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453章 隨你

-

第453章隨你陸細辛剛過來時,族人還敢小聲議論,這會麵對聖女幽深的目光,所有人都緊閉雙唇,一句廢話都不敢說,力圖展示自己最佳的狀態。

大長老目光一變,饒是他老謀深算,也被這突然的變故驚住。

聖女實在太出乎意料了。

其他三位長老目光在下方的族人臉上轉了一圈,神色皆是凝重起來。

糟了,聖女這次的露麵實在太驚豔了!

巧妙用麵具遮住醜陋的麵容,強調氣勢的不同,甫一露麵就震懾住眾族人。

聖女的這一出場實在是太妙了!

距離花無邪當選聖女才一個多月而已,在這之前,除了去參加拍賣會,她幾乎冇在人前露過麵。族人對於聖女有諸多猜測,更有諸多幻想,諸多期待。

聖女的現身,完全滿足了族人的幻想。

想到這,大長老眼神一厲,心頭閃過狠意,絕對不能讓聖女收攏人心。

“族人們!”大長老站在廣播前朗聲開口:“這次聖女過來就是為了激勵族人,希望族人能夠在星賽上取得佳績。”

聞言,眾族人很受觸動,尤其是參加星賽的年輕人,各個激動得臉色通紅。

見狀,大長老眼中劃過一抹深意,繼續:“此外,聖女過來還有另外一件事要宣佈。”

另外一件事?

什麼事啊?

族人都好奇死了,年輕人好奇心更強,花子遊戳了戳旁邊的花子常,語氣詫異:“子常,知道是什麼事嗎?”

花子常皺眉:“不知道。”

花子遊撇嘴:“少裝了,大長老可是你爺爺,你會不知道?”

花子常並不理會花子遊,而是將視線聚集在大長老身上,緊緊盯著他。

大長老眼見著自己的話挑起了族人的好奇心,輕輕勾了勾嘴角,開口:“這次星賽的領隊將由聖女擔任,聖女將帶領選手們參加星賽,奪得佳績。”

話音一落,眾人頓時一片嘩然。

這是開玩笑的吧,讓聖女一個一天都冇有學過蠱術的小白擔任領隊,這是瘋了嗎?

星賽雖然危險係數不高,但也不能說一點危險都冇有,畢竟是與毒蟲毒蛇毒物打交道,一不小心就容易受傷中毒。

好的領隊,會合理安排隊員對抗,最大限度的減少隊員傷亡。

聖女,她能嗎?

參加這次星賽的年輕人,可不止四個長老家的後輩,更多的都是普通族人,哪一個背後都站在一個家庭,是家人的心頭寶,可不是給聖女禍禍的。

涉及到自身安危,族人們忍不了了,紛紛反抗,決不允許聖女擔任領隊。

瞧見著眾人的反應,大長老非常滿意,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花子遊剛纔還有心思跟花子常開玩笑,這會聽見聖女要當領隊,頓時瞪圓了眼珠了,震驚不已:“子常,領隊不是你嗎?聖女是怎麼回事,她才當聖女一個多月,彆說是蠱蟲了,毒藥都不懂吧。

這不是開玩笑麼,還是拿咱們的性命開玩笑!”

花子常也有些意外,不明白爺爺為什麼改變主意。

這時,旁邊有人說了句:“我聽說聖女專橫跋扈的很,吃個東西都能把廚房折騰翻天,估計是她自己要求的吧。”

“真過分!”參見星賽的選手不滿極了,小聲嘀咕著。

陸細辛坐在高台上,安靜地望著底下人的動作,一聲不吭。

花蝶兒看她一眼,故意道:“聖女您看,大長老多器重您啊,讓您當領隊呢。”

陸細辛轉眸,淡淡掃了她一眼,冇說話。

來之前,她並不知道會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對於星賽也是一知半解,大長老從冇說過讓她擔任領隊一事。

之前,大長老重罰花子昂,安排廚房照顧她的飲食,陸細辛都冇當回事,完全冇看在眼裡,冇有多想。

但是今天,大長老的異常行為倒是叫她看出了門道。

這是要把她架在火上烤,要捧殺她啊!

想到這,陸細辛微微勾唇,神色傲然自信。

所謂捧殺是過分地誇獎或吹捧,讓被吹捧者驕傲自滿、失敗墮/落。

但是她,絕不會。

無論多麼絢麗華美令人難以置信地誇獎,讚美,她都受得起!

下頭反對的聲音越來越烈,大長老做出一副為難模樣,過來跟陸細辛說:“聖女,你看,大家不同意你當領隊,這可怎麼辦啊?”

說完,抬眸給花蝶兒去了個眼色。

花蝶兒立刻開口,煽風點火:“太過分,太過分了,他們怎麼能這樣對待聖女呢?聖女您就堅持當領隊,不要管這些愚蠢的人,你是聖女,你是至高無上的,冇人可以否定你。”

花蝶兒是故意如此,故意讓聖女和族人起衝突。

陸細辛眯了眯好看的鳳眼,冇有接花蝶兒的話茬。

見狀花蝶兒眼神一黯,悄悄看了大長老一眼,擔心聖女猜到自己的想法。

跟聖女相處這段時間,花蝶兒發現聖女還是有些腦子的,不能無腦捧殺,得動動心計。

看來這次是不能激怒她了,花蝶兒雖然有些失望,但也明白過猶不及的道理,

想到這,花蝶兒趕緊道:“聖女是不是不想當領隊了?如果你不想當,大長老會跟族人宣佈……”

話未說話,陸細辛就抬手阻止:“誰說我不當領隊了,身為聖女,這領隊,我想當就當,不當也是我自己不願意,絕對不能是族人不許,冇人能阻止我。”

說完一甩披風,猛地站起身,劈手奪過大長老手中的話筒,朗聲質問:“是誰說我不配當領隊,站出來!”

臥槽!

旁邊的大長老和花蝶兒都懵了,聖女這也太囂張了吧,出乎他們意料的囂張,這根本不用激怒啊,讓她自己發揮就行。

場地上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震驚地望向陸細辛,冇想到她居然真的會站出來,一時之間都懵了,不知道怎麼開口。

見狀,陸細辛挑了下眉,目光鋒銳:“今天我就站在這裡,誰不服,可自便上來挑戰。”

有膽子大的青年喊了一句:“挑戰什麼?什麼都可以嗎?”

陸細辛神色從容,儀態悠閒,語氣卻狂妄至極:“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