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沈嘉曜陸細辛 >   第482章 忍耐

-

第482章忍耐他身體這麼不好,還千裡迢迢地跑來找自己。

陸細辛指尖泛起陣陣痠麻,心底酸得厲害,在這一刻,突然生出一股衝動——

她想要不顧一切地跑到沈嘉曜麵前,告訴他一切。

然,目光落到梳妝檯的鏡子上,又冷靜下來。

不行,不行,她搖著頭,她不能這個樣子出現在他麵前。

沈嘉曜的細細是最明亮的燦陽,聰慧而美麗,她要漂漂亮亮地現身。

心底那一丟丟衝動回落,陸細辛坐在床邊,用銀針困住毒素,集中在麵部,不讓它再繼續擴散,

然後,又給自己摸了摸脈,確定腹中的孩子平安,才長長鬆了口氣。

因為這一係列動作,額頭泛起細密的汗水,陸細辛走到衛生間,捧起涼水衝了把臉,擦乾後將麵紗戴好,正欲出門,隔壁突然傳來咚的一聲!

是沈嘉曜!

陸細辛咯噔一聲,心臟劇烈顫/抖,來不及細想,直接衝到隔壁。

隔壁居然冇有關門,輕輕一推就開了。

陸細辛急急進去,就看到沈嘉曜躺在衛生間門口,浴袍散落露出一大片結實的胸膛。

關心則亂,陸細辛根本顧不上其他,直接上前扶起沈嘉曜,然後握住他的脈搏:“還好,隻是昏倒。”

陸細辛鬆了口氣,想要將他抱到床上,

然而下一秒,沈嘉曜腹間的浴袍滑/落,露出裡麪粉色的三角內/褲,緊緊地包裹在身上,顯露出累累坨坨的一包……形狀非常清晰。

哄的一下,陸細辛臉頰如火燒!

腦海裡突然閃過一段回憶——

【沈嘉曜支著下巴往她身邊湊:“細細,你這麼喜歡粉色,我也穿粉色好不好?”

陸細辛壞笑:“男人也穿粉色嗎?粉色外套?粉色襯衫?你不怕彆人笑你啊。”

“冇事。”沈嘉曜一本正經地搖頭,然後眨了兩下眼,墨眸忽而深邃起來,嗓音也染了迷/離:“我隻穿給你一個人看。”

然後,晚上,陸細辛就看到了穿著粉色內/褲的沈嘉曜。】

這個男人,冇想到現在還在穿這個顏色!

陸細辛又是羞窘,又是感動,半扶半抱地將他弄到床上,拿出銀針,紮入他身體幾個穴位,確定他徹底冇事,才收了針離開。

陸細辛一走,剛關上門,身後的沈嘉曜瞬間張開雙眼。

低頭望瞭望自己的身體,而後歎氣:“不是喜歡粉色麼?”

居然冇對他上下其手?連摸摸都冇有!

沈嘉曜失望極了,是他不誘/人了嗎?

怎麼辦,他快忍不住了,思念快衝破身體,滿溢位來。細細再不認他,他就要控製不住自己撲上去了,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在叫囂——

撲她、親她、咬她、壓她、吃她!

沈嘉曜知道自己這樣不太對,可是他真的控製不住自己。

當初在懸崖底下,睜開的第一眼,他就認定了她!

為了讓細細喜歡他,接受他,愛上他,他竭儘全力地偽裝自己,讓自己看起來像個謙謙君子,陽光、正直、充滿希望。

他知道細細喜歡這樣的,所以他努力變成這樣的人。

他小心翼翼地掩藏著內心的陰暗,剋製著血脈的叫囂,將她吞吃入腹的欲/望,極力偽裝自己。

細細眼中的沈嘉曜是正直、陽光、自信、謙謙有禮的君子。

然而,實際上的沈嘉曜,是陰暗、偏執、涼薄、狠辣,對所有的一切都提不起興趣,他不在乎世間的一切。

幼年時,還曾因為沈小叔搶走父母的關愛而傷心難過,但是長大之後的沈嘉曜徹底不在乎這一切,所謂沈家、所謂的父母疼愛,他根本都不在意,誰願意拿去就拿去吧。

一堆垃圾!

直到遇到了陸細辛,沈嘉曜才逐漸有了渴/望,他想要錢,想要成功,想要將世間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到細細跟前。

他的細細這樣好,這樣美麗,怎麼能穿地攤貨,連買個東西都計較價錢呢。

他要給她最好的一切。

所以,他暗中聯絡了顧綺明,想要跟她假裝聯姻,換取支援。

在沈嘉曜眼中,這根本不算什麼,是假的,他和顧綺明之間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根本算不上什麼大事。

但是細細在意,細細不喜歡這樣。

既然細細不喜歡,那他就不做。

不靠聯姻,隻憑自己,沈嘉曜也有辦法拿回沈家,創造自己的事業。可能因為那段時間太忙了,忽略了細細,所以才導致誤會,讓細細遠走。

得知陸細辛失蹤的那一刻,沈嘉曜幾乎是用儘全身的力氣,才剋製住殺了顧綺明的欲/望。

他不能這樣做,細細不喜歡。

沈嘉曜不想做陸細辛不喜歡做的事,他要成為一個世人誇讚的好人,讓細細以她為榮,所以他奪回沈家,創造商家帝國,將沈小叔驅逐,並且暗中威逼顧家父母,逼顧綺明遠走國外。

後來,沈嘉曜成為了首富,他站在最高最明亮的位置,等著他的細細來找他。

五年,五年的時間,沈嘉曜幾乎快被蝕骨的思念給逼瘋,他差一點就支撐不下去,若是細細再不來找他,他就要毀了這一切。

冇有細細的世界,留著有何用!

幸好,幸好,細細出現了。

沈嘉曜又變成那個溫和的謙謙君子,他小心翼翼地陪在細細身邊,未免自己漏出行跡,所以他極力剋製、隱忍,不插手細細的一切,他以為這樣就長長久久地和細細在一起。

可惜,老天就是見不得他舒心,偏偏要在他們之間增加磨難。

他再一次將細細弄丟了。

好在這一次,他不再是當初什麼都冇有的窮小子,他是華國首富,有著光明正大的身份,在全世界各個地方培養著自己的人手,他有錢有勢力,很快就找到了細細。

這一次,他不會在她將弄丟了,絕不會!

沈嘉曜不知道細細為何不認自己,但是不認就不認吧,無論她要做什麼,他都無條件支援。

細細不想相認,覺得現在的時機不合適。

那他就乖乖的,假裝認不出來,安靜地等她。

想到這,沈嘉曜起身,走到書房,提筆,龍飛鳳舞地寫了一個字:忍。

他要忍住啊,忍住入骨的思念,和瘋狂叫囂將她吞吃入腹的慾念。-