行人進入室內,秦先生泡茶,白芷坐在對麵認真看:“秦爺爺,您泡茶的水平太厲害了,我喝了不少茶,數您泡的茶最好。”

“是嗎?哈哈哈。”秦先生很喜歡年輕的晚輩,白芷幾句話就把他逗得哈哈大笑。

“對了,秦爺爺。”白芷扯著林景天過來,“我要跟您彙報一個好訊息,景天哥現在是古家家主了。”

“古家家主?”秦先生拿著茶壺的手一頓,很是意外,“家主不是細辛麼?”

聽到這句,白芷心臟忽的繃緊,轉頭看了林景天一眼,訕笑兩聲:“事情是這樣的,我跟您解釋,古家有條規定,年底舉行大宴時,族人若是對家主不滿意,可以票選新的家主。”

秦先生聽明白了,點點頭:“這麼說,是陸細辛不得人心?”

白芷勾了勾唇,解釋:“陸細辛其實並冇有什麼大錯,隻是她為人太冷淡了,並不為族人著想,相比較而言,景天哥更得族人的心。”

“哦。”秦先生臉上的笑意淡了兩分,似乎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不說這個了。”他開口,“你們年輕人的事就讓你們年輕人自己解決,咱們不說這個。”

“好。”白芷雙手合十靠在胸前,笑盈盈道:“秦爺爺,這次過來,我給您帶來一人,您猜猜。”

“這還用猜嘛,肯定是廚師。”秦先生成竹在胸。

白芷假裝感歎:“唉,真是什麼都瞞不過秦爺爺啊。這次請來的黎廚師,名氣算不上大,但是餃子包得極好,那叫一個好吃,您可得嚐嚐看。”

“太好了。”秦先生高興,“我這正好下來一批新鮮的香椿,就用這個做餡。”

黎廚師去廚房準備餡料包餃子,白芷和林景天就跟秦先生一塊談論吃的東西,一時間賓主儘歡,氣氛十分熱絡。

夜澤蘭坐在一旁,雖然插不上什麼話,但表情卻是極為滿意的。

想不到秦先生和白芷林景天關係這麼好,看來這趟是來對了。

中午飯時間到了,黎廚師的餃子也包好了,一行人轉入餐廳。

秦先生坐在主位,吃了一顆餃子,眼前頓時一亮:“嗯,好吃。”

真彆說,這餃子還真對味,口感獨特。

黎廚師不光餃子包的好,菜也做得好,吃得秦先生連連誇讚,顯然是對這個黎廚師十分滿意。

餐桌上,白芷和林景天對視一眼,之前高懸的心,徹底放下。

中間,秦先生被人叫出去。

夜澤蘭湊近白芷,低聲:“說說夜家的事,把夜家引薦給秦先生。”

“好。”白芷點頭,當即答應,但是她有些不安:“會不會太突然啊?會讓秦先生不喜的。不如,我多提提爺爺,跟秦先生拉拉感情。”

“行。”夜澤蘭答應。

秦先生回來後,又吃了幾顆餃子,若不是身邊的管家提醒他不能再吃了,秦先生還能再吃一盤。

“好吃,這餃子太好吃了。”秦先生真是覺得驚喜,問白芷:“你這是從哪尋來的廚師?”

白芷抿著唇笑:“知道秦爺爺喜歡美食,我們特意打聽的。”

“有心了。”秦先生點頭。

白芷舔了舔嘴唇,順勢說起古澤:“想當年,爺爺也愛吃餃子,逢年過節,一家人就坐在一塊包餃子。”

“熱鬨啊。”秦先生感歎一句,然後突然想起什麼,開口:“聽你說起一家人,我就想到了細辛,這麼好吃的餃子,細辛可不能錯過。”

說著,秦先生興致勃勃地拿起手機,撥通陸細辛的電話:“辛辛啊,過來吃餃子,我新得了位厲害的大廚,餃子包得極好。”

陸細辛剛吃完東西,正在外麵散步,她知道秦先生是位老饕,能被他誇讚好吃的餃子,定然彆具風味。

趕忙道:“那太好了,秦爺爺,你讓廚師包好凍上,給我郵遞過來。”

“那哪行!”秦先生皺眉,“餃子就得吃現包的,凍的口感不好。”

“那怎麼辦啊。”陸細辛無奈,“我最近冇時間,不能回臨江,好可惜啊。”

秦先生也覺得可惜,這麼好的餃子,陸細辛居然吃不到。

思考了大概30秒,秦先生就想到一個好主意:“有了,我讓廚師去海城,讓他給你包。”

“真的,秦爺爺您真是太疼我了。”陸細辛撒嬌。

“這算什麼啊。”秦先生繼續,“除了這個餃子包的好廚師,還有另外一位川菜大廚,也一併過去,對了,你不是愛吃海鮮麼?白芷這次送來的鮑魚極好,是極品鮑,都給你拿過去。”

白芷林景天夜澤蘭坐在餐桌邊上,就這樣眼睜睜看著,秦先生將他們送來的廚師和食材都給陸細辛送了過去。

他們為了來探望秦先生,簡直是使出渾身解數,方方麵麵都考慮周到。除了廚師,並未另外準備其他貴重禮物,隻是帶了些食材海鮮,想著能跟秦先生親近一點。

結果——

他們費儘心機討好秦先生,秦先生卻轉頭都給了陸細辛!

一時間心裡滋味彆提多複雜了!

秦先生電話裡說完了吃,就開始賣可憐了:“辛辛,你說說你,怎麼這麼久都不來看我,我這個老人家整日在家待著,好生無趣,都長毛了。”

陸細辛坐在花園裡的長椅上,翹著嘴角:“這個好辦呀,秦爺爺您可以來看我呀,跟廚師他們一塊過來,所謂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

“你這伶牙俐齒的丫頭。”秦先生好笑,“行行行,我說不過你,那就這麼說定了,我準備一下,這兩日就過去看你。”

掛完了電話,秦先生轉向白芷三人,見三人已經放下筷子,俱是一臉震驚表情。

秦先生奇怪:“怎麼了?怎麼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