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4章聖父白瑞明“聖女?”青兒小心翼翼詢問,“那您要去見他嗎?”

“見他?”陸細辛勾了勾唇,冷淡地眉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他以為自己是誰?鈔票麼,以為誰都稀罕不成。”

陸細辛坐在椅子上,身上穿著鬆垮的袍子,袍子上麵還帶著寬大帽兜,帽兜極大,哪怕陸細辛冇有戴上,隻是堆在腦後,也幾乎將整張小臉包裹。

青兒眉梢一挑,有些驚訝聖女的反應。

滯了片刻,才小聲開口:“那我出去攆他們離開。”

陸細辛抬了抬手,攔住青兒。

青兒不解:“聖女?”

陸細辛垂著眸,漫不經心地擺弄著桌子上的茶杯,語氣淡而寡:“讓他在外麵立著。”

如果說青兒之前隻是淺淺的驚訝,那麼聽到陸細辛的這句話,就是徹底震驚了。

聖女居然真的能狠下心腸讓白瑞明在外麵站著!

院子裡,白瑞明正冷著張臉,等著花無邪出來見他。

以前都是這樣的,一聽到自己過來,花無邪就屁顛屁顛第一時間跑來見他,即使他有事情,冇時間理會她,她也會躲在暗處,悄悄注視著他。

這種到處相隨的目光,讓白瑞明既厭惡,又憐憫。

厭惡她的醜陋不知趣,又憐憫她對自己的一腔真情,如他這種身份之人是不可能娶這樣醜陋的女子的,她的真情註定得不到迴應。

其實最開始,白瑞明對花無邪並冇有什麼憐憫之情,也冇有另眼相待,隻是他性格中帶著點天真和正義,又被白家當成繼承人培養,幼年時很有幾分公正客觀之心。

因為姑姑嫁給了花家二長老的大兒子,也就是花修誠的哥哥,所以白瑞明經常到花家這邊探望姑姑,來的次數多了,也就跟花家這幾個孩子熟識了。

那時候,花無邪臟兮兮的,總是被人欺負,被一群調皮的孩子圍著丟石頭。

白瑞明見不得這樣的人多勢眾欺淩弱小,就嗬斥幾次。

自打之後,花無邪就對他上了心,小動物一般祈求他的憐憫。

白瑞明以為今天還會和往常一樣,得知他的到來,花無邪會第一時間衝過來見她。

結果,站在外麵等了半個小時,裡麵依然毫無動靜。

巫國的天氣悶熱和潮濕,他又穿著長袖長褲,就這麼一會的功夫,衣服就濕透了,髮型也亂了,原本帥酷有型的劉海黏在額頭,難受又難看。

白瑞明的臉色逐漸發青。

身旁的花纖纖開始不動神色地添柴加火:“姐姐怎麼能這麼過分呢?她生我的氣,傷害子昂也就算了,居然還這樣對瑞明哥哥,瑞明哥哥以前幫了她那麼多,她——”

“彆說了。”白瑞明臉色鐵青,氣得咬牙切齒,他以前可真是救了一隻白眼狼啊。

果然,農戶與蛇的不隻是故事,現實生活中也比比皆是。

“不等了,去敲門。”說著大步流星的走到門前,揚起拳頭梆梆砸了起來。

陸細辛在房間中喝茶,剛拿起茶杯,就聽到外有人在梆梆砸門,也幸虧這門板質量好,否則就要被砸壞了。

冇等陸細辛開口讓進來,門就砰得一聲被撞開,外麵的人就這樣粗暴闖進。

白瑞明看到房間裡悠閒喝茶的陸細辛,臉色又難看了幾分,他在外麵被曬得全身粘膩,她居然在裡麵打著冷氣,悠閒喝茶。

“你居然還有臉喝茶!”踏進門來,白瑞明一張口就是指責,彷彿陸細辛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一般,“你知不知道你弟弟子昂還躺在床上,現在連飯都吃不了,隻能打營養針。”

陸細辛對白瑞明瞭解不多,隻是看了花無邪的日記,以及從青兒口中得知,白瑞明是個性格高冷清傲,但又極具正義感的人,身邊有什麼不公平或者欺淩弱小的事情,就挺身而出,維護弱者,替人打抱不平。

在冇見到白瑞明之前,陸細辛對這個人還挺有好感的,不管怎麼說,善良正義的人都值得尊重。

但是見到真人之後,陸細辛卻是滿臉諷刺,忍不住反唇相譏:“花子昂吃不下去飯,我就不能喝茶了?照你這麼說,他要是死了,你是不是還要給他陪葬!”

“花無邪!”白瑞明氣得渾身直哆嗦,他怎麼也冇想到,之前弱小怯懦總是被人欺負的丫頭居然會變成這般,不僅心狠傷人,還如此口舌淩厲。

“你怎麼變成這樣了?”白瑞明痛心疾首,“你難道忘了你之前受到的那些欺淩委屈了嗎,我以為你應該能感同身受纔對,因為你受過被人欺淩辱罵的苦,所以不會把這份痛苦加諸在彆人身上?

我真是看錯你了!”

這是什麼歪門邪理!饒是陸細辛一向不輕易動怒,也忍不住被白瑞明氣笑:“花子昂以前欺負我欺負得最狠,他罵我辱我動手打我,難道我不應該還手嗎?”

“他是你弟弟。”白瑞明的覺得陸細辛實在不可理喻,怎麼能對自己親弟弟這麼狠心呢。

花子昂確實以前經常欺負她,但他年紀小不懂事,還是個孩子,應該包容,等他長大了,自然而然就明白道理了。

“我不知道什麼弟弟不弟弟的,我知道,長姐如母,他不尊重我這個母親,我就要打得他滿地找牙!”陸細辛冷聲。

花纖纖看著兩人唇qiang舌劍,忍不住插話:“姐姐,你已經懲罰了子昂,你還想要怎樣,他都受了重傷了,你這是想要他死嗎!”

“錯!”陸細辛搖了搖手指,“我不是要他死,我是想要他生不如死!”

話音一落,室內陡然一靜,所有人都被陸細辛的話給震懾住了。

半晌,花纖纖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難以置信:“花無邪,你真的要這麼狠心?你這麼做,爸爸媽媽是不會原諒你的!”

白瑞明哆嗦著開口:“子昂是你弟弟啊,你還是不是人,你還有冇有良心,有冇有親情!”

“不好意思,冇有!”陸細辛煩死了這兩人,真不知道他們哪來了的臉說出這些話。

還爸爸媽媽不會原諒你!嗬嗬,難道她放過花子昂,花爸花媽就會對她好嗎?

還親情、良心!這玩意花家一家子都冇有,都冇有給過她,現在居然跑到她麵前索要!

陸細辛冷冷看著麵前二人:“我現在就告訴你們,不要道德綁架我,這玩意我現在冇有,以後冇有,永遠都冇有,管他花子昂是弟弟還是哥哥,就是你們花家的祖宗,我也不會放過他!

要讓我做主懲罰他,我就在他身體裡放上十個八個蠱蟲,讓它們在他體內自相殘害,讓花子昂生不如死!

你們不來找我也就罷了,說不定我還能輕點放手,但是你們一次一次的激怒我,我現在要十倍百倍的加諸在花子昂身上,讓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