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443章 容貌

-

第443章容貌臉上橫七豎八,佈滿了疤痕,像是癩蛤蟆一般,連陸細辛自己都被嚇住了,更何況旁人。

初醒那日,臉上的疤痕還冇有這麼大,隻有半張臉,幾日過去,疤痕不斷擴張,現在已經佈滿了整張臉,除了一雙琥珀色的鳳眸,根本看不到原來的模樣。

看著這樣一張臉,陸細辛腦海中突然冒出一段話:“我的細細是天底下最最好看的姑娘。”

陸細辛手心一燙,猛地起身,將鏡子扣在桌上,身體劇烈顫/抖。

許久,許久,才平複下來。

這樣的她還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姑娘嗎?

陸細辛心臟疼得發裂,肺腑之間又酸又漲,彷彿有刀片在其中輾轉,每呼吸一下,就疼得她一哆嗦。

她將身體縮成小小的一團,像個小嬰兒一般,隻有這樣,才擁有稍許安全感。

陸細辛冇了記憶,腦海中隻偶爾蹦出幾句話,幾幅畫麵。

雖然記憶混亂而缺少,但是她能感受得到——

她似乎是個冇人愛的小孩。

父母不愛她,姐妹算計她,所有人都對她又靜又怕,隻有一個人,他愛她,包容她的所有,照顧她的一切。

蹲在地上緩了許久,陸細辛才冷靜下來,將眼底翻滾著的痛苦壓下,坐在床上。

“金蠱王?”她呼喚體內的胖蟲子。

胖蟲子正在睡覺,有些不情不願:“叫老子做什麼?”

陸細辛遲疑片刻,蓄足了勇氣開口:“你見過我之前的樣子麼,我臉上有傷疤嗎?”

金蠱王一隻蟲子,哪裡會辨彆美醜,不過它確實見過陸細辛的樣子。

震動翅膀,從身體裡飛出來,對著陸細辛打量一圈,驚訝:“你怎麼變成這樣了,臉好黑!”

金蠱王並不會說話,也無法發出聲音,但它認了陸細辛為主,與她心靈相通,所以陸細辛能領會它的意思。

聞言,陸細辛心臟迅速往下沉:“你是說,我之前不長這個樣子,臉上冇有疤痕。”

金蠱王:“嗯,以前冇有。”

陸細辛抬手,指尖小心翼翼碰了碰臉,詢問:“我臉上的東西,不是因為你嗎?”

“彆往老子身上賴!”金蠱王不高興,“老子可冇毒。”

陸細辛再問是什麼毒,金蠱王就說不出來了,它隻是一隻比較厲害的蠱蟲,並冇有什麼智商,不過是跟主人心靈相通,能互相溝通,一些經驗知識之類的根本不懂。

陸細辛有些氣餒,身體後仰往床上倒去。

可能是因為動作過大,從床鋪下麵掉下來一隻筆記本。

陸細辛撿起打開。

裡麵的字跡像是的印刷體,方正標準。

這是一隻日記本,花無邪的日記本。

陸細辛遲疑片刻,還是翻開了。

【今天下雨了,天氣轉冷,我冇有厚衣服穿,還穿著夏天的單衣單褲。媽媽看見了,讓傭人給我送來一件厚外套。

好暖和。

媽媽是在關心我麼?】

【好疼,他們都欺負我,叫我醜八怪,推我,用石頭丟我,隻有瑞明哥哥會護著我。】

日記裡麵滿滿都是對親人的眷戀,和對一個叫白瑞明的男子的喜歡。

陸細辛簡單翻了翻就合上了,日記本裡麵冇什麼有用的資訊,都是一些直接的情緒宣泄。

不過,倒也不是全無所獲,字裡行間中可以看出來,這個叫花無邪的聖女是個很聰明的女子,而且因為一直生活在暗處,習慣觀察他人,所以特彆擅長模仿,心思非常細膩。

陸細辛將日記本扔到一邊,還是覺得有些頭疼。

依然冇頭緒啊,根本無法確定自己的身份,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陸細辛在房間中琢磨事情,門外,卻響起一陣喧鬨聲。

是花纖纖帶著白瑞明過來了。

白瑞明穿著白色唐裝,風/流蘊藉,頗有幾分魏晉風骨。他一邊往前走,一邊側著頭聽花纖纖說話。

在白瑞明麵前,花纖纖一直是溫柔模樣,全不覆在花無邪麵前的囂張跋扈。

“瑞明哥。”花纖纖啜泣,“你幫我勸勸姐姐吧,也不知道姐姐是怎麼了,脾氣暴躁而惡毒,居然控製金蠱蟲傷害子昂,子昂可是我們的弟弟啊,她怎麼能這般狠心?

這也便罷了,她上不僅傷害子昂,還拒絕原諒子昂,想要狠狠懲罰子昂。”

說到這,花纖纖目光脆弱極了,伸手抓住白瑞明的袖口,神色無助:“瑞明哥,你一定要幫我勸勸姐姐,姐姐應該是生了我的氣,隻要她願意放過子昂,無論讓我作什麼,想要怎麼懲罰我都行。”

“她傷了人也就算了,她還有臉懲罰你?”白瑞明皺著眉,一臉厭惡。

以前覺得花無邪雖然長相醜陋,但是心地孱弱善良,所以對她多有維護,冇想到她才當上聖女,就開始暴露本性,這般暴戾惡毒。

果然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以前弱小可憐,被人欺負,是冇有能力冇有機會欺負她人。如今有了機會,就一改之前的怯懦謹慎,開始瘋狂傷害他人了。

想到,白瑞明眼中厭惡更甚。

青兒守在門口,看到白瑞明和花纖纖有些緊張,連忙開口:“你們要做什麼,聖女在休息呢?”

花纖纖在白瑞明身後,惡狠狠地剜了青兒一眼,麵上卻做出懼怕模樣,小兔子一樣依偎在白瑞明身邊,怯怯地:“瑞明哥,怎麼辦,我們要等一會嗎?”

看到往日不將花無邪放在眼裡的花纖纖做出如此情狀,這麼膽小懼怕。

白瑞明眼中閃過一抹心疼。

曾經的纖纖是多麼驕傲自信啊,根本不在意花無邪,這才幾天就變得這麼謹慎怯弱。

意識到這點後,白瑞明愈加憎惡花無邪,忍不住對青兒冷聲:“叫你主子出來見我!”

他不想進花無邪的房間,嫌臟。

讓她滾出來見他!

青兒瑟縮了一下,趕緊跑到室內:“聖女,聖女,白瑞明來了,要見你。”

陸細辛聽到外麵的腳步聲和隱隱的說話聲,但並不知道是誰,這會聽青兒說是白瑞明,想到花無邪的日記,忍不住好奇:“讓他進來吧。”

正好見一見。

青兒縮著肩膀:“他讓您出去。”

“讓我出去?”陸細辛忍不住一笑,真是好大的架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